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

    “钱老板,第一条我们可以做到,但我就是不理解,为什么不能说是你救了我的女儿?你可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啊!”

    钱三运呵呵笑道:“四个字,难言之隐,你懂了吧?”

    胡长发说:“好像懂了,不管怎样,你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你今后有什么需要兄弟我帮忙的话,我定当义无反顾!”

    “我相信你z老板,我还向你透露几点,甄大福的别墅平日里只有他的父母亲在住着,你女儿被关押在地窖里时,他们也隔三差五地送饭。昨晚你女儿被我救出来了,甄大福是不知情的,不过,也难保他父母亲打电话告诉他。当然啦,甄大福父母亲并不是每天都送饭给你女儿,所以他们也有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被关在地窖里的媛媛被救出去了。”

    “那你是怎么进出甄大福的别墅呢?若是撬门而入,门窗肯定有所损坏,甄大福父母亲应该能察觉到啊?”

    钱三运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大串钥匙,在胡长发眼前晃了晃,笑着说:“甄大福的钥匙全部被我偷配了。”

    “你和甄大福很熟吗?你偷配了他的钥匙,他难道不知晓吗?”

    “我和甄大福只见过一次面,至于怎么偷配了他的钥匙,恕我不能奉告!既然是偷配,他当然不知道啦。”

    钱三运将一大串钥匙扔给了胡长发,说:“我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这钥匙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一点用处了,留给你也许还有用。”

    胡长发接过钥匙,如同接过价值连城的珍宝,小心翼翼地揣在兜里,道了声“谢谢!”

    钱三运朗声道:“胡老板,你赶快送你的女儿去医院吧,我也得走了。在临走之前,我还得提醒你一句,甄大福迟早会得知你的女儿被人救走的,当然,他不一定知道你的女儿已经回家了。为了你的女儿安全考虑,最近还是少让她抛头露面,不要让甄大福知道你的女儿已经回家了!希望下次见到胡媛媛时,她是个健康、纯真、忘却了过去所有不快的美丽快乐的女孩!”

    “钱老板,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胡长发淡然一笑,只是那笑容有些凄惨,使得钱三运不由得想起那句流传千古的名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钱三运知道,胡长发绝对不会放过伤害自己宝贝女儿的甄大福的,甄大福会是什么下场,胡长发会是什么结局,用不了多久,谜底就会揭晓的。

    钱三运和胡媛媛告别,胡媛媛一脸失望地看着钱三运,悠悠地说:“叔叔,你以后还会来看我吗?”

    钱三运笑道:“媛媛,最近一段时间你的主要任务就是养好身体,等你身体恢复健康了,叔叔肯定会去看你的!”

    叶莺莺强颜欢笑道:“钱老板,你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媛媛又很喜欢你这个叔叔,你可不能不去看望她啊!”

    胡长发紧紧地握住钱三运的手,说:“兄弟,本来是应该请你们几个去我那里聚聚的,但是我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请你们吃饭了!”

    钱三运拍了拍胡长发的肩膀,说:“兄弟,说得这么悲壮干啥?前些年,江湖上谁不知道胡长发胆大心细,有勇有谋?换成贬义词,那就是说你如何的阴险狡诈!”

    胡长发哈哈大笑道:“好呀,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就更有信心了!到时候我们一醉方休!”

    这两天风平浪静,夏月婵说甄大福一切正常,由此看来,甄大福暂未发现别墅被盗和胡媛媛被救走。

    然而,就在胡媛媛获救后的第三天中午,钱三运接到了夏月婵的电话。夏月婵显得很慌乱,问:“三运,你知不知道甄大福昨天晚上被人砍伤了?”

    “甄大福被人砍伤了?”钱三运也很惊讶,他之所以惊讶,并不是因为甄大福被砍伤,而是甄大福只是被砍伤,并没有被砍死。他知道,这十有**是胡长发干的,只是他想不明白,胡长发为什么不悄悄地结果掉甄大福的生命?以胡长发的背景和能耐,杀死甄大福并不是太困难。

    “是啊,三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月婵,你是不是怀疑甄大福是我砍伤的?”

    “难道不是你干的?”

    “月婵,被我说中了吧,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我和甄大福有冤仇,这不假,但还没有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再说了,伤人可是犯罪行为,我可不想蹲大牢!”

    “不是你干的就好,我可不希望你有什么闪失。甄大福现在在医院,还昏迷不醒呢。”电话那头的夏月婵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在得知甄大福被砍伤的消息后,并没有一丝的难过,相反,心里却有一种如释重负后的解脱。虽然有一日夫妻百日恩的说法,但她和甄大福之间并没有感情,甄大福玩弄她的**,她获取他的钱财,说到底,就是一种**裸的交易。但她和钱三运不同,她是发自内心喜欢钱三运的,她和他的交合,不仅是**上的结合,还有心灵上的融合。她甚至想过要做他名正言顺的女友,只是,她没有一点信心,她觉得自己的身子很肮脏,怕配不上他。

    “这么严重?”

    “甄大福昨夜在别墅家中被人挑断了手脚筋,而且——”

    “而且什么呀?”

    “他成了太监了!”

    “啊!你是说他被废了了?”

    “是啊,听说甄大福昨天晚上带了一个女人在别墅里睡觉,半夜时分忽然有几个蒙面人闯进屋,一句话没有说就将他们绑起来了。那伙蒙面人当着那女人的面将甄大福给废了!我真的很后怕呀,要是那个女人换成我,即使不被他们伤害,也会吓得半死!”

    “月婵,你是不是想到我有甄大福别墅的钥匙,所以认为这个案子是我干的?我可不会干这种傻事的!昨天晚上我和同事在ktv唱歌,大半夜才回来,有很多人可以证明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