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

    “邓师傅,许经理在吗?”柳月儿问。

    “他不在公司呢,这段时间公司处于停业状态,许经理也不待在公司里。姑娘,你找他有事吗?”邓老头答道。

    “有急事,邓师傅,值班室有电话吗?”

    “有,有。”邓老头连声说道,他知道柳月儿和许晓磊的关系很热乎,他可不敢惹柳月儿不高兴。

    柳月儿闪身走进了值班室,在邓老头那里取得了许晓磊的手机号码,她想都没想就拨通了,“喂,是许晓磊吗?”

    “你是谁?”电话那头的许晓磊觉得这个女孩的声音很熟悉,可一时没有想起来她是谁。

    “我们才分别几天,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你是柳,柳月儿?”许晓磊显然非常激动。

    “没错,就是我!”

    “柳月儿,你在哪儿呢?”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苦苦找寻无果的柳月儿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哈哈,你傻了吧?这电话号码是你公司值班室的电话号码,我不在公司又在哪里呢?”

    “柳月儿,我就在公司附近,我马上开车过来接你,你等着呀!”

    许晓磊早就将柳月儿卧底刺探他公司内幕资料导致他差点破产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他脑海中充斥的全是柳月儿美丽绝伦的身子。

    十几分钟后,一辆小汽车飞快地驶进公司大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是许晓磊。他快步走进值班室,看见柳月儿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似乎若有所思,眼眶里还含着晶莹的泪珠。

    “柳月儿,你怎么了?”许晓磊冲动地拉着柳月儿的一只手,将她往外拉,“柳月儿,我们上车再说。”

    柳月儿乖巧地上了许晓磊的汽车,一屁股坐在汽车副驾驶位置上。许晓磊并没有发动汽车,而是扭头凝视着身边这个貌美如花的少女,他的心都醉了,柔声问道:“柳月儿,这么多天你都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想死你了!”

    柳月儿静静地说:“许晓磊,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你知道吗?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许晓磊呵呵一笑,道:“我当然知道,正是因为你出卖了我,才导致我的公司濒临破产的边缘。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追究你的责任了。只是,我不太明白,你明明知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你为什么还来找我?不怕我惩罚你呢?”

    “你会如何惩罚我呢?”柳月儿淡淡一笑,“是将我送进大牢还是将我痛打一顿?”

    许晓磊的手顺势抓住了柳月儿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坏笑道:“柳月儿,我怎么舍得打你呢?将你送进大牢更是不可能!我要将你吃掉,以此作为我对你的惩罚!”

    柳月儿扬起脸,目不转睛地盯着许晓磊,说:“许晓磊,你真的将你当成老虎啊?吃我容易,想要吐骨头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许晓磊长相英俊,浑身透露出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他是个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虽然常在花丛中游走,但还从来没有见过像柳月儿这样娇艳的天生尤物,他见柳月儿并没有挣脱他的手,知道今晚肯定有戏,说不定就是她主动来投靠他的,于是说:“柳月儿,我现在就想将你吃掉!”

    “许晓磊,你们男人怎么都是一个德行!见了漂亮女人就想上,从来就是将女人当做玩物的!我肚子饿得慌,你连问都不问_!”柳月儿佯装生气,高高撅着的小嘴都能挂起一个油瓶子,她将脸撇向一边,模样看起来格外让人怜惜。

    许晓磊猛的用拳头重重地击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我解嘲道:“柳月儿,真的对不起,你看我,一看到你就被你的美貌迷住了,也忘了问你吃过晚饭没有,我有错,我甘愿受罚!”

    许晓磊发动了汽车,柔声问道:“柳月儿,你现在想吃什么?无论什么美食,只要江州城有的,我都会满足你的。”

    柳月儿摇摇头,说:“我现在只要一碗肉丝面!”

    许晓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问道:“柳月儿,你对饮食的要求也太简单了吧?”

    “许晓磊,你听清楚了没有?我现在只要一碗肉丝面!”柳月儿大声说。

    许晓磊无奈地笑了笑,说:“好的,我现在就带你去面馆。”

    江州的面馆铺天盖地都是,柳月儿在吃面时,许晓磊就坐在一旁默默凝神着她。她真的太美了,简直美如天仙,上帝怎么就会造就这样一个美丽的少女?几乎找不出一点容貌上的瑕疵。许晓磊注意到,面馆里的那些男人一个个有意无意地朝柳月儿瞟,那些火辣的眼神如果可以强奸的话,那么此刻的柳月儿已经被强奸无数次了。

    柳月儿饥肠辘辘,一碗面不多时已是空空如洗。柳月儿径直上了许晓磊的车,令许晓磊心旌荡漾,看来今晚很可能有戏了。

    许晓磊的汽车开得很慢,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开口,是**裸地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还是含蓄点?

    “柳月儿,你说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现在的男朋友在哪里呢?”

    “死了!”柳月儿平静地说。

    “你男朋友死了?怪不得我刚才看到你的眼眶湿润润的。”

    “他在我心里已经完全死了!”柳月儿补充道。她并不是故意诅咒钱三运,她还没有这样恶毒,她的意思是说,钱三运在她心目中已经死了。

    “我似乎听懂了,你好像失恋了!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男朋友是谁?你们为什么会分手?是不是他让你来我公司卧底的?你从我这儿窃取的那些资料是不是给他了?”

    “许晓磊,你是不是在审问我?”柳月儿板着脸,瞪着许晓磊看。

    “不是,不是,我只是随便问问。算我说错了,这些事我既往不咎!”

    “这还像话!”

    “柳月儿,我们现在去哪里呢?”

    “许晓磊,找个地方,将我强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