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

    叶莺莺打来的电话,主要是告诉钱三运,女儿胡媛媛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目前在家休养。她的身体恢复良好,可是心灵的伤害可能相伴一生。叶莺莺说,媛媛这两天情绪有些波动,口中不时念叨他的名字,希望他在合适的时候去她家看望媛媛。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钱三运当机立断,说现在有空,等下就去她家。叶莺莺非常欣喜,说稍后就将此好消息告诉胡媛媛。

    叶莺莺的家在位于市区翡翠湖畔的琥珀山庄。琥珀山庄是江州有名的富人区之一,地理位置绝佳,离市中心繁华地带咫尺之遥,又依山傍水,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叶莺莺家是一套独栋别墅。别墅具有欧式风情,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叶莺莺穿着一套白色蕾丝的套装,那是一种很纯净的白色,丰乳肥臀细腰却盈盈一握,肤色却如美玉般莹润光泽,小巧的鼻梁,樱红的薄唇,两道远黛般的长眉下,是漆黑闪亮的眸子,眸光似水波般静静流淌。钱三运不禁怔了,叶莺莺的模样,让人很难将她与一个十八岁女孩的妈妈划等号。

    “你来啦。”叶莺莺盈盈一笑,这笑容勾人魂魄,钱三运的骨头都酥了。

    “媛媛还好吧?”钱三运此时陷入一种窘态,既想多看几眼面前的美少妇,又有些害羞,不敢正视她。怪不得甄大福和胡长发反目成仇,这样一个魅惑众生的尤物,若是在古代宫廷,说不定会引起一场血雨腥风的。

    “媛媛刚才还在念叨你,说你怎么还不来。这孩子,得知你要来看望她,精神立刻好起来了,就像吃了特效药似的。”叶莺莺接过钱三运手中的水果和牛奶,说,“你从百忙之中挤出时间看望媛媛,我心中感激不尽,哪需要带礼物呢?”

    钱三运讪讪笑道:“都是不值钱的,不成敬意。媛媛在哪呢?”

    “她在楼上,你随我来。”叶莺莺淡然一笑。钱三运不由自主地想起林延年的《佳人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正说话间,楼梯上想起了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一个身穿牛仔短裙和红色衬衫的女孩出现在钱三运的面前。正是胡媛媛。

    “钱叔叔,你终于来啦。”与上次相比,胡媛媛的脸色红润多了,看得出,这段时间身体恢复情况良好。

    “媛媛,自从上次分手后,我一直想来看你。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工作太忙,就耽搁了。真的不好意思啊。”钱三运前半句话是肺腑之言,后半句纯粹就是托词了。

    “媛媛,医生说,最近一段时间你以卧床休息为主,怎么跑出来了?”叶莺莺嗔怪道。

    “妈,钱叔叔大老远的来看望我,我怎不能躺在床上迎接他吧?再说了,我现在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天天躺在床上,无聊死了,简直成木头人了!”胡媛媛撅着嘴,那神情活脱脱的一个纯真烂漫的少女,你很难将她与那个被甄大福关在地牢里、饱受蹂躏与摧残的女孩相挂钩。

    叶莺莺扑哧一笑,说:“媛媛,你看你,钱叔叔一来,精神抖擞。你平时身体虚弱,妈妈哪放心你在屋里四处走动呢?”

    胡媛媛俏脸微红,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钱三运说:“钱叔叔,其实啊,我看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叫你叔叔不会将你叫老了?”

    叶莺莺扬起脸,将钱三运上上下下又打量了一遍,问:“冒昧地问一句,钱老板贵庚?”

    胡媛媛娇笑道:“妈,有你这么直接的吗?男人的年龄和女人的年龄一样,都是个人**呢。”

    钱三运笑道:“哪有什么**啊?我今年虚岁二十二。”

    胡媛媛道:“与我的猜测差不多,你比我只大四岁。若是按年龄,我叫你哥哥更适合!”

    钱三运爽朗地说:“媛媛,我没有亲妹妹,只要你愿意,我很乐意认下你这个小妹妹。”

    胡媛媛高兴得拍起巴掌,说:“好啊,好啊。今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我没有亲哥哥,但今天终于有一个疼我爱我的哥哥了!”

    胡媛媛兴致如此高昂,情绪如此饱满,叶莺莺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她现在别无所求,最大的愿望就是胡媛媛能够忘却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勇敢、乐观地面对未来的生活。女人的直觉是最敏感的,她知道胡媛媛喜欢钱三运。不过,话又说回来,哪个女孩不喜欢高大、帅气、阳光又敢作敢当的大男孩?别说是胡媛媛,就是自己,在见到钱三运的那一刻,本来平静如水的内心深处都泛起了阵阵涟漪。

    “既然你和媛媛以兄妹相称,那我不叫你钱老板,以后就叫你三运了。我去准备饭菜,你们聊啊。”叶莺莺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此刻在这里纯粹是扮演电灯泡的角色,不如借口离开,为二人创造一个单独交流的机会。她甚至冒出这样一个想法:钱三运若能成为胡媛媛的男友,有他呵护、关心媛媛,相信用不了多久,媛媛就会驱散阴霾、拨云见日了。只是,她心里隐隐有些担心,这么优秀的男孩,一定不会缺少女朋友吧。再说了,他对胡媛媛那段屈辱的经历是知道的,会不会嫌弃媛媛呢?

    胡媛媛大胆地拉住了钱三运的手,俏皮地说:“三运哥,你可知道,你今天是我家的贵客呢。妈妈虽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但最近几年很少见她亲自掌厨了。可以看出,我妈妈对你是多么的器重。”

    叶莺莺抿嘴笑道:“媛媛说的一点不假,今天媛媛多了个哥哥,三运多了个妹妹,是个喜庆日子。在喜庆的日子里亲自掌厨,是我这几年来的惯例。你们聊吧,我今天要秀一秀厨艺,烧几个拿手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