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

    杨建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在报名截止日期之前,只有我一人参与竞拍,就将你拉上充个人数,不就是暂时占用一笔竞拍保证金吗?但我想,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食品公司是块大肥肉,很多人正馋着口水直流呢。”

    高山林道:“也不排除这种情况发生,因为姜人杰做得绝,将拍卖时间提前了,而且只在报纸中缝上发布一个火柴盒大小的公告,有几个人会注意看呀?当然,食品公司拍卖是个大事,供销系统、土地部门包括食品公司在内,肯定会有许多人知道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总会有人知道的。比如我,就知道这件事。说实在的,要不是现在手头资金紧张,我也想参与竞拍食品公司,那可是一块大肥肉啊。”

    “高总,你当时是如何赢得公路改建工程的?”杨建问。

    “两个办法,一是花钱疏通关系,二是使用非常规手段。”高山林也不隐瞒,有一说一。

    “那你就具体说说使用了哪些非常规手段?”

    “好的,具体有以下几种策略。”高山林说得头头是道,“一是串标,对于一些不好打发的对手,给他们一些好处,让他们在竞拍会上不和我抬价,让我中标;二是恐吓,对一些想参加竞标但背景不太深厚的对手,对他们软硬兼施,吓唬他们,他们怎会不怕?如果因为竞标将自己性命弄丢或缺胳膊少腿了,岂不是太不值得?即使他们不怕死,也有子女亲人啊;三是阻止,对一些执意要参与竞标的,使用手段让他们不能按时到达竞标现场;四是竞拍会上串通拍卖师玩技巧,比如,上次我参与竞标时,一个对手在抬价时,拍卖师对他们的叫价听而不闻,快速地问了三遍后,举槌落定。事后,他在嚷嚷,为什么我叫价时不理不睬?拍卖师说,你声音太小,我没有听见;那人叫嚷着说这是搞暗箱操作。可是竞标已经结束了,他叫嚷也没用,拍卖师还允许有技术失误呢,更何况,很多部门我们都花钱摆平了。总之,什么拍卖会、竞标会,表面上看是公平、公开、公正的,其实都有着见不得阳光的东西,都是一团糟,千万不可被表象迷惑了!”

    “是啊,这就是当今社会的现实。这世界永远是有钱有权有势人的天下,没钱没权没势就只能当孙子。”杨建也大发感慨,“我们如果完全按规矩办事,永远就只能是当孙子的命了;要想当爷爷,必须使用非常规手段。”

    “杨建老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到时候,我无论如何也会抽时间帮你出出力,争取让你如愿以偿低价获得食品公司的产权。你发财我跟着沾光啊。”

    “那是当然,我们可是好兄弟呢。”

    “对了,杨建老弟,上次玩的少妇不错吧,她可是良家兼职,下水不久啊。下次再介绍一个给你,也是一个极品少妇,让她们两个一起陪你玩。”

    由于杨建的手机处于免提状态,高山林的话语钱三运听得清清楚楚。他心中一愣,这个杨建,也是个花花公子,在江州玩女人还玩出花样了。不过,也不能怪杨建,好色是男人的通病,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不同的是,自己从来不碰那些风月场上千人操万人骑的女人,他觉得她们太脏。

    杨建面红耳赤,可是不能贸然挂断高山林的电话,也不好关掉免提,只得硬着头皮听高山林在纵谈风月。

    高山林见杨建不吭声,问道:“杨建老弟,怎么不吭声呢?是不是说话不方便?”

    “我一直在听着呢。”杨建敷衍道。

    “杨建老弟,前段时间我去帝豪夜总会消遣,为我服务的是位小美女,她是从农村过来的,名叫俞金萍。你猜她多大?量你也猜不着!才十三岁呢。她长得可水灵啊,那皮肤、那身段,简直就是人间极品,我一看上她就迷上了。你别看那些影视明星,看起来非常靓丽,其实都是靠脂粉包装起来的,而这个俞金萍却不同,她是纯天然的,没有涂抹一点化妆品,浑身散发的都是迷人的处女香味。”

    “十三岁的少女应该还在父母亲的怀抱里撒娇呀,怎么来江州卖身了?”

    “我当时也很迷惑呢,事后,我问了俞金萍才知道,她是年幼无知,被一个女同学的哥哥骗到江州来卖处的。她的第一位客人是一位香港客商,花了整整五千元,买下了她的初夜权,不过,钱全都被她女同学的哥哥拿去了,她分文未得。”

    杨建道:“俞金萍同学的哥哥简直禽兽不如,骗女孩子卖身赚钱,真是人渣!”

    高山林接着说:“我是俞金萍的第二位客人,当时是花了二千元,不过,我觉得这绝对物有所值。我和俞金萍在做过之后,才了解了她的身世,她爸爸去世了,家中只有妈妈以及年迈的奶奶,还有一个弟弟,我觉得她听可怜的,也很后悔自己的举动。”

    杨建插话道:“我说高总,和这么小的少女发生关系,好像是犯罪行为吧?你可不要为了一时舒服,将自己送进监狱了!”

    “我又不是不知道!俞金萍虽然只有十三岁,但身体发育得像是十五六岁,我要是知道她未满十四周岁,打死我也不干啊。事后我想救她出来,又怕她揭发我,便对她说,我救你出来,并帮你报警,但你千万不能说和我发生了关系。俞金萍满口答应了,我当时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因为万一她将我招供出来,我真要坐牢的,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不忍心看她继续身陷淫窝。俞金萍被我带了出来,我让她报警,她死活不肯,说一是怕同学哥哥报复;二是怕影响她的名声,我只好作罢。我将她送到汽车站,给了她五千元钱,并为她买了车票,嘱咐她忘记过去、重新生活。然而,在车子开动的一刹那,她却下车不走了,说我是个好人,她愿意做牛做马做奴隶守候在我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