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

    胡媛媛的卧室简约大方,最引人注目的是,墙头上挂着几幅显眼的、装帧精美的油画。从油画的落款看,这些画都是胡媛媛的杰作。钱三运对油画略知一二,这些油画无论在着色、线条、肌理、笔触、明暗、光感、空间布局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

    “媛媛,多才多艺啊。”钱三运啧啧赞叹道。

    胡媛媛一边弯腰整理床上的被褥,一边答道:“三运哥夸奖了!我对油画情有独钟,去年的一幅油画还获过全省的奖项,并且在艺术馆展览了呢。”

    在临窗的书桌上,钱三运意外发现了一幅油画素描。一男一女在湖畔相依相偎,那女孩像是胡媛媛,那男孩的轮廓则是钱三运无疑。这幅素描还写了这样一行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钱三运的心被深深触动了,正当他细细品味这素描时,油画冷不防被胡媛媛夺走了。只见胡媛媛面色绯红,就像涂上了一层厚厚的胭脂,她期期艾艾地说:“这是前几天瞎画的,不要看。”

    “好妹妹,给我看看呗。你的绘画技巧太高超了!”钱三运乞求道。

    “不行。”胡媛媛斩钉截铁地说。

    “如果我一定要看呢。”钱三运坏笑道。他突然拉媛媛的一只手,准备从她的手中将画夺过来。孰不知,胡媛媛经历过惨无人道的囚禁与折磨后,身体还比较虚弱,虽然钱三运力度并不大,但她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栽倒在地。钱三运眼疾手快,一把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胡媛媛娇弱的身子就稳稳地倚靠在他的怀抱里。少女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三运哥,你好坏。”胡媛媛娇羞无限,喃喃自语。

    “媛媛。”钱三运轻轻唤了一声,却不知说什么。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并不是第一次。钱三运清楚地记得,胡媛媛被营救的那天晚上,由于不能站立,是他帮她洗头发、洗澡擦身子的。

    忽然,房门外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钱三运扭头一看,叶莺莺走了过来。他试图将怀抱里的胡媛媛推向一边,可是来不及了,这一幕已经被叶莺莺捕获住了。

    叶莺莺停下了脚步,她神情自若,就像什么也没看见,柔声问:“三运,我刚才忘记问你了,你是爱吃糖醋排骨还是红烧排骨?”

    钱三运心中慌乱,结结巴巴地说:“只,只要是你烧的菜我都爱吃。”

    叶莺莺袅袅娜娜地走了。正沉浸在幸福爱河里的胡媛媛如梦初醒,轻声问:“三运哥,刚才是不是我妈妈来了?”

    叶莺莺果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厨艺的确不错,虽然只是烧了几道家常菜,但色香味俱佳。午餐还准备了法国葡萄酒。也许是顾及胡媛媛的情绪,叶莺莺从不开口提及胡长发。闲聊时,叶莺莺的话题很自然地转向了钱三运目前的事业。

    几杯红酒下肚,叶莺莺桃面粉腮,模样娇羞可人,正如一句诗所说的:醉酒佳人桃红面,不忘嫣语娇态羞。这是一个会令所有男人怦然心动的女人,这是一个足以祸国殃民的尤物。叶莺莺保养很好,三十多岁的少妇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她和胡媛媛在一起,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一对姐妹花。

    “阿,阿姨。”既然已经认下胡媛媛为妹妹,那叶莺莺显然是长辈,叫她阿姨本没有错,但钱三运觉得难以启齿。这个阿姨太年轻了,年轻得像是他的姐姐。

    叶莺莺微微一愣,但迅速明白过来了,投之以淡淡的浅笑。

    “阿姨,我曾经工作的江州市食品公司不久就要拍卖……”钱三运将参与收购食品公司股权的想法做了简明扼要的介绍,然后直奔主题,“阿姨,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呢?”

    叶莺莺的神情变得忧郁起来,她摇了摇头,说:“以前觉得钱很重要,要想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必须有钱。但现在看来,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那么多的钱干啥?钱能买到幸福吗?钱能买到家人的团团圆圆、开开心心吗?”

    叶莺莺顿了顿,接着说:“三运,就在前几天,我将后宫夜总会转让了。虽然老胡在临走之前特意交代我,让我将后宫夜总会经营好,算是留给媛媛的财产,但我真的力不从心。当然,我力不从心并不是说我不具备管理企业的才能。说实在的,这段时间经历这么多的事后,我感到心力交瘁,没有时间,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打理公司,陪伴媛媛是我现在唯一的工作。现在市区繁华地段还有五六套门面,不过都出租了,租金足够我和媛媛生活了。”

    钱三运失望无比,原本想拉着叶莺莺一起投资,现在看来,在经历女儿不幸被害、丈夫畏罪潜逃不知所踪的家庭巨变后,叶莺莺已经对投资赚钱心灰意冷。

    钱三运正在犹豫是否开口借钱时,叶莺莺主动发问了:“三运,听你说,收购食品公司的资金起码要上千万元,你有那么多的钱吗?”

    钱三运实话实说:“实不相瞒,现在最头疼的就是资金问题。”

    叶莺莺凝神盯着钱三运,问:“资金缺口有多大?”

    “差不多有五六百万。”

    “三运,不得不说你运气真好。后宫夜总会的转让费今天刚到账,有八百多万。你如果需要,我全部给你。”

    钱三运纠正道:“阿姨,是借不是给,我会打欠条的。”

    叶莺莺扑哧一笑,乐了,“三运,你现在是媛媛的哥哥,借与给又有多大区别?就是没有这八百多万,仅靠积蓄和门面房的房租已足够我们一家衣食无忧了。”

    “那可不行,如果不是借,我是不会要的,否则我会不安的。”钱三运知道,叶莺莺主动借钱甚至无偿给他,主要原因并不是他和她的女儿现在以兄妹相称,而是他是她女儿的救命恩人。对于将女儿看得比一切都重要的叶莺莺,别说是八百万,就是让她牺牲一切都心甘情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