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

    更令人惊讶无比的是,这个人工挖掘的洞穴一个连着一个,他们不禁佩服古人的聪明智慧和顽强毅力,这样的洞穴究竟花了多少人力,用了多长时间,只有天知道了。这些人工洞穴有大有小,小的不过一二十平方,一般都是篮球场大小,会议厅应该是最大的。这些洞穴功能各异,据初步观察,有居住室、伙房、粮仓、兵器库等。

    在一个足有两三间房大小的小山洞里,钱三运发现洞壁上有几幅精美的壁画,壁画上的侍女体态丰盈,栩栩如生,神态各异,只是由于时代久远,壁画的大部分已经不是很清楚了。钱三运猜测这个山洞应该是指挥官的卧室兼办公室,石桌上摆放着铜镜、陶瓷、铁灯、瓷盏、三彩俑等物,还有用于消闲娱乐的围棋子和古铜钱等。

    在一个疑似古墓葬的洞穴,里面有几具石椁。钱三运和王石在想起了曾经看过的盗墓小说,猜想石椁里面肯定有一些陪葬品。因为据钱三运分析,这几具石椁里埋葬的应该是有级别的首领,一般的士兵死亡不太可能安葬在这里面。二人打开石椁,里面的木头棺材已经腐烂,只露出白色的尸骨。石椁内外均刻有线刻画,姿态生动,线条流畅,刻工熟练,非常精美。但令钱三运和王石在大感意外的是,棺木内除了一些瓷器、陶器外,并没有金银财宝什么的。

    此时此刻,钱三运和王石在对发现许多奇珍异宝而一夜暴富的**并不强烈。这里的洞穴纵横交错,少说也有几十上百个,他们没有时间精力,也没有闲情雅致一一查看,当务之急是想找到洞穴新的出口脱险逃生。钱三运断定,这里肯定能找到洞穴的出口。

    钱三运是这么分析的:这么多山洞是人工挖掘的,那么挖掘出来的石块绝对很多很多,它们都被搬运到哪里了?从他们进来的入口附近来看,那里并没有太多的石块,显然石块不可能是被运到那里了。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洞穴里肯定有新的出口。

    钱三运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在四通八达的人工洞穴里,钱三运和王石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又找到了一条类似两个天然溶洞之间那样的长廊。这个长廊虽然高度和那条差不多,但更宽阔些,大约有两到三米宽,而且也不那么蜿蜒曲折,这个长廊形成一个向上的坡度,地势越来越高,而高度始终只有一人多高。循着这个长廊一直往上走,大约五百多米远,钱三运和王石在又看到了一堵青砖堆砌的墙。这次,钱三运和王石在一眼就分辨出,这就是山洞的尽头了。二人故伎重演,又将砖墙推倒。钱三运和王石在惊奇地发现,他们已经走出洞穴了。

    钱三运暗自庆幸运气真好,这么多黑暗却又曲折迂回的山洞,自己竟然在并不算太长的时间内侥幸找到出口,真的有如神助。如果运气不佳,说不定还在原地踏步呢,那么时间一长,弹尽粮绝,自己岂不是要饿死?

    他们举目四望,洞穴的出口应该是在神山主峰的半山腰。出口处四周都是苍翠的树木,这里人迹罕至。即使有人来到这里,从外面朝这里看,由于砖墙被树叶、野草团团包围,不仔细发现,是很难发现这里面还有个神秘洞穴的入口。

    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这应该是一天中的傍晚时分,西边的残阳已经隐去,只现出斑斑驳驳的晚霞。

    钱三运和王石在心情极佳,想起今天的遭遇,真的犹如做了一个可怕却又奇特的怪梦。在群狼围攻时,自己竟然意外虎口脱险,掉入一个神秘的洞穴,随之有了一系列瞠目结舌的重大发现。当然,这洞穴究竟藏有多少秘密,还不得而知。

    王石在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自我安慰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呀。”

    钱三运没有回答,心里却在暗自盘算:今天虽然没有在洞穴里发现值钱的东西,但是不代表里面就没有值钱的古玩、金银什么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里面洞穴太多,又很黑暗,而他们时间精力有限,也没有寻宝的心情。以后时机成熟,也许会重来此地,进行彻底的探索。即使不能发现什么古玩宝贝,也可以将其开发成旅游景区。

    钱三运说:“王石在,我们发现了这个神秘的山洞,是花了很大代价的,我们为此差点丢了性命。这是我们的一个秘密,暂时不许告诉任何人,待将来时机成熟后,我们再来彻底弄清这个山洞里面究竟还有多少秘密。我们意外失足进来的入口处,由于山脚下的人们一直以来害怕触犯真龙的神灵,又有狼群出没,根本就不敢来到大山深处,所以那里被人发现的可能性极小。但这个出口则有所不同,我们不知道这里的人们是否敢上山打柴、打猎什么的,此地虽然很偏僻,但万一有人误打误撞来到此地,说不定会发现此出口的。我们现在应该把这个洞口重新用青砖封起来,再盖上树叶枯草等伪装起来。”

    王石在点了点头,觉得还是钱三运考虑问题全面。二人浑然忘记了饥饿,精神振奋地将洞口掩盖得严严实实,从外表看,很难看出这里是洞穴出入口。临走前,钱三运和王石在还特意做了标记,防止时间长了找不到出口了。

    东河在神山主峰附近来了个大拐弯,从洞穴出口附近看去,东河就在山脚下了。钱三运判断,现在的位置应该是东河乡的地盘。

    从这里沿着山坡向下穿过一段不长的丛林,就到了东河岸边上。这段河面大概有将近二百米宽,河水也很湍急,但对于从小就在东河岸边长大、水性极佳的钱三运和王石在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

    在快到河岸边时,钱三运和王石在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树丛里有沙沙的响声,大惊失色。他们被群狼弄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定睛一看,原来是几只一身黑毛的野猪正在嬉戏,野猪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二人连忙飞快地走到河岸边,扑腾一声跳入深深的东河水里,奋力向河对面游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