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

    “你是谁?怎么来这里的?”陈月娥不敢对钱三运表达心中的愤怒,但是她敢对柳月儿说;或者说,她是借斥责柳月儿间接表达对钱三运滥情的极度不满。

    柳月儿可不是等闲之辈,她性格倔强、好强,也好斗,她依然用手勾着钱三运的颈脖,冷冷地说:“我是谁你管得着吗?我倒要问问,你是谁?怎么来到这地方撒野的?”

    陈月娥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下可将钱三运吓坏了,也怪自己太胆大妄为了,明明知道陈月娥在卧室,他还有闲情逸致和柳月儿**。他慌忙掰下柳月儿的手,胆战心惊地说:“月儿,她是我女朋友的妈妈!”

    柳月儿也吓傻了,根本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钱三运未来的丈母娘。她连忙脱离了钱三运的身体,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阿姨,我不知道你是谁。”

    杨可欣此刻也回来了。陈月娥一见到杨可欣,忽然一把抱住她,嚎啕大哭起来:“可欣,你看这个小**勾引你的小钱,还当着我的面骂我!”

    陈月娥是农村妇女,虽然她有文化,但长期在农村的浸染,自然也沾染上了农村妇女撒泼的不好习气。她倚仗着自己是钱三运的准丈母娘,得理不饶人。

    此时此刻,如果陈月娥让柳月儿对刚才的莽撞赔礼道歉的话,柳月儿也绝不会说半个不字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柳月儿并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她可不想因此得罪自己情人的丈母娘。但是,偏偏陈月娥破口大骂,这怎能让柳月儿咽下这口气,于是当场就回驳道:“谁是**?我看你才是**呢!”

    “你,你,竟然骂我**!”陈月娥气得又差点捶胸顿足了。

    杨可欣顿时明白了,她没有想到钱三运竟然背着她和这个小女孩勾搭到了一起,但是她显得很镇定,心平气和地说:“小姑娘,你今年多大了?我妈妈今年四十多岁了,她就是说得不对,你也不能这样回嘴呀?”

    柳月儿一副不屈不挠的样子,一字一句地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是我的原则,我不允许任何人羞辱我!”

    “柳月儿,你怎么这么没有素质呀?”钱三运训斥了柳月儿一句,他这样做一是觉得柳月儿有点过分了,二是想借此讨好陈月娥和杨可欣,毕竟他有错在先,想将功赎罪。

    “三运,她可是骂我在先呀!你怎么就不能说句公道话?”柳月儿显然不能接受钱三运只批评她而不批评陈月娥。

    “月儿,不管怎么说,她是长辈,你是晚辈,晚辈就应该尊重长辈啊。”钱三运说话的语气稍微有些缓和。

    “那是她为老不尊,活该!”柳月儿倔强的性格暴露无遗。

    这下陈月娥可不干了,她本来性格就有些泼辣,又仗着自己是钱三运的准岳母,她忽然冲到柳月儿面前,趁她一不留神,对准她的粉脸就是重重的一巴掌,并破口大骂:“小**!竟然勾引小钱!今天我就要打烂你这张不知羞耻的脸!”

    柳月儿哪容忍得了陈月娥如此谩骂和羞辱她,顿时就像发了疯般的,拼命地和陈月娥扭打起来。

    正在厨房忙活的香芹婶子赶忙跑了出来,用力将一老一小两个女人拉开了。柳月儿又指着香芹婶子大骂:“我和李娟娟争吵时,你拉偏架;我和这个蛮不讲理的泼妇争吵时,你也拉偏架。怪不得你守寡,还生了个哑巴儿子,这都是报应!”

    柳月儿的无理行径彻底惹怒了钱三运,他厉声说道:“柳月儿,你现在给我出去!”

    “好呀!三运,今天的情形你看得很清楚,虽然我也有错,但这个老**狗仗人势欺负人,还动手打我,你怎么就视而不见?”柳月儿的眼里也噙着泪水,她的身子由于激动在剧烈地颤抖。

    “柳月儿,你再说一遍老**,我就将你赶出去!”

    “老**!老**!两个老**!”柳月儿连叫了三声老**,并挑衅似地说,“你赶呀!赶呀!”

    钱三运没想到柳月儿竟然这么倔强,一点也不给台阶让他下,他脸气得铁青,忽然一把拽住柳月儿的两只手臂,将她连拖带拽地拉到了门外,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了,柳月儿被挡在了门外。整个过程,他一气呵成,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

    然而,柳月儿并没有离开,而是将房门捶打得震天价响,钱三运本不想开门,然而震耳欲聋的门声格外刺耳。钱三运不得不打开房门,看见柳月儿瘫坐在门口的水泥地上,衣服上沾满了灰尘,脸上全是泪水,她的手由于用力敲打房门,都有些红肿了。

    钱三运冷冷地问:“柳月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柳月儿哭诉道:“三运,你对我为什么这么狠心?”

    钱三运道:“不是我狠心,是你做得太过分了!”

    柳月儿梨花带雨般哭成个泪人,她的嘴唇不停抽搐着,她用哀伤的眼神看着钱三运,说:“小钱,你狠心将我扔出来,你不怕我永远不会再踏进这道门?”

    “随你的便!”钱三运此刻也在气头上。

    “那好!钱三运,算你狠!”柳月儿从地上爬了起来,最后再看了钱三运一眼,发现钱三运的眼神很冷漠,她的心都碎了,一言不发地走了。

    此刻的钱三运,呆呆地站在门口,目送着柳月儿渐渐远去的身影。他知道伤了柳月儿的心了,也想将柳月儿劝回来,可是,柳月儿要是回来,陈月娥又怎能善罢甘休呢?

    此刻的杨可欣,一脸疲倦地靠在沙发上,脸上全是泪水,她胸前的两只大白兔由于激动上下起伏着。她是个通情达理、性格温顺的女人,她知道柳月儿是钱三运的情人,但她没有教训她,甚至在妈妈和柳月儿对骂甚至对打时,也没有帮妈妈一起对付柳月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