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

    “月儿,开心点。本来我是准备今天回青山县,但我临时改变主意,明天回去了。”

    柳月儿一脸的失望,眼巴巴地望着钱三运:“三运,我刚来江州,你就回青山,不能多陪陪我吗?”

    “月儿,我们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不怕我非礼你吗?”

    “不怕!我说过是你的人,今生今世都不离开你的,我现在已经十八岁了,你可以随时要我的。”柳月儿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好!”

    “什么不好?”钱三运一怔。

    “真不凑巧!我大姨妈昨晚来了!你能不能迟点回青山啊?”柳月儿羞涩地低下头,“我答应过你的,要将自己给你!”

    “有月儿在,我好幸福啊。”钱三运转入了正题,“对了,月儿,你不是从小就喜欢唱歌吗?”

    “是啊。可是,三运,你是知道的,歌声带给我快乐,也带给了我无尽的痛苦。哎,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

    “月儿,是这么回事,我在回高山镇工作之前,曾在江州食品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时候的领导现在去北京了,帮助病重的哥哥打理两家公司,其中一个就是演艺公司。听她说,这个演艺公司在京城知名度很高,捧红了不少艺人。月儿,你长得美,歌喉又好,如果稍加培养,再加以必要的包装,一定可以成为一颗耀眼的新星的。到时候,你就可能大红大紫,红遍大江南北了。”

    柳月儿似乎一点也不为之所动,冷冷地说:“三运,你是不是变相赶我走?”

    “啊?”钱三运快要疯狂了,“月儿,你怎么就这么不理解我呢?我是看你很有潜质,而我的那位领导又让我留意身边有没有好苗子,就想到了你!我怎么会赶你走?我是为你好啊!你在奇石馆最大的发展就是干个经理,但一旦成为歌星,那就不一样了!”

    “三运,对不起,我说错了,你不要这么激动,好吗?”柳月儿似乎觉得话语有些过分。

    “月儿,我觉得你真的可以考虑的。我的那位老领导一直很关心我,如果你去北京,我会让她对你多加关照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三运,其实我真的没有想过要成为什么大红大紫的明星,我只想做一个平凡人,守候在你的身边,哪怕你分给我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爱,我就心满意足了。”

    “月儿,要不你先去北京面试,如果他们说你有潜力可以挖掘,就留在北京;如果不行,或者很难有较大的发展,那就回江州,怎样?”

    柳月儿咬了咬嘴唇,心有不甘地说:“三运,你真舍得我离开你吗?”

    “小笨蛋!北京又不是天涯海角,如果我想你,坐飞机几个小时就到了!再说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三运,我真的搞不懂,你为什么希望我成为一名歌星!”柳月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如果你执意如此,我就听你的吧。”

    江州火车站。柳月儿紧紧依偎在钱三运的怀里,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珠。

    “月儿,你应该高兴才是,北京是个现代化的大都市,在天子脚下,机会总比江州多的。说不定明后年全国人民都知道你柳月儿的大名了!”

    “说真的,三运,我不贪图荣华富贵,我只希望能守候在我爱的人身边;我也不奢望全国人民都能记住我的大名,只要你心中有我,我就心满意足。”

    “月儿,不管将来会怎样,我心中都是有你的。月儿,大都市是个花花世界,到时候可不要迷失了自我啊!”

    “哼!”柳月儿撅着嘴,娇嗔道,“谁让你竭力怂恿我去北京啊?我就要在大都市里放纵自己,气死你!”

    钱三运气得捶胸顿足:“好你个月儿m我赌气是不是?我让你去北京是为你好啊,你怎么将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柳月儿吃吃笑了起来:“三运,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是多么可爱啊?我是故意逗你玩的,我始终是你的人,今生除了你,谁也不许碰我!”

    “可是,月儿,我有了女朋友,不会娶你的啊。”

    “我不在乎!我不要什么名分!只要你心中有我,我心甘情愿做你的小三!”柳月儿忽然咄咄逼人地问,“三运,你究竟什么时候要我啊?”

    “说真的,我很想要你,可是,我想等上一两年。打个比方,你就是一个苹果,现在有点青涩,等成熟了,会更加可口的。”

    “笨蛋!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柳月儿用白嫩如青葱般的手指头轻轻戳了一下钱三运的额头,一脸娇羞地说,“越小就越嫩越紧呢。”

    检票时刻到了。柳月儿一步一回头地上了火车。火车徐徐开动了,柳月儿拼命挥舞着手,含泪和钱三运依依惜别。

    送走柳月儿,安顿好奇石馆经营和管理的相关事宜后,钱三运又去医院看望了正在接受恢复治疗的胡媛媛。回到高山镇时,已是下午四点多了。钱三运与杨可欣取得了联系,得知她在家时,又马不停蹄地去了桃花村。

    钱三运到了杨可欣家时,见堂屋的大门是虚掩的,屋内静悄悄的,他推门走了进去,穿过通向院子的后门,看见“杨可欣”正背对着他蹲在地上洗菜。钱三运想给杨可欣一个惊喜,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不偏不倚地握住了两座山峰。“啊!”“杨可欣”发出一声惊叫,下意识地扭过头来。钱三运吓了一跳,这哪是杨可欣,分明是杨可韫!

    “哥,快松开手,你又非礼我了!”杨可韫见是钱三运,脸上的惊恐之色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害羞和佯装的愠怒。她刚才的惊叫只是出于女孩的本能,她哪知道抱她的是准姐夫钱三运。

    钱三运慌忙将手缩了回来,辩解道:“可韫,我真的不知道是你,我误以为你是可欣。对了,你怎么穿了可欣的衣服?而且,你的发型也变了,马尾辫变成了长头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