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

    “可欣去神华医院了。”见钱三运起身要走,叶倾城慌忙松了口。

    “她去神华医院干什么?”神华医院经常在各类媒介打广告,钱三运对其或多或少有所了解。

    “帅哥,你手机号码还没给我呢。”叶倾城又卖了一个关子。

    “好吧,我给你。我觉得你不干销售员,真是太屈才了!”钱三运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报出自己的手机号码。

    叶倾城将手机号码存在手机里还是不放心,防止有诈,便试着拨通了,听到钱三运的手机铃声响了,这才心满意足地笑了。

    “可欣的初恋男友在神华医院住院呢。帅哥,可欣最爱的男人并不是你,而是她的初恋。要不然,她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急匆匆地去见初恋了。想知道可欣和初恋的故事吗?”

    “啊?”钱三运大惊失色,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如果叶倾城所言属实,那么,杨可欣心目中最爱的人真的不是自己,而是初恋了?可是,明明是杨可欣的初恋当初狠心抛弃了她,她对初恋已经心灰意冷了。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钱三运挥手拦停了一辆出租车,对驾驶员说:“去神华医院!”

    “帅哥,神华医院三楼最西边那间病房。”叶倾城在车后大喊。

    神华医院是江州一家专业治疗肾病的医院,在治疗慢性肾衰竭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慢性肾衰竭是发生在各种慢性肾实质疾搀期的一种临床综合症,以肾功能持久性减退,代谢产物潴留,水、电解质酸碱平衡紊乱,产生各种系统症状为主要表现。依据肾功能损害程度可分为肾功能不全代偿期、肾功能不全失代偿期、肾衰竭期、尿毒症期等四个阶段。吴华安现在的病情正处于第三个阶段即肾衰竭期。这个阶段是慢性肾衰竭治疗的关键时期,如果得不得及时有效的治疗,很可能向尿毒症转化。慢性肾衰竭的康复是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且容易复发,病人的积极配合和保持愉快的心情至关重要,此外日后的精心调养也必不可少。

    吴华安面色暗黑,浑身无力地靠在病床上,微闭着双眼,像是在打盹。杨可欣见到吴华安的那一刻,真的不敢相信当场那个英俊帅气的酗子如今病成这个模样,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她静静地走到床边,轻轻地坐在床沿上,温柔地抓住吴华安的手。

    “是你?可欣!”吴华安猛的睁开眼,见杨可欣坐在床头,惊讶无比。

    杨可欣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一头扎进吴华安的怀里,并用粉嫩的拳头轻轻捶打他的胸膛,失声痛哭:“华安,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吴华安的手温柔地摩挲杨可欣的脸,含泪道:“可欣,当我得知自己患搀,我感到我的天空坍塌了。犹豫再三,我想我还是不能连累你,只得编谎话来骗你。我知道你恨我,可是,这没有办法。你可知道,那段日子,我真的想一死了之。没有了健康的身体,没有了你,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要不是留恋含辛茹苦养育我的父母亲,我早已不在人世间了。”

    杨可欣紧紧握住吴华安的手,轻声说:“华安,不要再离开我,好吗?我发誓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永远照顾你,你还记得我们的海誓山盟吗?”吴华安轻轻地点了点头,小声啜泣道:“记得,我永远记得,我们都许过这样的诺言:彼此珍惜对方,深爱对方,直到地老天荒。”

    钱三运呆呆地站在病房门口,他的世界静止了,他的思维凝固了。好半天,他才缓过神来。他摇了摇头,自己看来和杨可欣真的是有缘无份。他不想责怪杨可欣,她没有错。爱情也有先来后到。吴华安是她的初恋,一个夺去了她处女之身的男人。

    钱三运感觉自己是个第三者,他不想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正欲返身离开之际,杨可欣发现了他。

    “三运。”杨可欣泪水涟涟,离开了吴华安的怀抱。

    钱三运只得回过头来。

    “三运,真的对不起。”杨可欣的内心痛苦至极,面前的这两个男人,一个是爱她胜过爱自己的初恋男友,一个是不计前嫌准备厮守终老的现任男友。可是,爱情是自私的,她只能选择其中一个。选择是艰难的,残酷的,可是她别无选择。她既然决定选择重新回到此刻最需要她关心照顾的初恋男友身边,就必然要忍痛割爱离开钱三运。

    痛苦至极的何止是杨可欣,钱三运的心简直是在流血。如果说柳月儿负气出走是在他的心口挖了个伤口,那么,杨可欣与初恋男友破镜重圆则是在他的伤口上撒了把盐。此时此刻,杨可欣虽然没有明说要离他而去,但是,钱三运已经感觉到,他很快就会失去她的。

    钱三运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出租屋的,他只知道他的双腿像绑缚了厚厚的铅块,整个人就像生了一场大病,浑身无力。他躺在床上,想着与柳月儿、杨可欣交往的点点滴滴,不禁泪湿枕巾。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浑浑噩噩的钱三运,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三运,这么早就睡觉了?”

    是杨可欣!杨可欣回来了!钱三运太熟悉她的声音了!钱三运从床上一跃而起,一把将杨可欣拉到怀里,极其冲动地亲吻她,一边亲吻,一边喃喃道:“可欣,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杨可欣的脸上流过几行清泪,钱三运轻轻吻干她的泪水,深情地说:“可欣,不要离开我,好吗?”

    杨可欣摇摇头,咬着嘴唇,挤出几个字:“对不起,三运。”

    这几个字就像尖刀,一点点切开钱三运的心扉。钱三运的心在滴血,他茫然地望着杨可欣,呆呆地问:“可欣,你真的会离开我吗?我说过我会娶你的,你也答应嫁给我的,还说给我生个可爱的宝宝,这些都不算话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