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

    钱三运一愣,连忙问道:“可欣,你越说我越犯糊涂了!你的意思是,如果可韫愿意,我就可以碰她?”

    杨可欣沉思片刻,说道:“可以这样理解吧。男人都是色鬼,见了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就像馋猫闻到鱼腥,一个个都像饿痨鬼似的。可韫虽然是我的妹妹,但她同时也是漂亮的女孩,你是男人,对她心动,有非分之想也在情理之中。我们乡下有句古话,叫小姨子是姐夫的半边屁股,意思是说,姐夫和小姨子私通并非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再说,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心结,就是没有能够将自己的处女之身奉献给你,如果一个男人,一生当中都不能占有一个处女,心中始终有一份遗憾,我可不想让你一直为此事耿耿于怀。”

    钱三运虽然与几个女人有过鱼水之欢,但毫无例外的是,她们都不是处女。男人都是有处女情节的,钱三运总有那么一丝遗憾。杨可欣说的这番话,通情达理,钱三运心潮澎湃,说:“可欣,我不是榆木疙瘩,你的意思我大概听明白了,就是我不能强迫可韫做她不愿意做的事,但是,如果可韫心甘情愿委身于我,你作为姐姐,不但不反对,而且持默许甚至赞同态度,是不是?”

    “好像是吧,可韫是处女,又是我的亲妹妹,如果她愿意将自己的贞操奉献给你,就当是对你的补偿吧,我的心中对你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愧疚了!但是,她现在还是个学生,涉世未深,不懂人情世故,你可不许诱惑她、欺骗她,否则,你占有了她的身子,我会对她有着深深的愧疚的。对你的愧疚少了,却对可韫有愧疚,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可欣,虽然古人云,兔子不吃窝边草,可是古人又云,肥水不流外人田。实不相瞒,我的确对可韫有非分之想,但你尽管放心,我绝对不会做伤害可韫的事!当然啦,她若是心甘情愿给我,我可不会像柳下惠那样坐怀不乱的。”

    “三运,我就知道你心怀鬼胎,对我的漂亮妹妹垂涎欲滴。不过呢,据我观察,你并不是个坏男人,就冲你帮我家那么大的忙,可韫若是和你眉来眼去的,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我本来就不反对你和她过分亲密。”

    “可欣,你真的很温柔贤惠,能娶你这样一个通情达理的好女人,是我钱三运前生修来的福分。我会好好珍惜你的,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对你都是不离不弃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三运,发誓就免了吧,只要你有这份心,我就心满意足了。三运,你常去江州,江州有没有你的老相好呢?”

    “没有,没有。”钱三运矢口否认,“我在江州待的时间很短,怎么会有相好的呢?”

    “三运,你以后若是在江州时间待长了,想女人了,找个女人打发寂寞,我并不反对。男人嘛,都好这一口。但是,我必须和你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钱三运惊诧万分,根本没有想到可欣会如此大度,竟然有条件的让他玩女人。

    “是的。第一,不许你做违法犯罪的事,不能强迫女人做她不愿意做的事;第二,不许你和妓女鬼混,一旦染上肮脏的疾病,就完了;第三,不许你和别的女人发生情感纠葛,退一步说,即使和女人们玩出了感情,也不许抛弃我,让我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三运,你能做到吗?”

    钱三运非常感动,杨可欣这样通情达理的女人,自己若是抛弃她,真的是猪狗不如!他将胸脯拍得震天价响,大声说道:“我钱三运对天发誓,如果今后我抛弃了杨可欣,就天打五雷轰,让我出门被车¬¬——”

    杨可欣用手捂住了钱三运的嘴,说:“不要再发毒誓了,我相信你不会成为当今的陈世美的!”

    钱三运动情地说:“可欣,我们在年底之前就结婚,我要让你成为我名正言顺的女人。可欣,明年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就升级为孩子爸爸了?”

    “三运,你是不是很想成为孩子爸爸?”

    “是呀,我很羡慕那些有孩子的男人,可以尽情地享受天伦之乐。”

    “好吧,我答应你。”

    “看得出你有些勉强,是不是不想这么早就做妈妈?”

    “算是吧,我本来想和你度过一段快乐的二人世界,有了孩子后,琐事就多了,我的注意力就会转移到孩子身上,你不怕我生了孩子后对你冷淡了?”

    “哈哈,那你就迟几年生孩子吧。”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既然你想做父亲,那我就成全你。再说了,生孩子还有个无与伦比的好处。”

    “什么好处?”

    “我有了孩子后,你即使不爱我了,也会看在孩子的份上,不会轻易将我甩掉的!”杨可欣的说话语气中流露出淡淡的哀怨,模样特别让人怜惜。

    钱三运出神地盯着杨可欣看,一本正经地说:“可欣,你这是咒骂我呀?刚才我已经发过毒誓了,我如果抛弃你,就会得到报应,我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

    “我的好老公,不说这个晦气的话吧,我知道你不会,我们任其自然吧,反正我们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如果中奖了,那是天意。”

    一夜缠绵。钱三运醒来时,天已大亮。几缕朝阳穿过窗户缝隙投射进了室内。钱三运睁开眼,枕边杨可欣的余香犹在,但人不见了踪影。这时候,虚掩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乌黑的脑袋探了进来。

    钱三运见是杨可韫,问道:“可韫,你姐呢?”

    杨可韫走进屋,冲钱三运咧嘴一笑:“你这个大懒虫,睡到太阳晒屁股了,还好意思问我姐在哪里?告诉你吧,我姐姐早饭都烧好了,正在洗衣服呢,她让我看看你醒了没有。”

    “说我是大懒虫,你难道不是?做早饭是你姐姐,洗衣服是你姐姐,你干了什么家务?”

    “姐心痛我,让我多睡一会儿呢。谁说我不干家务活?我这就开始打扫卫生了!”

    钱三运身上裹着被单,只露出脑袋和两只结实有力的胳膊。

    他忽然想起,自己身无寸缕,最要命的是,还晨勃。然而,杨可韫并没有要离开的迹象,她随手拿起室内的扫帚,开始弯腰打扫卫生。

    “地上怎么这么多卫生纸,就像天女散花似的。”杨可韫皱眉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