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

    钱三运不失时机地从胡媛媛手中接过手机,对胡长发说:“胡老板,相信了吧?”

    胡长发的情绪也很激动,低声下气地说:“你说个价钱,如果能赎回我的女儿,我就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胡老板,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话呢?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是误打误撞救了你的宝贝女儿!我没有你绑架你的女儿,也不会找你要一分钱的!我之所以选择在湿地公园和你见面,肯定有我的考虑,所有的谜底,等我们见面后不都全揭开了吗?”

    胡长发将信将疑地说:“那好吧,我们九点湿地公园见!”

    钱三运挂断电话后笑着对胡媛媛说:“你爸爸还以为是我绑架你的!”

    胡媛媛说:“叔叔,你是好人,等下见到我爸爸后,我会向他解释清楚的。”

    湿地公园远离市区,尚未完全建成,加上又是上午,所以游客寥寥无几。钱三运在风月亭附近下了车,这里视野非常开阔,东侧是一条宽阔的河流,北面是村庄和农田,南面是广阔的浅水区和湖面,尤其是南边向湖心延伸的浅水区面积较大,宽度足有几百米,水不太深,沿湖湖岸水路交错,草地常绿。湿地上还有翩翩起舞的白鹭。

    不一会儿,一辆高档奔驰轿车疾驰而来,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身材敦实的汉子和一个绝美的少妇。那汉子个子不高,但体格健壮,脸色非常凝重,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杀气;少妇三十多岁的模样,丰乳肥臀细腰却盈盈一握,脸上未施粉黛,肤色却如美玉般莹润光泽,小巧的鼻梁,樱红的薄唇,两道远黛般的长眉下,是漆黑闪亮的眸子,眸光似水波般静静流淌。她穿着一套白色蕾丝的套装,那是一种很洁净的白色,这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宁静。很显然,这美少妇就是胡媛媛的妈妈。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朱翠香。”这样媚而不妖,艳而不俗的美女无疑是人间极品。怪不得甄大福对胡长发恨之入骨,这样的绝色美人被人横刀夺爱,放到任何人身上都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样一个美女,放在古代,就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尤物。传说特洛伊战争就是因为一个叫海伦的美女而引起的。

    胡长发走进风月亭里,向背着手在亭子里来回踱步的钱三运喊道:“你就是打电话给我的那个人吧?”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胡老板很准时啊!是不是思女心切?”

    美少妇满面愁容,从随身携带的大帆布包里,拿出一叠叠花花绿绿的钞票,用哀求的目光看着钱三运,说:“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媛媛吧,这几个月没有媛媛的日子,我精神都快要崩溃了!请你体谅一个做母亲的急于见到自己莫名其妙失踪女儿的心情吧!这是三十万元,如果你嫌少,我可以再加一倍。只要你放过我的女儿,我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你!”

    美少妇说着说着,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那模样让人格外怜惜。忽然,她面对着钱三运就跪了下来。钱三运慌忙将她搀扶了起来,说:“大姐,不用这样!我不是和胡老板说了吗?胡媛媛并不是我绑架的,而是被我无意中救出来的!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胡媛媛现在就在我们的附近,她是安全的!你不用急,过一会儿你就会见到失踪五个多月的宝贝女儿了!”

    胡长发毕竟是男人,而且是个久经沙场的男人,他见钱三运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心情宽松了许多,劝慰那少妇道:“叶莺莺,稍安勿躁,你听这位大哥将话说完,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隐情的。”

    钱三运转而对胡长发说:“胡老板,我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钱三运,是江州奇石馆的实际负责人,我虽然并不富有,但手头并不缺钱花。我们素昧平生,又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绑架你的女儿呢?”

    胡长发惊讶道:“你就是江州奇石馆的负责人?江州奇石馆现在在江州可是鼎鼎有名啊,想不到你竟然这样年轻!”

    钱三运笑道:“我在江州发展时间不长,奇石馆刚刚起步。胡老板,我们言归正传,你女儿失踪后,你报警了吗?你猜想女儿会是个什么下落呢?”

    胡长发说:“当然报警了呀,但是那帮饭桶,什么也没有查出来!女儿离奇失踪后,我想来想去,无外乎有这几个可能,一是被人绑架,二是被人贩子拐卖,三是被仇人杀了。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绑架已经被排除了,因为从来没有人向我们索要钱财,倒是被人拐卖和被仇人所害的可能性逐渐增大。”

    “胡老板,事实上,你女儿这段时间身处何地,恐怕你做梦都没有想到。她既不是被人贩子拐卖,也不是被绑架,而是——”

    钱三运欲言又止,他并不是故意卖关子,而是实在难以启齿,难道就直白地告诉胡长发和叶莺莺,你们的宝贝女儿是被甄大福关在地窖里长达半年之久?

    “我女儿究竟怎么了?”胡长发和叶莺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

    钱三运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问胡长发:“你的女儿是被你的一个仇人所害,你能猜测这个仇人是谁吗?”

    胡长发摇了摇头,说:“猜不出来,不瞒你说,我这一生得罪了很多人,我也猜测我的女人是被仇人所害,但我实在猜不出来这个仇人是谁。”

    钱三运想,正是由于你上一代人的情感纠葛,才会导致下一代人也跟着受牵连。不过,这归根结底还是甄大福的错,甄大福即使想报复胡长发,也不应该将怒火撒到年仅十八岁的胡媛媛头上啊。

    钱三运说:“我可以提醒你一下,你是不是抢走了一个人的女人?”

    胡长发一惊,连忙说:“钱老板,你不会说那个害我女儿的人就是甄大福吧?说实话,我也曾经怀疑过他,但苦于没有直接证据。”

    钱三运反问道:“胡老板,你觉得甄大福不像是侵害你女儿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