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

    “可欣的脑袋简直被驴踢坏了,怎么跟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病人——”杨建的话还没有说完,钱三运就制止了他,因为木已成舟,现在说这些气话只能徒增烦恼而已。

    “杨建,我找你,有一件事。”钱三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杨建,“这是一张五万元的银行卡,密码六个一。可欣去了上海陪男友治病,她的男友家庭境况不太好,而且慢性肾功能衰竭是长期病、慢性病,治疗花费很大。可欣性子犟,我给钱,她肯定不会要的。这五万元就以你的名义给她,可不要说是我给的。”

    “钱书记,我理解你的一片苦心。”杨建又将这张银行卡还给了钱三运,“不瞒你说,我现在手头也有点钱。这件事虽然可欣做得很不对,但不管怎么说,她是我的亲妹妹,她有了困难,我也会向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的。”

    钱三运板起脸,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杨建,毕竟我和可欣感情一场,她现在有困难,我暗中帮助,不算过分吧?好了,就这么定了!”

    “好,好,就按钱书记说的办,稍后就以我的名义将钱打给可欣。”杨建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钱书记,我小妹妹可韫今天打电话问我,你以后是不是不来我们家了?她以后见了你,还可以叫你哥哥吗?”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可韫这丫头,挺可爱的。”

    夏月婵走了,柳月儿走了,杨可欣也了,钱三运丧魂落魄地走在人来人往的翡翠湖公园里,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落过。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一个熟悉的女孩背影,只见她小鸟依人般地依靠在一个身材高大男人的身旁,撒着娇,说着撩拨人心的情话。柳月儿?怎么感觉这女孩特像柳月儿?钱三运快步追了过去。

    “柳月儿!”钱三运冲着前面那个身形酷似柳月儿的女孩大嚷。

    那女孩猛的回过头来,她不是柳月儿又是谁?在见到钱三运的那一瞬间,柳月儿心中五味杂陈,这个曾经她最爱的男人,此刻却是如此的陌生。她永远也忘不了自己被钱三运赶走的那一幕,他太绝情了,绝情得令她永远也不想再回到他的身边。柳月儿迅速收回了视线,钱三运敏锐地察觉到她的眼角闪烁出晶莹的泪光。

    “月儿,你认识他?”许晓磊和钱三运曾经见过一面,对他还有些印象。他心中有些得意:姚晓晴曾是你的女友,被我夺过来了;柳月儿也曾是你的女友,也被我夺过来了。虽然你设计让柳月儿来我公司卧底,让我损失惨重,你则趁机以低价收购了江州市食品公司,但我夺走你的两个女人,我们至少打个平手。

    柳月儿故意亲昵地伏在许晓磊的怀里,柔声说:“晓磊,不要管他!”

    柳月儿的言行举止深深刺激了钱三运,他的心很痛,就像一把尖刀正在蚀刻他的心扉。他快步走上前,一把将柳月儿拽了过来,急切地说:“月儿,对不起,那天是我的错,我已经忏悔无数次了!月儿,跟我回去吧!”

    “你想干什么!”许晓磊怒目圆睁,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月儿,我们走,不要理他!”

    柳月儿泪流满面,对钱三运说:“你在我心中早已经死了!你走吧,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钱三运差点都要哭了,“月儿,你知道吗?你那天走后,我就四处找你,还发动奇石馆的全体职工都去找你,不信你可以问问她们!而且,我还发了无数条短信给你,你怎么狠心一条不回复呢?”

    “你找我?我那天在小区的花坛前哭了很久,怎么就没有看到你找我呢?你买的手机我已经扔到翡翠湖里了!我对你已经心灰意冷,你走吧!”

    “月儿,你不知道,可欣已经离开了我,我现在是单身一人了!只要你回来,我一定娶你,让你做我光明正大的妻子!”

    柳月儿忽然用双手蒙住耳朵,声嘶力竭地叫道:“太迟了!太迟了!求求你,不要再纠缠我了!我的心已经死了!”

    许晓磊用力将柳月儿往自己的身边拽,一边恶狠狠地对钱三运说:“如果你识时务的话,现在就走开!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此刻许晓磊的话语无疑是火上浇油,钱三运怒不可遏,用力朝许晓磊的胸部推去,许晓磊一个趔趄,差点就栽倒了,但他不知道钱三运的底细,再加上依仗自己身高马大,并没有将钱三运放在眼里,他挥舞着拳头,猛的向钱三运砸来。

    可惜的是,许晓磊此举纯粹是自不量力,他哪是接受过武术训练的钱三运的对手?钱三运三两下就将他打趴在地,他将柳月儿出走的怒火全部撒在许晓磊头上。正当他准备用脚踹许晓磊的腿部时,柳月儿忽然紧紧地抱住了钱三运的脚,用乞求的眼光看着钱三运,哭泣道:“求求你,不要再打了!”

    许晓磊何曾受到如此委屈?他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刚说了一句:快来翡翠湖公园,手机就被钱三运夺下了。

    “妈的b!”极少骂人的钱三运此刻竟然骂出了一句国骂。

    手机那头的男人急切地问:“许总,你怎么了?”钱三运咆哮了一句:“许晓磊死在翡翠湖公园了!你们赶快过来收尸!”

    正当手机那头的男人百思不得其解许晓磊究竟发生什么了,钱三运已经将许晓磊的手机扔到翡翠湖里了。

    “月儿,跟我走!只要你跟我回去,你无论叫我干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柳月儿的脸颊在急剧抽搐着,绝望地摇了摇头,“我的心已经死了,你在我心目中也已经死了,两个死人待在一起,有什么意思?你走吧,我永远不会回到你的身边了!”

    “月儿,你亲口说过,你一生一世跟着我,现在怎么反悔了?”钱三运的泪水终于像水龙头一样,喷涌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