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

    杨可韫扑哧一笑:“难怪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光天化日之下也敢为所欲为,原来是认错人了c吧,我原谅你了。对了,哥,你觉得我以前的装扮好看还是现在好看?”

    “可韫可是个美女,随便穿什么衣服都好看,但最好看的是——”

    钱三运存心想逗逗杨可韫,便故意卖了个关子,杨可韫果然上当了,急不可耐地问:“我什么装扮最好看?”

    “不穿衣服的模样最好看!”钱三运不由得想起上次偷看杨可韫在院子里洗澡的场景。

    “你好坏!”杨可韫娇嗔道,粉拳如雨点般落在钱三运的身上。

    “可韫,可欣呢?”杨可韫挥拳的力度很小,分明就是撒娇,钱三运也不躲避。

    “哥,你问姐姐在哪里,是想她呢还是想探明她不在家,继续非礼我呢?”

    “两者兼而有之。可韫,发现你越来越了解我了,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什么,都瞒不过你!”

    “那是!”杨可韫得瑟起来,“以后可不许对我动花花肠子,我能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想干什么!”

    “那你说,我现在想干什么?”

    “不告诉你!你简直坏透了!”杨可韫撅着嘴,没有回答钱三运的问题,过了一会,她又问,“哥,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是这个打扮吗?”

    “你是不是想借助服饰和发型的改变,丢掉学生的青涩,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青春焕发、成熟美丽的女孩?”钱三运问道。

    “猜对了一半9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想让自己的打扮、衣着也能像姐姐,这样一来,你也许就会像对姐姐那样对待我了!”杨可韫说话就像说绕口令,但意思浅显易懂,说着说着,她的脸就不由自主地红了,就像红彤彤的苹果,钱三运真想走上前咬上一口。

    钱三运的心醉了,他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在胸膛里怦怦跳动,血液在血管里汩汩地流淌,真想立刻将她摁倒在地,扒光她的衣服,**一番。但他知道,杨可韫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对付这样的女孩不能太直接,得循循善诱,于是故意问道:“可韫,那你说说,我对你和我对杨可欣,有哪些地方不一样?”

    杨可韫更加羞涩了,含糊其辞地说:“我是瞎说的,你还当真?姐姐就是姐姐,我永远不会取代她在你心目中的位置的。”

    杨可韫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本正经地说:“哥,我现在要找你算账,你骗了我!”

    钱三运大惑不解:“可韫,你可不要冤枉好人,我什么时候骗了你呀?”

    “你还说没有骗我?你上次和我说什么了,还记得吗?我问姐姐了,男人和女人并不是不穿衣服睡觉的,她还说,不要听你胡诌。”

    钱三运笑得前仰后翻:“可韫,你真可爱!你怎么就如此轻信你姐姐的话呢?我说的都是真话,她才是骗你的!”

    “反正我就是相信姐姐,不相信你!”杨可韫将信将疑的,但还是有点不服气。

    “可韫,那你姐姐告诉你女人为什么会怀孕吗?”

    “她没有告诉我,她说让我好好学习,至于怀孕那是以后的事。”

    “可韫,你姐姐是怕你知道男女之间的秘密后,学习会分心的。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很有意思的,能做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事呢。”

    忽然,堂屋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钱三运一惊:“是阿姨回来了?”

    “不是,应该是我姐吧,妈妈去亲戚家,晚上不回来的。”与钱三运大惊失色迥然不同的是,杨可韫镇定自若,就像刚才什么事没有发生,什么暧昧的话没有说似的。

    钱三运正要去迎接,杨可欣已经摇曳生姿地走了进来,她手腕上挽了一只菜篮子,脸上洋溢着舒心的笑容,经历过爱情滋润后,她已经变了一个人,或者说,她又恢复到失恋前的那种精神状态。

    杨可韫笑意盈盈地说:“三运,你回来啦。”

    “可欣,你真美。”钱三运目不转睛地盯着杨可欣,喉咙里吞了吞口水,情不自禁地说。杨可欣的美是惊世骇俗的,是不加雕琢的,是看上一眼就会让人刻骨铭心的,是穷尽钱三运肚中的词汇都形容不出来的。总之,她很美,美若天仙,美得让人想犯罪。

    “姐,哥刚才误将你当成我了。”杨可韫虽然在杨可欣面前“告状”,但语焉不详,让人浮想联翩。

    钱三运心中一沉,拼命朝杨可韫使眼色,暗示她不要乱说。

    “哥刚才从背后抱住了我。”本来杨可韫不想说出这件羞事的,但见钱三运害怕的样子,刁钻调皮的本性暴漏无疑,毫不留情地说出了钱三运误抱她的事实。

    杨可欣大度地说:“谁让你穿我的衣服呢?再说了,今天是周一,要不是学生中考占用教室,你肯定不在家里,可是,你哥哥又怎么会知道你不在学校呢?”

    “姐,你还没有嫁给他,就这么向着他啊?”杨可韫没想到杨可欣不但不责怪钱三运,反而替他开脱,心中不免有些生气。

    “可韫,今天妈妈不在家,我们俩合伙烧饭吧。”杨可欣转移了话题。

    “不干!我生气了!要烧饭你烧吧,我反正不会烧的!”杨可韫撅着嘴,开始闹脾气了。

    “又开始耍孝子脾气了!”杨可欣瞅着钱三运,一脸的苦笑。

    “我自有办法哄她开心的。”钱三运显得胸有成竹。他不慌不忙地返回卧室,从行李包中拿出专为杨可欣、杨可韫姐妹俩准备的饰品、衣服等礼品。

    一看到精美的饰品和各种款式的衣服,杨可韫兴奋得直嚷:“哇塞!这么多精美的礼品和衣服啊!哥,你真好!”

    晚饭后,钱三运躺在平时杨建睡的床上,杨可欣坐在床头上。

    “可欣,可韫穿了你的衣服,又换了新发型,我以为是你,从背后抱住了她。我向你检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钱三运心中有些隐隐担忧,以为杨可欣的豁达是故意装出来的,便打开天窗说亮话,希望取得她的谅解。

    “三运,怎么又说这个?别说你是误认为可韫是我,就是故意抱的,我也不计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