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

    “啊?柳月儿,你的玩笑开大了吧?”许晓磊惊讶万分,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柳月儿此刻会提出这个要求。

    “你是不是不想要我?”柳月儿大声说道,“许晓磊,停车!”

    “现在停车干什么?”许晓磊更加惊讶了。

    “你不想强奸我,那我就下车找一个愿意强奸我的男人!”

    “柳月儿,你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想法?是不是感情失意受了刺激?”

    “随便你怎么想!不过,这次我可绝不是要陷害你,不会在你强奸了我之后报警的,你放一百个心!”

    柳月儿还真的说到许晓磊的心坎上,他的脑海中真的有过这样的想法,那就是柳月儿此次主动找到他,并且让他强奸她,会不会又是一场阴谋?但看她的神色,好像又不是。应该她在感情上遭遇了重大挫折,想找一个男人蹂躏自己,借此报复那个狠心抛弃她的男人。这样一来,他怎么会不答应呢?一个天下无双的美丽少女主动向他求欢,他如果不干岂不是天下第一傻瓜?

    “可是,柳月儿,你这是自愿的,怎么能说是强奸呢?”

    “我要你的粗暴!越粗暴越好!我不要你怜香惜玉!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只不会水的旱鸭子,在水中扑腾划几下,就沉下去了!”

    许晓磊哈哈大笑道:“怎么会呢?我许晓磊可是情爱高手呢,你既然这么说,那我今晚就不怜香惜玉了!”

    许晓磊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这番吹嘘有画蛇添足之嫌,于是讪讪笑道:“柳月儿,我对你可是绝对真心的。这段时间,你突然走了,我可是饭不思茶不饮。”

    许晓磊说的并不完全是实情,他这段时间的确寝食难安,甚至都没有心思和他的那些女人们欢爱了,但并不是完全因为他想念柳月儿,而是因为公司停产整顿的事。

    “许晓磊,我知道因为我的卧底才导致你的公司濒临破产,我也知道你心中或多或少地在恨我。那好,你今晚就狠狠地蹂躏我吧,算是你对我的报复,也算是我对你的补偿!”

    许晓磊激动不已,连忙将车子停到路边,也不歇火,将柳月儿抱到汽车后座,开始狂热地吻她。

    “月儿,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许晓磊喃喃说道。

    柳月儿没有说话,她再也不会相信男人激情时刻的甜言蜜语了。她的脸上忽然流出两行清泪,由于在黑暗中,许晓磊并看不见,但是他的舌头感觉到了。

    “月儿,我发誓要呵护你一辈子,不要哭了,好吗?”许晓磊深情款款,一边肆无忌惮地用手塞入她的身体里游走,一边吻干她脸颊上的泪水。

    柳月儿摇了摇头,发誓有屁用?男人都是下半身说话的动物,他在占有女人的身体时,恨不得将心窝子都掏出来;可一旦移情别恋了,也会残忍地将她抛弃。钱三运何尝没有发誓过?可现在呢,还不是将她无情地赶了出来!

    许晓磊感觉自己在做一场梦,一场香艳无比的春梦。他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柳月儿这个美艳的天生尤物了,更不用说能占有她美丽的身体了,然而,柳月儿竟然主动找到他了,而且还心甘情愿地让他干她,让他狠狠地干她。人们都说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是天上会掉下个林妹妹,不对,应该是柳妹妹。

    “月儿,我要你,现在就要你!”许晓磊等不及了,他再也不能犹豫不决了,他怕一犹豫,柳月儿突然变卦了。只可惜车内没有开灯光,不能欣赏柳月儿娇艳绝伦的身体,反正先快活了再说,等下再去宾馆慢慢欣赏也不迟。

    许晓磊放下靠垫,就在汽车上开始上演大戏。汽车在急剧地椅着,引得过往的路人好奇地在一旁侧目观望。

    此时,钱三运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月儿会去找许晓磊,而且还主动求许晓磊蹂躏她。世上如果真的有后悔药,钱三运愿意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将后悔药买回来。他垂头丧气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没精打采的,像只瘟鸡。

    “三运,柳月儿的手机现在还不能打通吗?”杨可欣见钱三运如此落魄,心中对他的那些抱怨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她已经将自己的终身托付给钱三运了,她可不想他从此一蹶不振。

    “哎,我怎么会对柳月儿如此绝情?竟然将她赶走了!”钱三运懊悔不已,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我怕我这辈子都见不到她了!我知道柳月儿的性格!”

    “三运,我们睡觉吧。也许一觉醒来,柳月儿看到你的短信留言,会回来的呢。”杨可欣劝慰道。

    钱三运没有说话,他默默地将柳月儿买给他的电动剃须刀收藏好。他缓步走到卧室里,那张大床上,柳月儿曾经带给他无穷的快乐。然而,此时此刻,柳月儿的用品还在,可是她已不知所踪。

    几天没有柳月儿的任何消息,钱三运终于明白,柳月儿是真的离他而去了。柳月儿的话语又一次在他的耳边回响:钱三运,你如果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会让你痛苦一辈子!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柳月儿的音容笑貌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回忆着和她交往的点点滴滴,钱三运不禁泪雨雨下。

    “三运,月儿也许只是一时之气,她不会那么绝情的,她会回来的。”杨可欣轻轻用手绢擦拭钱三运眼角的泪水,安慰道。本来,杨可欣只是请了三天假,但考虑到失去柳月儿的钱三运情绪低落,特意又追加了几天假。

    “可欣,不能怪月儿绝情,那天晚上我做的太过分了。唉,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钱三运两手抱头,泪如泉涌。

    “三运,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了,月儿走了,还有我呢。”杨可欣温柔地依靠在钱三运的怀抱里,娇嫩的手轻轻摩挲他的脸。

    “可欣,如果有一天,我不小心伤害了你,你会不会也狠心离我而去?”钱三运茫然地望着杨可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