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

    在镇政府食堂里吃过午饭后,钱三运正要去磬石山村,却被杨小琴叫到一边。杨小琴羞羞答答地说:“三运,中午我去你的宿舍,向你透露几个内幕消息。”

    钱三运当然知道杨小琴的真正用意,但又很想解开心中的种种疑惑,便微微一笑,算是答应了。

    在钱三运的宿舍,两个人**一番后,杨小琴说:“三运,你刚才的表现不错,很卖力,我很舒服。现在有什么想问我的,尽管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样吧,你问我答。”

    钱三运:“镇政府大院里的篮球架怎么不见了?办公楼外墙上多了个液晶显示屏又是谁的主意?”

    杨小琴:“三运,现在方大同和苏启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了。方大同大权独揽,大搞一言堂,苏启顺一开始采取韬光养晦的策略,没有和方大同对着干,但在高山镇站稳脚跟,并争取了几个副科级领导的支持后,羽翼渐丰,并不是事事唯方大同马首是瞻,在很多问题上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应该说,苏启顺虽然喜欢出风头,但还是想干事的,能力也还是不错的。那个液晶显示屏就是苏启顺一手搞出来的,不过这并没有征求方大同的意见,方大同很生气,就让人将篮球架搬到中学了。方大同的理由非常充分,说现在即使上班时间也有很多社会上的闲杂人等在打篮球,成何体统?”

    钱三运:“上午苏启顺将我叫到办公室,主动向我示好,是想拉拢我?”

    杨小琴:“应该是的,现在苏启顺的实力还不足以和方大同抗衡,所以他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

    钱三运:“方大同与苏启顺有矛盾,那方大同为什么要让苏启顺承担起打击磬石山奇石私采的事?为什么不让最信得过的人从事这项工作?”

    杨小琴:“这就是方大同的高明之处。三运,你想想看,打击磬石山奇石私采,说到底是针对你来的,方大同让苏启顺干这事,一是想让你和苏启顺结仇,他好坐收渔翁之利;二是如果苏启顺干不好,无疑会惹怒上面,准确地说,是惹怒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可谓一箭双雕啊。”

    钱三运:“吴德能为了帮儿子报仇,处心积虑地整我。他虽然只是一个副县长,但在青山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厉害角色,人们知道我即将被整,所以故意躲着我,怕引火烧身,是吗?”

    杨小琴:“是的,官场上的人大都很势利的,你若走红,人们就围在你的身边阿谀奉承;可你一旦失势,人们惟恐躲之不及。三运,告诉你一个内幕消息啊,方大同是如何当上镇党委书记的?”

    钱三运故作惊讶道:“胡业山调走,方大同由镇长转任书记是理所当然的,难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杨小琴神秘兮兮地说:“方大同能力、政绩都不突出,凭什么能够升任镇党委书记?三运,告诉你啊,现在有传言说方大同之所以成功上位,就是因为他将自己的漂亮老婆送给了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享用了。”

    钱三运惊讶地说:“啊?有这回事?靠谱吗?”

    杨小琴言之凿凿地说:“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外面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再说了,现在官场上的很多传言,最后十有**被证实是确有其事,所谓无风不起浪嘛。”

    钱三运觉得杨小琴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于是说:“说的也是。现在官场上龌龊的事情多的是,为了投其所好,下属将自己老婆主动送给领导,这样的事例其实并不鲜见。这么说来,方大同是傍上了吴德能这座大靠山?”

    “谁说不是?吴德能在青山县苦心经营多年,他的父亲吴仁智前几年才从县政协主席的位子上退休,青山县官场的很多干部都是他们一手提拔的,他们树大根深,势力延伸到青山县的角角落落,可以说,现在的青山县,吴德能就是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三运,告诉你啊,人们私下里传言青山县官场斗争很激烈,还说青山县官场分成几个派系。一个是以县委书记王连全为首的‘外来派’,这部分官员籍贯不在青山、是被交流到青山县工作的;一个是以吴德能为首的‘本地派’,这部分官员土生土长在青山县,仕途也主要在青山县发展;还有一个就是以县委副书记周海洋为首的‘中间派’,这部分人成分有些复杂,有外来官员,也有本地官员,他们一般不搀和王连全和吴德能之间的斗争,但是在涉及到本派系利益时也当仁不让。”

    钱三运好奇地问:“那代县长胡若曦属于什么派别呢?”

    杨小琴说:“据我了解,胡若曦来青山县时间不长,根基不深,并不属于什么派别,也没有组建自己的派系。当然,她作为一县之长,肯定想组建自己的嫡系部队,但是,这并不以她的主观意愿为转移。”

    钱三运赞同道:“是啊,在官场上,官员习惯于抱团发展,搞拉帮结派,形成一个圈子或一个派系。所谓圈子,其实就是一些小集团、小团体、小帮派,一般来说,每个圈子都必有一个核心人物,核心人物当然是具有非凡影响力的权势人物,圈内人都以其为荣,马首是瞻。在官场上,跟对人,进对圈子,就能平步青云,官运亨通,步步高升;相反,不跟人,不入圈子,可能处处受排挤打压,人生不得志;如果跟错人,进错圈子,甚至可能人头落地,祸及子女、亲人。所以,‘跟对人’比努力更重要,是生活中的现实。同时,官场的站队也是一件特别慎重的大事,一旦选择了队伍就再很难有反悔的机会,否则的话,很可能成为领导眼中最为看不起、不敢轻易信任的墙头草干部,成为同事心目中节操不保的边缘人物。目前我的处境有些尴尬,方大同显然是受了吴德能的指使,处处想打压我;而苏启顺又在想方设法拉拢我。我也同样面临站队的问题。如果站在苏启顺这边,肯定要和方大同短兵相接,凶险未卜;但如果不选择站队,我则单枪匹马、孤军奋斗,压力可想而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