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

    原来是胡长发!不过,胡长发考虑问题还算周到,并没有用手机打过来。钱三运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胡长发这时候打电话究竟有什么事呢?

    “胡老板,你想见我?电话中说不清楚吗?”

    “是的,希望钱老板能给我见面的机会。”

    “好吧,我现在……”钱三运将自己房子的详细地址告诉了胡长发。那年头,并不像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都有摄像头,正因为如此,钱三运才敢在江曼婷的房子里见胡长发。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对杨建和左东流说:“胡长发等下要见我。”

    杨建非常惊讶,说:“胡长发?他来这里干什么?”

    左东流说:“他来也好,看看他到底想说什么,我们也好有个应对之策。”

    杨建说:“你说胡长发是畏罪潜逃还是投案自首?”

    钱三运说:“我感觉他畏罪潜逃的可能性比较大!这个胡长发,太令我失望了!你看他做的这两件事,完全没有体现他阴险狡诈的特点!他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莽夫!”

    不多时,响起了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钱三运从猫眼里看到,胡长发来了。他是一个人来的,神色有些慌乱。

    钱三运让胡长发进门后,将房门关严实了。

    “胡老板,我们借一步说话。”钱三运将胡长发引领到卧室里,杨建和左东流也跟着来了。

    胡长发一屁股坐在床上,瞟了一眼杨建和左东流,说:“钱老板,这里说话应该很安全吧?”

    钱三运指了指杨建和左东流:“他们都是我的兄弟,你有什么话,放心大胆地说。”

    “钱老板,你大概也听说了这两天发生在江州的那两起大案,甄大福被人废掉了,他的女儿也遭到侮辱,我不说你也能猜得出,这两件事是我干的。甄大福现在还在医院重症病房里,暂时还处于昏迷状态,等他清醒后,就会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干的。到时候,警察肯定会来抓我的,所以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警察未找到我之前,我想见见你。我已经将我的后宫夜总会的管理权移交给叶莺莺了,趁着警察来抓我之前,我就要走了。在临走之前,我来找你们,一是感谢你们对我女儿的救命之恩,没有你们的出手相救,我恐怕一辈子都见不到她了!二是有些事想请你们帮忙,你们是知道的,我在江州得罪了很多人,我一旦离开江州,那些平时不敢和我对着干的人都可能会冒出来,伺机复仇的,叶莺莺是个能干的女人,但女人再能干,也架不住那些人明里暗里和她作对的。我在想,我走了,你们能不能帮一把叶莺莺?”

    钱三运和杨建、左东流面面相觑,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胡长发竟然提这个要求。胡长发见钱三运一言不发,以为他不愿意帮忙,突然面向他跪了下来,语气诚恳地说:“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活了四十多岁,只在我的父母亲面前跪过。今天我向你下跪,是为了感激你对我女儿的救命之恩,你就是我女儿的再生父母!你不愿意帮助叶莺莺管理后宫夜总会,我也很理解,你有你的难处,我只是恳求你能在方便的时候探望我的女儿,她这两天一直在念叨着你。”

    钱三运将胡长发搀扶了起来,说:“胡老板,你这样做是折煞我们了,我答应你就是!对了,媛媛现在是什么情况呀?”

    胡长发重又在床上坐下,说:“媛媛那天被直接送到医院了,医生对她进行了全面的体检,她的身体还是有不少毛病的,不过,医生也说了,经过一段时间的医疗及调养,她完全可以恢复健康的。”

    钱三运宽慰地说:“那就好,那就好。胡老板,不是我责备你,你这次祸害甄大福年仅十五岁的女儿是大错特错。媛媛被甄大福那畜生害了,你砍伤他,那是他罪有应得,可是,他的女儿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凌辱他的女儿呢?”

    胡长发说:“我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但是一看到自己女儿现在的惨景,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就想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实不相瞒,我一开始时甚至想过要将甄大福的女儿杀掉,让他一生都沉浸在痛苦之中,但最后想想,还是没有忍心下手,结果就将她侮辱了。我这辈子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每次玩女人都感到舒服无比,但那次在强奸甄大福女儿时,看着她的眼泪和挣扎,我心里就像刀割似的痛苦!我知道祸害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是畜生行径,但为了报复甄大福,我只有做一回畜生了!”

    钱三运不解地说:“胡老板,我就是不明白,以你的聪明智慧,即使报复甄大福,也应该有更好的办法的。比如,你让他彻底消失在这个地球上。但是,你为什么选择挑断他的手脚筋、废掉他而留下他一条活命呢?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他只要醒来,肯定会对警察说,你是这两起案件的重大嫌疑人!”

    “我开始时也是像你这样想的,找几个兄弟将甄大福做掉,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这个地球上消失掉。但是,我改变主意了,因为觉得如果这样做,那就太便宜他了!这世界上死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就是生不如死!甄大福肯定是死不了的,但是他很可能会终身瘫痪,也永远享受不到做男人的乐趣,他就是一个废人,而且,他还要面对自己的女儿被人凌辱的事实!”

    胡长发忽然狂笑起来:“哈哈哈,我就是想让甄大福生不如死!”

    钱三运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不想过多的怪罪胡长发。胡长发虽然做得很过分,但心情可以理解。一个父亲,当他知道自己失踪近半年的宝贝女儿被一个男人关在地窖里,整天面对的是黑暗、恐惧和无休止的折磨,他做出任何过激的行为都是可以理解的。

    “胡老板,你打算怎么办?浪迹天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