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

    李娟娟等人就像领到了圣旨,撒腿跑得无影无踪,柳月儿撅着嘴,嗔怪道:“小钱,你哪是批评呀?一点也不严厉,就像是隔靴搔痒!”

    钱三运说:“月儿,不是我说你呀,你刚才做得有点过分了,这帮女孩子就是偷看,也只是闹着玩的,并没有恶意,你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对她们大发雷霆,这容易伤害她们的自尊。同事之间要和睦相处,别人即使做得不妥当的地方,也应该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切不可动辄就大动干戈。”

    “三运,说来说去,还是我不对!”柳月儿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流,似是有千般委屈,“三运,你真的令我很失望!你走吧,我现在很累,想休息了!”

    “月儿,不要生气,好吗?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一个单位也同样如此。我作为奇石馆的实际负责人,当然希望员工们能够和和气气的,这样才有凝聚力、战斗力。”

    柳月儿气呼呼地将背对着钱三运,不理他。钱三运两手抱着她的肩膀,又将她身子扳了过来,只是柳月儿的脸上挂着泪痕,低着头,没拿正眼看他。

    “月儿,要不这样吧,你以后就住我租住的那套三室一厅吧?反正我俩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就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钱三运知道柳月儿的性格有些倔强,她认准的理是撞破南墙不回头,今天她做得的确有些过分,但由于她父亲前不久离世后,她心情一直不是太好,一时情绪失控情有可原。

    “你让我正式搬到那边去住?”柳月儿一愣。

    “是呀,你不乐意吗?”

    “不乐意!”柳月儿撅着嘴,佯装余怒未消的神色,“你太坏了,就知道批评我!你让李娟娟她们几个去住吧,反正我没有任何意见。她们都走了,我一个人住这宿舍,清清静静的。”

    钱三运知道柳月儿是口是心非,但并不想揭破,女孩子嘛,得给她留点脸面,特别是像柳月儿这样倔强的女孩。“月儿,你还在生我的气吗?你倒是说说看,我怎样做你才会原谅我?”

    柳月儿忽然将脸凑向钱三运的嘴边,柔声说:“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你表现好,讨我欢心,我现在就陪你散步;如果你表现不好,哼,我就不理你了!”

    傻瓜都知道柳月儿想让钱三运干什么,钱三运不是傻瓜,他一把将柳月儿搂在怀里,在她美丽的脸蛋上、颈脖上印下无数个火热的吻痕。

    柳月儿终于转怒为喜。

    钱三运搂着柳月儿,说:“月儿,和你商量件事。我这房子不是三个卧室吗?我一间,你一间,还空一间暂时就让食堂的香芹婶子住吧。我毕竟在江州待的时间并不多,让香芹婶子住这里,一方面是想让她陪你,怕你寂寞和害怕;另一方面,也是想让她做些家务,比如煮饭、打扫卫生、洗衣服什么的。”

    “你考虑得很周全,我没有意见。可是,我不想一个人睡,我想和你睡呀。”

    “小傻瓜,你以为我会让你独守空房呀!分给你一个房间是想让你有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因为我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和你同床共枕的,比如我女朋友过来了,你就得回避一下。”

    柳月儿淡然一笑,说:“我懂了,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永远不会谋权篡位的,只要你心中有我,我心甘情愿当你一辈子的情人,我不需要什么名分,你的爱就是给我最宝贵的礼物!”

    这样美丽的姑娘,这样深情的话语,任你铁石心肠,也会为之所动的,钱三运当然不是铁石心肠,相反,他是个多情胚子,在这一刻,他无比感动,一股暖流在心间流淌。他默默发誓,一定会呵护好这个命运多舛、对自己一往情深的女孩。

    钱三运说:“这样吧,等下我去香芹婶子那里,和她说声,让她今天晚上就过去,明天早晨让她在那边准备早餐,我们就不来奇石馆食堂吃早饭了。”

    钱三运的安排,香芹婶子自然不好说什么。钱三运是她儿子的救命恩人,让她做任何事都会义无反顾的。不过,香芹婶子有点放不下哑巴儿子和弱智的长龙。好在大多数时间都是待在奇石馆的。

    香芹婶子是个勤快的农村妇女,她随着钱三运和柳月儿到了出租屋后,就开始收拾整理房间、打扫卫生、烧开水。

    “香芹婶子,今后我如果不在江州,你要多陪陪柳月儿,如果她不想在奇石馆食堂吃饭,你就在这边为她烧饭,或者陪她去外面吃饭。总之,你要照顾好柳月儿的饮食起居。”钱三运微笑着看着香芹婶子,看似是安排工作,实质上更像是聊天谈心。

    香芹婶子说:“钱书记,你放心好了,我会安排好柳月儿的生活的,她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她是小姐,我就是仆人,这样行吧?”

    钱三运大笑道:“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还主人、仆人?另外,柳月儿毕竟是个女孩子,胆子小,晚上你可要关紧门窗,有陌生人敲门,千万不要开门。”

    香芹婶子说:“我都知道了。”

    这个晚上,钱三运和柳月儿自然免不了滚床单,当然,柳月儿**的声音有所压抑,毕竟隔壁就睡着香芹婶子。

    “月儿,有了快感你就喊,用得着折磨自己吗?香芹婶子又不是傻瓜,我们同睡一个房间,她当然知道我们要干那事,你这样藏着掖着简直是掩耳盗铃!”钱三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柳月儿说。

    “哪是呀!你想想看,香芹婶子三十来岁,身边长期没有男人的爱抚,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如果听到我们欢爱的声音,她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可比死更折磨人!”

    “月儿,你真的很会体贴人啊。”

    柳月儿忽然说:“三运,假如我不在,就你和香芹婶子待在这出租屋里,你们**的,会不会燃烧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