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

    果然,钱三运道谢之后,苏启顺的眉头顿时舒展开了,身子侧向钱三运这边,指着文件末尾一段话说:“钱书记,你仔细看,这里说得很清楚,文件自八月一日起执行,从现在到八月一日是宣传发动阶段,八月一日以后严禁一切私采行为。现在距离八月一日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可以说是采集奇石的黄金时期。至于八月一日以后,如果想继续开采,可以申办《磬石山奇石经营许可证》嘛。虽然申办许可证有些困难,还要通过招投标的方法竞标,但事在人为嘛。”

    苏启顺没有直说,但意思很明显,就是让钱三运钻政策的漏洞,集中一段时间采集、收购一批奇石,作为江州奇石馆的后备货源,这样奇石馆不至于落个无米下锅的结局。八月一日文件正式施行后,就想方设法申办许可证,生意照样继续。

    “谢谢苏镇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钱三运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钱书记,县政府出台这份文件时,据说吴县长想自发文之日起就禁止一切私采行为,并对违禁行为严加查处,但胡县长并不赞同,说私采奇石是有一定原因的,采集奇石的大部分是附近百姓,而百姓由于文化水平低,法律意识淡薄,立即执行文件容易造成百姓的误解和抵触,因此得有一个缓冲期,最好在政策实施之前加强宣传。胡县长本来是想采取‘三步走’的分针,第一步是从发文之日起到七月底宣传发动阶段,八月一日到十月底是集中整治阶段,十一月一日到十二月底为总结验收阶段,但吴县长不同意,听说为这事还和胡县长发生了争执,最后双方妥协了,文件的正式执行时间是八月一日。”

    “原来是这样啊。”钱三运听后,心里暗暗感谢胡若曦县长,当然,他知道胡县长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很好坚持了政策执行的原则性和灵活性的统一,并不是为他说话的,因为胡县长压根儿就不知道他经营奇石一事。

    “钱书记,这份文件也是昨天才到的,方书记要求我具体抓好落实工作,并严明了纪律,他特意提到不能向有关人员通风报信。”

    苏启顺意味深长地瞥了钱三运一眼,像是在观察他的面部表情的变化。钱三运当然知道苏启顺话语中的“有关人员”是指哪些人,“通风报信”又意味着什么,心中不由得憎恨起方大同来。

    正在这时,响起了几声敲门声,党政办秘书小余手中拿了一份传真件站在门口。门其实是敞开的,小余的敲门是礼节性的。

    “进来!”苏启顺板着脸,似乎有些不悦。

    “苏镇长,下午县里有个磬石山奇石专项整治工作联席会议,要求书记镇长参加,还要准备发言材料。”小余将传真件递给了苏启顺。

    钱三运心中又是一惊,但很显然,现在并不好说什么,于是很知趣地与苏启顺道了别。苏启顺没有起身,而是与小余在商量着准备发言材料的事。

    走出苏启顺的办公室,钱三运的内心深处进行着激烈的挣扎,去不去方大同的办公室?在与方大同的交流接触中,感觉他并不是一个阴险狡诈的人,但他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太看重头顶上的那顶乌纱帽了,因此,上面要他干什么,他从来只有听话的份儿,根本不会考虑这事能不能做以及这事能不能变通执行。钱三运一直想不明白的是,方大同能力一般,政绩一般,又似乎没有什么靠山,怎么能够爬到党委书记的宝座上?

    钱三运忽然想起江曼婷曾经给他的三点提醒:第一,当官的首要原则是先学会保护自己,不要树敌太多;第二,树敌是不可避免的,打击对手不是最好的办法,最好的办法是要采瘸柔手段,尽可能地争取对手为我所用;第三,要学会韬光养晦,切忌锋芒毕露。想到此,钱三运决定会会方大同,以探探他的口风。

    方大同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的,钱三运轻轻地叩了几下门,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进来!钱三运走了进去,见方大同正倚靠在那张气派的转椅上,像是闭目养神,又像是凝神思考。

    “方书记,我培训结束了。”钱三运毕恭毕敬地站在方大同的办公桌前,轻声说道。

    “哦,小钱回来啦。”方大同坐直了身子,指了指办公桌前面的椅子,“坐吧。”

    钱三运在省委党校培训期间,政法委书记的权力暂由镇党委副书记江志强代为行使,现在回来了,这一权力理所当然应该回归。他正准备委婉提出这一想法时,方大同问:“小钱,你有没有去桃花村报到呢?”

    方大同是钱三运的领导,但以前方大同称呼钱三运,都是很亲切的称呼“钱书记”,而现在变成了“小钱”,称呼上的微妙变化也隐含着方大同对钱三运态度的变化。

    “没有呢。”钱三运心中猜测,方大同估计是不想让他继续履行政法委书记的职责了,要不然也就不会提出去桃花村报到的事。

    “当初让你去桃花村蹲点,那可是胡业山书记的意见,他的本意是想锻炼年轻干部,越是在基层,越能锻炼人的。如果我现在让你离开桃花村,胡业山书记知道后心里肯定是有想法的,会认为我和他对着干。为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决定你继续留在桃花村蹲点扶贫,时间暂定为一年。”方大同与其说是商量,不如说是命令,理由冠冕堂皇,且没有回旋的余地。这个方大同,看来并不是不会耍小心眼的,他与胡业山形同水火,现在却以不违背胡业山的初衷为借口,行架空钱三运权力之实。

    钱三运心中冷笑,方大同啊方大同,我现在虽然得罪了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但我和县长胡若曦也有交情,胡若曦虽然暂时未在青山县站稳脚跟,但好歹也是一县之长。好吧,我现在就继续留在桃花村蹲点,落个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到时候,你请我出山,还要看我的心情!

    “方书记,我没有意见,完全听候你的安排。”钱三运心中有气,但江曼婷的三点提醒时刻在他心头萦绕,便心平气和地表了态,然后不声不响地走出了方大同的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