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

    “对不起,三运,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可是,你是知道的,我的初恋男友吴华安患了慢性肾功能衰竭,他当初为了不连累我,才一直隐瞒我,你说我怎么忍心再让他一个人承受**的痛苦和心灵上的煎熬?三运,没有了我,吴华安很可能会失去战胜病魔的勇气和信心,失去生活的希望,但你不同,你那么优秀,身边并不缺少优秀的女孩,我走了,会有别的女孩爱你。三运,真的对不起,我违背了我的诺言,如果有来生,我一定选择做你一辈子的伴侣。”

    “可欣,我理解你的苦衷,你是一个善良的、有情有义的女孩。可是,柳月儿负气出走已经让我备受煎熬了,你如果再离开我,真的犹如雪上加霜。”

    “三运,对不起,也许我们真的是有缘无份,真的很感激你对我的好,你对我的好我会永远珍藏在心底。”杨可欣伏在钱三运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不哭,可欣。爱是自私的,我很想一辈子抓住你的手,将你留在我的身边。可是,我知道,自从你再次见到初恋男友,知道当初他与你分手的真相后,你的心就飞到了她的身边,我即使能留住你的人,也不能留住你的心。与其让我们双方都痛苦,不如放手让你寻找你的真爱。”

    “谢谢你理解我!三运,吴华安的病情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我和他以及他的家人商量好了,明天下午就去上海,那里的医疗水平更高。”

    “明天你就走了?”

    “是的,三运。华安的家庭条件也不太好,父亲是乡镇公务员,母亲是家庭妇女,我已经决定了,我准备辞去镇医院的工作,去上海一边陪他治病,一边打工挣钱。”

    “可欣,你即使去了上海,也不能太劳累。我开奇石馆挣了些钱,你先从我这里拿些钱救救急吧。”

    “三运,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不会要你一分钱的。且不说你收购食品公司欠了不少外债,就是你很有钱,我又怎么好要你的钱呢?”

    “可欣,你考虑得太多了!你先从我这儿拿些钱,就当是我借你的,好吧?”

    杨可欣坚定地摇了摇头:“三运,再次感谢你的好意,我是不可能从你这儿借钱的。我离开你,已经给你带你很大的伤害,我有何颜面再从你这儿借钱?就是我同意从你这儿借钱,华安也不会答应的!”

    “好吧。”钱三运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可欣,以后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不要忘了,我曾经是你的男人,是你以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谢谢你,三运。知道今天晚上我为什么要回来吗?一是向你告别,你是一个好男人,离开你是我无奈的选择;二是今晚好好地陪你,在黎明破晓前,我是你的女人,天亮以后,我们的爱情就已经告终,我们将天各一方。以后再相见,我们是朋友,也可以是兄妹,但是不可能再有超越朋友和兄妹之间的亲密关系了。三运,你说我是不是太狠心?”

    “是的,太狠心了!”钱三运本来还在幻想,即使杨可欣不能嫁给他,但至少还能成为他的情人。但现在看来,杨可欣已经斩断了他的幻想。

    “三运,我也知道这样对你太狠心了,可是,我如果对你不狠心,就是对华安的狠心。我已经答应他了,从明天开始,我就是他一个人的女人了。”

    钱三运的耳畔似乎飘来阵阵伤感的歌声,这是林志颖的《黎明破晓前》:

    在黎明破晓前,你终于说出

    我们的爱情没有明天

    是谁的出现 该谁说再见

    写好的剧本 摆在眼前

    在黎明破晓前 沉默的侧面

    是如此美丽 如此遥远

    你带走一切 抽空了世界

    是这一生最冷的夏天

    ……

    “三运,在想什么呢?”杨可欣开始主动亲吻钱三运,“三运,今晚我是你的,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陪你了,你想怎样我都依着你,还不好好珍惜?”

    钱三运突然像一个发情的野兽一般,一把将杨可欣扔到大床上,粗暴地撕扯下她的衣服……

    杨可欣决定要陪患了肾功能衰竭的初恋男友吴华安远赴上海治病前,不仅妈妈陈月娥苦苦相劝,杨建也是百般劝说。爱情虽然神圣伟大,但人总不能脱离现实。花前月下、海誓山盟最终还是要柴米油盐的,更何况,杨可欣和吴华安注定了只有苦难而没有浪漫。

    舍弃钱三运这样一个前途无量、健康阳光的帅哥,却要陪伴一个患了大病的人,这是杨可欣的家人不愿意看到的。然而,这次杨可欣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倔强,或者说,表现出对爱情的无比坚贞,那种撞破南墙不回头、舍弃性命也要义无反顾追求爱情的精神令她的家人只能摇头兴叹。

    杨可欣走后,钱三运叫来了杨建。自从杨可欣走后,杨建情绪也很低落。在此之前,钱三运是他的准妹婿,而现在,这层关系不复存在了。可以说,没有钱三运,他什么也不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是他此刻心情的真实写照。

    “钱书记,找我有事?”杨建毕恭毕敬的,他害怕钱三运一怒之下免了他的经理职务。

    “杨建,过几天我就要回青山了,奇石馆这方面的工作你要全权负责,此外,绿之坊食品公司那边你也要负责一部分的事务。黄品成工作经验丰富,你要多向他学习,争取能够早日独当一面。”

    杨建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他头点得像小鸡啄米,连声说:“谢谢钱书记的信任和关心,谢谢钱书记的信任和关心。”

    “可欣去了上海,情况还好吧?”自从杨可欣临走之前的那夜疯狂后,钱三运知道他和杨可欣的爱情已经告终。他很想打给电话给杨可欣,问问她在上海那边的情况,可思前想后,还是没有打。杨可欣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过了那夜,她和他只是朋友。也许是刻意忘掉和钱三运的这段感情,杨可欣再也没有和他联系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