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

    “乱说?我花木兰从来就不乱说!你杨青不仁,就别怪我花木兰不义!”

    钱三运一听,这下又有好戏了,花木兰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杨青不认错,她就将杨青从前干过的坏事揭露出来。花木兰刚才说吴海青是爬灰佬,想占她的便宜,根据分析,这多半是她信口瞎说的,借机转移注意力,将自己放到道德的制高点去谴责别人。难道现在花木兰又要说杨青也打他的主意?这个如果说出来,还真的有几分可信度。据钱三运观察,村干部没有几个是正派的。杨青虽然在村干部中算是不错的,但不一定就没有男女作风问题,毕竟大环境在,近墨者黑嘛。

    “钱书记,依我看呀,花主任说的也不一定就没有道理,也许她真的在和徐书记在谈工作呢。”杨青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姨丈七十多岁了,耳聋眼花的,也许就是看走眼了,才闹出这么个大笑话!”

    吴海青坚决不同意杨青的这种说法,强烈抗议道:“杨青,你小子怎么变成了墙头草,风一吹就两边倒?一会这么说,一会又那么说!我虽然七十多岁了,但眼不花、耳不聋,身体硬朗得很。明明就是徐国兵昨天晚上来到大牛家的,那时候我正好上厕所,然后我就将门锁上了,怎么会有错?而且,我还去了你家,你不在家,但是你媳妇王兰英在家——”

    “好了c了!你都老糊涂了!”杨青粗暴地打断了姨丈的话,“从现有证据看,并不能证明花主任和徐书记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倒是你,见了风就是雨!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就是花主任做得不对,你也不能这样兴师动众的,叫来这么多人看热闹!你看看窗外,有多少双眼睛在看我们的笑话!”

    吴海青这下真的糊涂了,一脸绝望地说:“杨青,我就是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才没有叫很多人过来捉奸。这些人不都是你叫过来的吗?你还说,要将动静搞大点,要让全村人都知道徐国兵不是人!”

    “好了,好了,你有完没完?”杨青突然咆哮道。

    钱三运不失时机地说:“大家都不要冲动,不要感情用事,我们有话说话。”

    杨青就坡下驴,说:“好的,钱书记说的对,现在我们谁也不说,钱书记下最终结论,无论钱书记说什么,我们都要坚决服从!”

    钱三运不慌不忙地说:“事情的经过我也大致了解了,对这件事也有自己的判断。现在我来谈一些不太成熟的看法,不妥之处还请大家批评指正。”

    “钱书记,我相信你会主持公道的!”花木兰的丹凤眼瞟了钱三运一眼,那眼神有些异样,似乎是在有意勾引他。

    钱三运是个明白人,知道花木兰的用意很明显,就是借助他的权威帮他漂白和徐国兵通奸的嫌疑。如果是她花木兰说的,村民们肯定不会相信;如果钱三运代表镇党委政府给这个事情最终定性,说花木兰没有和徐国兵通奸,村民们可能会想,也许是真的是误会了。

    钱三运说:“我的观点和杨村长的大同小异。从现有证据看,并不能判断花主任和徐书记就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理由如下:第一,徐书记是受培养多年的老党员,在村里德高望重,怎么会干出这种不顾廉耻的事?第二,刚才杨村长也说了,他姨丈年老眼花,可能看走眼了,徐书记或许就是来花主任家商谈工作的。第三,如果杨村长姨丈认为徐书记是昨夜来的,那昨天就应该抓现行,不应该等到今天早上,至于他所说的是等待杨村长回来,我也觉得这不具有说服力,既然捉奸,就应该速战速决,杨村长假如这几天在外地出差,难道还要将这房门锁上几天,一直等他回来?”

    徐国兵听钱三运这么一说,心头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他满怀感激地看了一眼钱三运,随声附和道:“就是呀,假如杨村长十天半个月不回来,我和花主任岂不是要在这屋里饿死了?不过呢,这事也给我敲响了警钟,就是下次和女同志谈工作时,一定得在公开诚!”

    杨青接过话茬说:“是啊,钱书记分析得很有道理,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人为的被我姨丈给弄复杂了!现在倒好,村里人都看我们的笑话,这对村干部的名声、对吴大牛一家都是巨大损失!”

    钱三运总结道:“杨村长说的对,我建议,应该将这个事情的真相讲清楚,让乡亲们不要以讹传讹。”

    钱三运转而又安慰吴海青:“不论花主任和徐书记有着怎样的关系,你这种做法都是不太妥当的,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你知道吗?现在很多人在没事偷着乐呢!依我看,这事就算过去了,您老人家也不要放在心上。”

    吴海青气鼓鼓的,一言不发,打开房门,出去了。

    钱三运将众村干部扫视了一遍,不慌不忙地说:“这样吧,等下我将这事情的性质向乡亲们讲明白,大伙儿有没有什么不同意见?”

    “没有,我完全赞同!”所有的村干部都表达了相同的观点,毕竟村干部徐姓最多。当然,杨青嘴上表示赞同,但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本来是想借此机会将徐国兵名声搞臭,最好是将他赶下台,他好官升一级,现在形势竟然来了个大逆转,徐国兵竟然不是和花木兰通奸,不是个色书记,而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好书记。

    钱三运走出了西厢房,几个村干部也都鱼贯走了出来。屋外看热闹的人群不但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多。村民们平日里并没有多少文娱活动,一听说村计生专干和村书记偷情被抓,都不约而同的赶来看热闹。

    徐国兵精神抖擞的,与刚开始时钱三运见到他的那副瘟鸡相有了天壤之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