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

    “不错,我是说过这样的话!可是,你扪心自问,你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吗?你何尝没有说过要永远爱我、呵护我、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不让我受一点委屈,你做到了吗?”柳月儿大声质问道。

    此刻的公园,早已经积聚了很多看热闹的人,他们很想知道,这两男一女究竟有着怎样的恩怨情仇?许晓磊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他此刻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准备让黑道上的朋友收拾钱三运时,手机却被钱三运夺走扔到翡翠湖里了。

    “月儿,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此刻,柳月儿如果让钱三运磕头道歉,钱三运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的。

    “不会再有以后了!”柳月儿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语气坚决地说,“钱三运,我希望你现在就从我的视线中消失!我永远也不想再看到你!如果你执意逼我,那我只能一死,从你的视线中消失了!”

    柳月儿话音刚落,就快速地向翡翠湖边奔去,却被好心的游客暂时拦住了。钱三运见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柳月儿回心转意,心如刀绞,他嚎啕大哭道:“月儿,你何必以死相逼呢?我不会再勉强你了!我走了!希望你过得幸福!”

    钱三运身心疲惫地走到躺在地上的许晓磊身边,他猛的踢了许晓磊一脚,许晓磊疼得嗷嗷大叫。

    “许晓磊,你的女人要跳湖了!我现在严厉警告你,你如果不珍惜柳月儿,她如果有什么闪失的话,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钱三运最后瞥了柳月儿一样,头也不回地走了。

    钱三运走后没多久,许晓磊的黑道朋友就来了不下七八个。他们手拿凶器,气势汹汹。

    “许总,我们来晚了!当时你说是在翡翠湖公园,具体方位又没有说明确,要不然我们准会抓那小子现行的!”为首的一个彪形大汉说道。

    许晓磊哭丧着脸,说:“没想到那小子会武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一定饶不了那小子!”

    “许晓磊,你想干什么?”柳月儿大声质问道。

    “月儿,刚才的一幕你也看得很清楚,他如此欺负我,怎么能让我咽下这口气?再说了,他是忘恩负义的家伙,我要让兄弟们狠狠收拾他,也是替你出出气!”

    “许晓磊,他会武功的,你不是他的对手!”

    许晓磊冷笑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不相信他是刀枪不入!”

    柳月儿惊讶得张大嘴巴,说:“许晓磊,你是不是想暗害他?”

    许晓磊又冷笑了几声,没有说话。

    “许晓磊,告诉我,你到底想拿他怎样?”柳月儿不屈不挠。

    “月儿,你不会想阻拦我对他下手吧?”许晓磊有些惊讶,他本来以为柳月儿恨钱三运恨得要死,没有想到她心中仍然牵挂着钱三运。

    “我不允许你碰他一根手指头!否则,我就像离开他一样离开你,去一个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许晓磊怔怔地望着柳月儿,不解地问:“月儿,我知道你恨他,可是,我为你出气解恨,你怎么阻挠我呢?”

    “我恨他,恨到永远也不想见到他!可是,我不想他因为我而受到伤害,我希望他活得好好的!”

    “可是,月儿,他犯的错无法饶恕啊!他的所作所为并不值得你这样做!”

    “许晓磊,反正我就是不允许你伤害他!你到底是听还是不听?”柳月儿发最后通牒,“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报复他,二是永远失去我!你自己想好了,选择后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月儿,我答应你,不伤害他就是了。我永远也不想失去你!”许晓磊哪舍得放弃柳月儿这个美艳绝伦的人间小尤物。

    “那你对天发誓!”柳月儿穷追不舍。

    许晓磊不禁懵了,他本来只是糊弄柳月儿而已,没想到她会如此倔强、如此认真。

    “许晓磊,你休想蒙混过关!”柳月儿大叫道,“我开始数一二三,当数到三时,你再不发誓,你会后悔的!”

    许晓磊忙不迭地说:“月儿,别这样,我发誓就是了!我可以不报复他,但是有一个条件。”

    “好呀!许晓磊,竟然和我谈条件了!快说,是什么条件?”

    “月儿,我真的很在乎你,我要你就像刚才所说的,永远也不要回到他的身边!”

    “不会的,许晓磊,你多虑了!他深深伤害过我,我再也不会回到他的身边了!”

    “那好,月儿,我现在就发誓:如果我许晓磊伤害他,就天打五雷轰!”

    柳月儿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不是开心的笑,而是无可奈何的苦笑。

    “月儿,我们走吧,钱三运在你的心目中已经死了,你从此就将他从你的心中抹去吧。现在呵护你、对你负责的男人是我!”

    “许晓磊,你要以他为鉴!如果一个男人伤害一个女人,伤害到令她死心的地步,那这个女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回到男人的身边了!”

    这个夜晚,钱三运只想大醉一场,让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如果世上真的有一种喝了可以忘记所有烦恼、所有爱恨情仇的孟婆汤,他希望她那些曾经深爱过的人,那些放不下的事,那些滚滚红尘中的纠葛随着孟婆汤的入喉都化做缥缈,成为过往云烟。

    钱三运一个人去了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菜,一瓶白酒,自斟自饮。可惜白酒不是孟婆汤,喝了不仅不能忘却烦恼忧愁和过往的爱恨情仇,反而使他更加惆怅,借酒消愁愁更愁。钱三运酒量并不算大,竟然将一瓶白酒喝了个底朝天,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周围人不禁摇头,这么一个年轻帅气的帅哥难道精神上受了刺激?

    钱三运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小饭馆,还没走多远,他就一头栽倒在路边的花坛旁,不省人事了。

    钱三运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床头亮着粉红色的灯光。这灯光很是暧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