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

    江曼婷的房子和自己的出租屋都没有这种粉红色的灯光。更令他惊讶不已的是,他的旁边竟然睡着一个人,她的脸朝向另一侧,灯光虽然朦胧,但可以判定的是,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她睡得正酣,正发出均匀的呼吸。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我怎么和一个女人同床共枕?这个女人是谁?我和她发生过关系了吗?钱三运冥思苦想,就是想不明白这是在哪里,只回想出自己晚上在一个小酒馆喝了不少酒,然后走出酒馆,再然后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

    这女人忽然翻了身,一只光赤的胳膊竟然搁在钱三运的身上。钱三运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他的手无意中触碰到身边处于睡梦中的女人的大腿,光滑细腻,她怎么也没穿衣服?我是不是和这女人发生了什么?这里难道是路边的按摩房?在城市的部分角落,有一些风尘女子开设的按摩店,说是按摩,其实就是色情场所。这些色情场所最大的标识就是粉红色灯光。所谓红灯区,大概就是这么由来的。

    钱三运连忙推搡身边的**女人,那女人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借助暧昧的灯光,钱三运可以清楚地看见,那女人上身未着寸缕。两座高耸的山峰明明白白地表明,她胸部的本钱很足。

    “帅哥,你醒了,是不是口渴了?”那女人说道。

    这声音怎么似曾相识?钱三运下意识地紧盯着身边的女人,这女人有些面熟,自己应该见过她的。可是,由于头晕脑胀,一时回想不起来。

    那女人意识到自己的一丝不挂,娇羞地用两手抱起自己的胸部。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儿?”钱三运问。

    “帅哥,你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是杨可欣的卫校同学叶倾城,前几天我们还见过面呢。”叶倾城边说话边拾起床头的上衣。

    叶倾城!一想到叶倾城,钱三运就有一种想揍她的冲动。前几天要不是遇见叶倾城,杨可欣就不会知道吴华安生病住院及与自己分手的真相,她也就不会离我而去。不是冤家不聚头,今晚两人竟然又见面了,而且还是在床上见面了。

    “叶倾城,请你解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钱三运大胆猜测:那天叶倾城第一眼见到我时,就对我产生了好感,并产生了要将杨可欣赶走、她好取而代之的念头,要不然,她当时就不会多次索要我的联系方式。敲杨可欣的初恋男友生病住院,她知道杨可欣心地善良、又极重感情,她什么也不做,只是告知了事情的真相,就轻而易举地让杨可欣离开了我。当得知杨可欣离开我之后,她就开始打电话、发短信主动向我示爱,只是我并没有理睬她。但是有一点,钱三运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不明不白上了她的床?

    叶倾城咯咯笑道:“帅哥,你这个人怎么蛮不讲理呢?你昨天晚上酩酊大醉后,躺在马路旁的花坛边不省人事,要不是我想方设法将你抬回家,你现在还在马路边睡大觉呢。那里黑灯瞎火的,很危险的,万一哪个冒失鬼司机或酒驾开车的,将你当野狗撞了,你还有命吗?可以毫不谦虚地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钱三运将信将疑地望着叶倾城,昨晚严重醉酒,他真的记不起来了。不过仔细想想,叶倾城说的也不像是假话。

    “怎么?还不相信?要不我找证人来!”叶倾城已经穿好了衣服,走下了床,由于真理在握,她说话声音明显大了很多,“你身体那么强壮,那么沉重,凭我一个弱女子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你背回来的。我的证人,也就是一同帮我抬你回来的,是我的室友,还有她的男朋友。我现在就让他们来证明!”

    “算了,算了。”钱三运摆摆手,“我暂且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要证明等明天再证明也不迟啊。这深更半夜的,吵醒别人睡觉,多不好意思。”

    “好心当成了驴肝肺,真气人!”叶倾城佯装生气道,“我昨晚和室友逛街回来,发现路边睡着一个人,旁边还有人在围观,有的人说是个死人,还有人用树枝轻轻拨了拨,发现胳膊还能动。我也很好奇,在一旁看热闹,可是,越看越不对劲,这人怎么这么熟悉?我大胆走进去一看,原来是你,我心仪的大帅哥!我使劲地推你,可是你睡着像死猪一样,一身的酒气,应该是酗酒醉着了。无奈之下,我就打电话让室友的男友赶过来了,三个人将你抬上出租车,然后再抬到我的床上。这就是事情的来龙去脉,不信你明天可以问我的室友,如果有半句假话,我就变成丑八怪,永远嫁不掉人!”

    钱三运苦笑道:“死人,死猪,野狗,从你的嘴里真的吐不出象牙来!”

    叶倾城用粉嫩的拳头重重的擂了钱三运一下,娇嗔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大坏蛋,竟然指桑骂槐说我是狗c吧,我就是一只可爱的小母狗,你就是一条不近人情的大公狗!”

    钱三运扑哧一笑,不禁乐了。叶倾城伶牙俐齿的,说话很逗。杨可欣的离开,固然与叶倾城有关系,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杨可欣太善良、太用情,叶倾城并没有使用什么阴谋诡计。就在今晚,叶倾城阴错阳差将他救了,虽然不一定就像她所说的,一个冒失鬼或酒驾司机可能将他撞了,但在大马路上睡一夜或被警察带到派出所醒酒不是件光彩的事,传出去对自己的声誉和威望都有一定的影响。这么一想,钱三运也就不觉得叶倾城有多可恶了。

    “大坏蛋,你还想知道什么?我一五一十地告诉你!”叶倾城一屁股坐在床上,两眼死死地盯着钱三运,就像猎人盯着猎物一样。

    “我想知道的是,你怎么会睡在我的床上?”钱三运一字一句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