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

    官员的爱好五花八门,有的喜欢金钱豪宅,有的喜欢奇花异草,有的喜欢珠宝玉石,有的喜欢古玩字画,有的喜欢赌博嫖娼,看来,这陈庆军并没有嫖娼的爱好,或者说,甄大福并没有掌握他嫖娼的证据。

    钱三运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虽然由于夜晚和拍摄角度的原因,画面不是特别清晰,但依然可以看清这人正是江州市副市长、也就是江曼雁的老公何胜利。不过,这视频并不是在夜总会拍摄的,和何胜利颠鸾倒凤的女人也不像是风尘女子。何胜利外表看起来温文儒雅,但在床上很放得开,花样百出。这一点,连钱三运也自愧不如。

    这个何胜利,看来背叛江曼雁许久,江曼雁虽然已有所察觉,但毕竟没有抓现行或掌握最直接的证据。这个何胜利,哪像个领导干部的样子!他在床上的开放程度一点不逊色于岛国爱情大片上那些男主角。不过,钱三运转念一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领导干部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只准有钱的商人包二奶、三奶,声色犬马,就不许领导干部放松放松?毕竟好色是男人的劣根性。

    以此视频要挟何胜利显然不妥,万一让江曼雁和江曼婷知道了,那还了得?要不要将此视频偷偷地转交给江曼雁,让她知道何胜利的庐山真面目?钱三运左思右想,觉得现在交给江曼雁为时尚早。江曼雁如果为此和何胜利撕破脸皮,或者一怒之下举报何胜利,何胜利因此丢官或锒铛入狱,对于大家都没有好处。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管好视频,也许将来有用得着的地方。

    钱三运知道,自己以前以强奸幼女罪要挟胡业山,以嫖娼要挟江志强,是不太光彩、手段低劣、含金量不高的官场斗争策略,可以说是摆不上台面的小小的“阴谋”。当然,那些都是他初入仕途、不懂官场斗争策略时没有办法的办法。随着他官场悟性和洞察力的逐步提高,官场斗争经验的渐渐丰富,他将更多的用谋略,用阳谋,而不是背后耍阴谋,耍小伎俩。

    何为阳谋,钱三运认为,阳谋就是随势而动,随势而发,无迹可寻,杀敌于无形,笑里藏刀,比阴谋高明得多。当然,在特定的诚,特定的时间,对付特定的人,还得用用小阴谋的。

    钱三运去银行取了十万元,在他看来,花钱找人就好比毒老鼠,只有药剂量够多,才能毒死老鼠。至于何胜利是否会收钱,钱三运是这么想的,天下没有不吃腥的猫,一些猫不吃腥,并不代表它不想吃腥,而是不敢吃腥,怕吃后吐不出来。

    当官的肯收钱最起码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要看能不能将事情办成,如果办成,他会收下;如果根本就没有办成的希望或虽然努力了但没有办成,他会不收钱或将钱退还的。第二,还要看给他送礼的是什么人,如果通过自己的配偶子女或兄弟姐妹等亲属关系送的,大半是要收的,因为风险相对较小。

    然而,刚离开银行,钱三运竟然接到了江曼雁的电话,这让他又惊又喜。

    “三运,我是你姐曼雁,什么时候来我家呢?刚才我和女儿碧菡说了,今天有大帅哥要来,这小丫头很期盼呢。”

    “姐,我在街上呢,正考虑买什么礼品送给我侄女呢。虽然我去过你家一次,但那次侄女不在家,第一次见面,怎么也该表示表示吧。”

    “三运,不需要的,你侄女啥也不缺。对了,我得提醒你,你可不要买烟酒什么的,更不要送红包什么的,胜利很反感这一套的。”

    钱三运一惊,难道何胜利是个廉洁奉公的好官?既然江曼雁说了,这十万元钱是万万不能带去的,不然会弄巧成拙的。

    “姐,本来我是想买点烟酒什么的,可是,你这么一说,我就不敢再买了。”钱三运借坡下驴道。

    “三运,我和胜利曾经提及过江州奇石馆的事,胜利对奇石有兴趣,只是身份特殊,又公务缠身,很多兴趣暂时只能放在一边。这样吧,你带几块小点的奇石过来,也许你们之间会找到共同兴趣点的。我现在要去美容店做个面膜,时间不会太长,你如果来得早,顺便帮碧菡检查暑假作业。”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心中暗暗感激江曼雁。江曼雁的电话是及时雨,为他指点了迷津。可以看出,江曼雁是诚心诚意想帮忙的,要不然她就不会说出何胜利的爱好的。

    钱三运从奇石馆精挑细选了四块奇石:凤鸣朝阳、大鹏展翅、洞天福地、东方雄狮,这些石头惟妙惟肖,皆是一等一的精品石头,在奇石馆的标价都在单块五千元以上,当然,采购及加工成本与其他奇石相差并不大。

    江曼雁的家在环湖东路的金色名郡小区,是一栋多层建筑的一楼。

    钱三运敲门时,一个约摸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探出脑袋,看见钱三运,一脸的欣喜,柔声问:“你好,你是不是钱叔叔?”

    “是的,我就是,你是何碧菡吧?”

    “是的,钱叔叔,我妈妈去美容店做面膜了,还没有回来,爸爸还没有下班。家里只有我和保姆阿姨,妈妈出门前告诉我,说有个姓钱的叔叔要来,还说让你帮我检查暑假作业。”

    何碧菡完全遗传了母亲的容貌,皮肤白皙,面容娇好,是天生的美人胚子,他不禁慨叹:造物主怎么就造出这样一个美如天仙的小萝莉呢?再过几年,当她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时,还不知要迷倒多少男人!

    钱三运将四块奇石搬到后院,后院有一百多个平方,种植了各种奇花异草。

    何碧菡凝神盯着奇石,显得很好奇。钱三运问:“碧菡,今年几岁了?读几年级了?”

    “叔叔,我今年十一岁了,上五年级,下半年上六年级了。”何碧菡甜甜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