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

    “媛媛,那个大坏蛋的父母亲待你怎样?你求过他们放你出去吗?”

    “对我不好也不坏,我多次求他们放我出去,可是他们就是不肯,说我们如果放了你,警察就会将我们的儿子抓起来,没有办法,只能将你继续关在那里面了。”

    “媛媛,如果我们不救你,他们是不是要将你关一辈子?”

    胡媛媛摇了摇头,说:“不是的,前几天那个大坏蛋在欺负我时,我哭着要他放过我,他说过几天就放我,我问他是不是真的,他冷笑着说要将我送到一个无人知道的深山里,让猛兽给吃了!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故意吓唬我的。”

    钱三运忽然想起,夏月婵曾告诉他甄大福过几天要去深山练枪,他会不会顺便就将胡媛媛给解决掉?完全有这个可能。甄大福已经将胡媛媛关了将近半年时间,并且无数次地侵犯她,是不可能将胡媛媛送回家的。钱三运不禁毛骨悚然,真的太可怕了,要不是自己误打误撞解救了胡媛媛,她真的可能就被甄大福给害了。

    “媛媛,不要乱想了,恶有恶报,那个大坏蛋迟早会得到报应的。”钱三运安慰道。

    “叔叔,你是个大好人!我回去一定要和我爸爸说,让他感谢你,他很有钱的。”

    钱三运淡淡一笑:“钱能买到一切吗?”

    “对不起,叔叔,我说错了,你救我并不是为了钱的。”

    胡媛媛洗澡过后,顿时就像变了一个人,由于热水的滋润,皮肤现出一丝红润,头发也变得柔顺很多,还散发出淡淡的香波味道。

    “媛媛,我抱你上床吧,好好地睡上一觉,明天你就可以见你的爸爸妈妈了。”

    “好的,叔叔。”胡媛媛的脸上又现出天真的笑容。

    “对了,媛媛,你还记得你家的电话号码吗?”

    “记得呀,不但我家电话号码记得,爸爸的手机号码我都记得很清楚。”

    胡媛媛说出了胡长发的手机号码,钱三运将其存在手机里,然后将赤身**的胡媛媛抱在怀里,向卧室走去。隔壁的卧室,杨建和左东流已经鼾声如雷了。

    钱三运将江曼婷的衣服找了出来,让胡媛媛穿上,胡媛媛的身子瘦弱,穿起江曼婷的衣服显得松松垮垮的。

    “叔叔,你晚上陪我睡觉,好吗?我有些害怕。”胡媛媛忽然说道。

    “这,这……”钱三运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对于这个可怜的小女孩,他的内心是非常同情的,但是,他是一个男人,面对一个已经被甄大福占有的美丽女孩,他心里没有一点想法,身体没有一点冲动,那是不可能的。

    “叔叔,你不想陪我睡觉吗?”

    “媛媛,你不怕我是个大坏蛋,欺负你吗?”

    “你是好人,你不是坏蛋,你要是大坏蛋,早就欺负我了,可你没有。说真的,我情愿让你欺负,也不愿意让甄大福那个大坏蛋欺负我!”

    钱三运非常感动,想了想,说:“好吧,不过有一个条件,我们一人睡一头,井水不犯河水,好吗?”

    “好呀。”胡媛媛很高兴,脸上露出纯真无邪的笑容。

    第二天早晨,钱三运向杨建、左东流介绍了胡媛媛的一些情况后,说:“我的想法是借助胡长发之手除掉甄大福,今天想将胡长发叫过来,我们和他当面谈谈,让他最好不要报警。”

    杨建说:“胡长发在黑道混迹多年,对付甄大福很可能是黑吃黑,不太可能走司法途径的。”

    左东流说:“胡长发自己也不干净,如果报警,甄大福会被抓起来,但甄大福说不定又会将胡长发的劣迹揭露出来,这样会两败俱伤,我也认为,胡长发不太可能报警的。”

    钱三运说:“上午我们找个地方和胡长发谈谈,但在什么地方合适呢?我一时没有想好,你们帮我想想。”

    “要么就在胡长发的后宫夜总会吧,我们救了他的女儿,他肯定会感激我们的,以后我们可以免费在那里消费啦。”杨建兴奋地说。

    “杨建,在后宫夜总会见面好是好,可是那里人多嘴杂,保密性不强,要不,我们换个相对私密的场所吧,毕竟很多话都需要私下交流的。”左东流笑着说。

    钱三运说:“左东流的想法和我一致,要不我们到郊外吧,将胡媛媛带上,我们只让胡长发一个人来,最多让他带上胡媛媛的妈妈。”

    “我看地点就选在湿地公园吧,那里的建设工程还没有完工,环境僻静,人烟稀少。”杨建去过湿地公园,对那里的环境很熟悉。

    “好的,就这么办。”

    钱三运走到卧室,看见胡媛媛睡得正香,还发出不大不小的鼾声。一般大人才会打鼾的,当然有一些孝也会打鼾的。正是由于昨夜的鼾声与哭泣声,钱三运才会发现胡媛媛。

    “媛媛,起床吧,等下我就带你见爸爸。”钱三运轻轻地椅胡媛媛的胳膊。

    胡媛媛睁开眼,一听见说见爸爸,顿时睡意全无,一骨碌儿从床上爬了起来。

    “媛媛,我来打个电话给你爸爸,你暂时不要出声啊!”

    胡媛媛懂事地点了点头。

    “你是后宫夜总会的胡长发胡老板吧?”钱三运拨通了胡长发的手机。

    “对,你是哪位?”胡长发警惕性很高,毕竟接听的是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胡老板,你是不是有个女儿叫胡媛媛?”

    “是的,你想怎样?”胡长发说话的语气非常惊讶,他的本能反应是女儿被人绑架了。

    “哈哈哈,我昨天晚上误打误撞救了你的宝贝女儿。胡老板,上午九点在湿地公园的风月亭附近见面,我要将你的宝贝女儿完璧归赵!记住,第一,不许报警;第二,只许你和胡媛媛的妈妈来!”

    “你到底是谁?你让我听听媛媛的声音,我才会相信你!”

    “媛媛,叫一声爸爸。”钱三运轻声对媛媛说。

    胡媛媛接过手机,胡长发在电话那头直嚷“媛媛!媛媛!”胡媛媛的泪水就像打开的自来水龙头,不住的往下流,她对着手机大叫道:“爸爸,媛媛很想你和妈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