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

    筷子纹丝不动,说明此鬼不差钱。

    香芹婶子忽然灵机一动,说:“鬼婆婆,您不会是钱书记的亲戚吧?您附身不是想害他,而是想念他?”

    香芹婶子话音刚落,三根筷子应声倒地,倒下的方向都一致,即钱三运的家乡——青山县高山镇的方向。

    香芹婶子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说:“钱书记,这鬼是你家的亲戚,是个女鬼,她附身并不是想害你,而是想你了。虽然她并没有害你的动机,还是个女鬼,但毕竟她是鬼不是人,或多或少对你都是有一定坏处的。你想想看,你家有没有去世的比较亲的女亲戚?”

    “难道是我的妈妈?”钱三运喃喃自语。他自小被养父母收养,亲戚并不多,感情较深的已逝的女亲戚更是少之又少,最大的可能就是养母思念他了。钱三运回家乡工作后,一直没有回老家,也没有给养父母上坟,并不是他不孝,而是他不敢去面对养父母特别是养母已经去世的事实。在他的心目中,养母并没有死,她依然生活在那个美丽的小山村。

    “钱书记,这鬼是你妈妈的可能性很大。你应该回去给妈妈上坟,要不然,她下次还会附你身上的。”

    钱三运虽然并不相信他是被鬼附身,但是,他觉得,是时候去给妈妈上坟了。虽然面对妈妈去世的事实很残酷,但逃避也不是办法。就像夏月婵、柳月儿以及杨可欣的离去,悲伤虽不可避免,思念无时不在,但绝不能因此而消沉、堕落。如果你因错过太阳而流泪,那么,你也将错过群星了。

    钱三运的家在高山镇双鱼村,与桃花村毗邻,向西南就是东河乡。农村最不缺的就是宅基地,虽然老家的几间瓦房摇摇欲坠,但门前有池塘、屋后有树林,占地面积足足有三四亩。钱三运记得,他曾在江曼雁面前说过,将来有条件了,就在家乡建一栋乡村别墅,体验一下世外桃源的生活。

    “纸灰化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在养母的坟前,钱三运痛哭流涕,长跪不起,养母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仿佛就在眼前。在他看来,养母并没有逝去,而是长眠在家乡的青山里。这里背枕神山,东河从西滚滚流过,有苍松劲柏,绿水长流。鸟儿啾啾,虫儿唧唧,养母并不寂寞。

    钱三运的养母生前有两个愿望:一是希望能找到幼年就走丢的女儿小凤,二是希望钱三运能找到自己的亲身父母。可是,没有多少线索,怎能在茫茫人海中寻觅养母的女儿,也就是自己的姐姐小凤?至于自己的亲生父母,钱三运想,如果有朝一日能找到亲生父母,他一定会当面质问他们,为什么自幼就将我抛弃了?你们做父母的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绿之坊食品公司以公司土地和厂房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两千万元,再用这笔钱投入到绿之坊食品公司的生产经营上。黄品成搞生产经营还是很有一套的,他联系省内的一所高校,开发出了几款粗粮产品,经过试生产后,产品品质还是很不错的。再经过改进,在产品包装、宣传、营销上都下足功夫,很快就赢得了顾客的青睐,并与一些大型超市签订了购销合同。粗粮食品试水成功,令公司一班人欢欣鼓舞,公司又联合科研机构开发出了更多高科技含量的产品,固元膏和黄金荞就是其中的代表。绿之坊的固元膏撕开即食,省时省力,最重要的是用料货真价实,不以次充好。黄金荞是绿之坊的另一主打产品之一,黄金荞能抗菌消炎,有“消炎粮食”的美称。绿之坊还引进国外工艺和设备,精心选择高营养五谷粗粮和坚果,推出了五谷杂粮的深加工产品五谷禅食,这是一种优质的养生素食。五谷禅食与五谷磨房的区别在于,五谷禅食是小包装化的,类似奶茶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种快速消费品。

    绿之坊食品公司在短短的时间内扭亏为盈,并迅速占领了江州市乃至江中省的粗粮市场,获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这段时间,公司的主要管理及营销工作是黄品成和杨建完成的。杨建兼任绿之坊食品公司副经理,悟性很好,肯钻研,脑瓜灵活,具有市场经济头脑,他在黄品成的言传身教下,工作能力在短时间内得到很大的提升,渐渐能独当一面了。这令钱三运很高兴,其实这段时间,除公司的重大决策外,大部分的工作他都没有插手。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他想放手锻炼杨建,让杨建能够早日成为商界的弄潮儿;另一方面是他相继经历了柳月儿出走和杨可欣离开后,精神萎靡不振,那情形和去年初恋女友姚晓晴毅然决然离开他而投入许晓磊的怀抱非常相似。

    虎洞水库坐落在双鱼村和桃花村的山谷之间,相传古时候有老虎在此建巢,故而得名虎洞水库。从这里仰望,红砖黛瓦的房子掩映在山间的绿树丛中;从这里俯视,山脚下的房子三三两两、毫无规则地散布着,袅袅炊烟随风飘荡。高山镇与东河乡的界河东河就像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白色绸带,静静地躺在山谷的怀抱中。山村虽然还很贫穷,但是美丽、祥和。

    正在虎洞水库边垂钓的钱三运神情专注地望着水面上的浮标。虽然已是盛夏,但由于是阴天,绿树成荫的湖边非常凉爽,凉风习习。一碧万顷的虎洞水库波纹道道,不知名的水鸟在水面上自由翱翔,勤劳的渔民划着小舟在湖面张网捕鱼。

    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家在钓台西住。卖鱼生怕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

    潮生理棹,潮平系缆,潮落浩歌归去。时人错把比严光,我自是无名渔父。

    奇石馆的经营管理全权交给了杨建,绿之坊食品公司的经营管理全权交给了黄品成,镇政法委书记的权力被架空,现在的钱三运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由人。很多时候,钱三运甚至想,做个这样的自由人远离尘世纷扰和人世间的勾心斗角、尔虞尔诈,悠哉游哉,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是很享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