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

    杨小琴没有拒绝,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很复杂的表情,似乎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有几分渴望,又有几分抵触。

    钱三运的手不安分地游走在杨小琴丰满的胸部。

    “三运,这样不好吧。”杨小琴似乎有几分慌乱。

    “姐,你怎么啦?感觉你心神不定,是不是发生什么了?”钱三运停止了进一步的动作,一脸疑惑地看着杨小琴。

    杨小琴趁机从床上坐了起来,整了整衣衫,低着头说:“三运,我们说说话,好吗?”

    “姐,感觉你今晚很反常,到底发生什么啦?”钱三运急于想知道杨小琴一反常态的真相。

    杨小琴顾左右而言他,“三运,最近镇里发生一系列的事,我觉得这是你重返镇政府的大好机会,在桃花村蹲点虽然也能锻炼人,但毕竟视野太过于狭窄,就好比一艘轮船,不能永远行驶在河道里,必须走出河道,驶入大江、大海。三运,我了解你的处境,政法委书记的权力被架空,现在是个闲人,但我知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隐居生活并不是你想要的,或者说,并不是你一辈子想要的。”

    钱三运试探着问道:“姐,依你之见,我该怎么重返高山镇政坛?”

    杨小琴淡淡一笑,道:“三运,和你说话,我也用不着拐弯抹角。你知道吗?镇党委书记方大同和镇长苏启顺以前只是有点小摩擦,但现在斗争已经白热化了。方大同能力一般,却又想大权独揽,变着法儿想架空苏启顺的权力,年轻气盛又有背景的苏启顺哪能乖乖就范?两人斗得热火朝天,镇政府一帮人面临站队的问题,从目前形势看,方大同和苏启顺两人势均力敌,难分伯仲,但下一步会怎样,我们还不得而知。通常来说,书记镇长不和,最后的结局主要有以下几种:书记被排挤走、镇长被排挤走、两人双双调离。据我观察,苏启顺的胜算更大些。方大同有优势,在高山镇经营多年,又是一把手,但最大的缺点就是能力不足;苏启顺虽然年轻,但他是县委副书记周海洋的亲外甥,干事有魄力,人很圆滑,也很想干出一番政绩来。”

    “姐,依你看,如果选择站队,我是选择站在书记一边,还是镇长一边,抑或做个中间派?”

    “以目前形势看,做中间派肯定不可取,表面上,你选择站在了镇党委书记或镇长一边,但事实上,你是选择站在了他们背后的靠山一边。在官场上,有几个没有靠山?就连没有什么显赫家庭背景的方大同也采取投机取巧的办法依附了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更别说其他的那些官踌人了!依我看,你选择站队,只能选择站在苏启顺这一边,原因其实很简单。其一,你和吴德能的儿子吴明有过节;其二,苏启顺更有发展潜力。”

    “姐,我懂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三运,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姐很看好你的仕途的,相信你会平步青云的。姐有个建议,要多在官场斗争中历练自己,逃避现实不能进步,安于现状不能进步,也不要树敌太多,要尽可能地化敌为友,为你所用。”

    “谢谢你,姐。”钱三运再一次地搂抱住了秀色可人的杨小琴。

    “三运,你刚才不是问姐,今晚怎么这么反常?我如果说出来,你会不会责怪姐姐?”

    “姐,你说吧。”

    “三运,我家老朱用偏方将老毛病治好了。如果没有认识你,我会觉得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可是,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心里就很矛盾,既希望老朱的病能治好,让他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享受做男人的乐趣,又不希望他重现生机,那样一来,我们的缘分算是尽了。”

    钱三运的心猛的一沉,朱彪多年的性功能障碍被治好了,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虽然,他对朱彪的印象一直挺好的,为人老实,做事踏实。

    “姐,其实,我觉得你多虑了!老朱的裁了与我们再续前缘并不矛盾啊。”

    杨小琴坚定地摇了摇头,说:“三运,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的,我和胡业山相好,并不是看重他的权势,也不是存心让我家老朱戴绿帽子,而是老朱默许的,我也没从胡业山那里谋得什么好处。我并不看重别人怎么说我,有人说我是日后提拔的,有人说我是人尽可夫的荡妇,但我知道,我家老朱知道,我并不是那样的人。现在我家老朱裁了,我没有任何理由再背叛他了,如果那样,我的内心会很不安的。三运,真的对不起,以后我们不能再做那事了,但不管怎样,我是你的好姐姐,只要不做那事,其他任何事情,只要我能做到的,绝对全力帮你。”

    钱三运一阵苦笑,最近一段时间究竟怎么了?一个个的女人就像约好的,相继离他而去?有人说,官场得意,情场失意,难道自己官场要得意了吗?

    “姐,说真的,我希望你能成为一辈子的情人,但现在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了。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也希望你能家庭和睦温馨。”

    杨小琴忽然一头扎进钱三运的怀里,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三运,真的对不起,我知道,可欣离开了你,你的心里肯定很难受;我在此刻又提出和你保持距离,无异于火上浇油,但真的没有办法,在老朱裁了之后,我真的不想再做对不起他的事。”

    钱三运突然冲动似的亲吻杨小琴的脸颊,亲吻她脸颊上的泪水,亲吻她的湿热的嘴唇,杨小琴没有拒绝,而是报以热烈的回吻。两张嘴如同磁铁般的紧紧缠绕在一起。

    “三运,我今晚最后再给你一次。从今以后,我们只是姐弟关系,不再是——”钱三运根本就没有给杨小琴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又用滚烫的、火热的嘴唇堵住了她的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