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

    关上房门,苏启顺突然一把抱住了王晓丽,说:晓丽,我的好老婆,你真的来了,这不是做梦吗?

    被一个大男人搂在怀里,对王晓丽来说还是第一次,她面红心跳,支支吾吾地说:苏,苏叔叔,这样不好吧。

    苏启顺紧紧地将王晓丽搂在怀里,似乎很害怕她逃脱出去,事实上,王晓丽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逃脱。她冥冥之中感觉到,在青山县汽车站搭他顺便车的那一刻,她就注定和他有一段孽缘了。

    “晓丽,不要叫我叔叔,叫我启顺!你可知道,我对你是朝思暮想啊。”苏启顺想吻王晓丽,但被她本能地躲开了。

    “这,这样不好吧。你可是有家室的人了!”王晓丽期期艾艾地说。

    “家里那个母夜叉在家里对我颐指气使的,我早就看不顺眼了!晓丽,我爱你,给我好吗?我会休掉那个泼妇,娶你的!”苏启顺一边信口开河,一边又在寻找王晓丽的嘴唇。

    “你真的会娶我吗?”王晓丽傻傻地望着苏启顺。从内心深处,她是喜欢他的,也许是日久生情的缘故吧。可是,她有顾虑,如果真的和他发生什么,不就成了小三吗?她以前一直对小三持鄙夷态度的。苏启顺今天竟然说娶她,这是她没想到的。王晓丽想,如果他真的娶我,我愿意嫁给她。他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士,对自己又关怀备至,唯一的不好就是个二婚男人,可是,这又有什么?

    “会的,一定会的,不过,要给我点时间,那个母夜叉有点难缠。”

    突然,苏启顺一把抱起了王晓丽,扔到了宾馆的大床上。

    “晓丽,今晚我们提前过洞房花烛夜吧。”

    “不会吧?我一点准备也没有!”王晓丽本能地试着从床上爬起来,却被苏启顺死死按住了,她的心怦怦直跳,她有预感迟早会和他发生点什么,但绝没有想到会是在今晚。

    “准备什么!**一刻值千金,就当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吧。”

    王晓丽的两只手被苏启顺紧紧抓住了,她的嘴被他的嘴紧紧堵住了,在半推半就中,她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这个大他十几岁的已婚男人。他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她永远记得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谢谢你,晓丽。”看到白色床单上那一大朵殷红的玫瑰花,苏启顺无比的激动和自豪。他的母夜叉老婆在新婚之夜并没有见红,她的解释是中学时代在体育锻炼时受了创伤。是真是假,已经不可考了。

    男人都是有处女情节的,准确地说,是很在乎那一层薄薄的膜和破膜之后的落红,哪怕老婆是真的处女,如果第一次不见红,他的心理都是有阴影的,而且,这种阴影会相伴一生。

    在苏启顺看来,王晓丽和母夜叉老婆的区别就是咸菜与美味佳肴的区别。咸菜不忍下口,吃下去想呕吐,美味佳肴吃了还想吃。俘获王晓丽这样的小美人,苏启顺就像有了无穷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仅体现在床笫上,也体现在工作以及与方大同的权斗中。

    王晓丽中专毕业后,便被苏启顺安排进了高山镇医院。对于这样的安排,王晓丽并不满意,一来没有正式编制,二来不在县城医院。不过,能说会道的苏启顺很快用花言巧语抚平了她心中的不满,说正式编制是迟早的事,至于为什么不安排进县医院,是因为这样更方便与她接触交流。

    县卫生系统人员身份复杂,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拥有正式事业编制的、卫生局聘用但没有正式编制、医院自聘没有正式编制以及临时工等。拥有正式事业编制要么是学校分配,要么是统一招考,要么是工作调动。

    苏启顺没有为王晓丽争取到正式事业编制,其实是有原因的。王晓丽是自费生,不分配工作,像她这种情况,要想取得正式编制须经县里五人小组同意,难度可想而知。最根本的是,在外人看来,苏启顺和王晓丽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来,四处为她跑关系本身就很不正常。苏启顺可不想为此事闹得满城风雨而影响仕途。

    苏启顺没有想办法将王晓丽安置在县医院,一方面是想满足个人私欲,毕竟在高山镇,他与王晓丽私通方便,召之即来,来之能战;另一方面,也是出于个人前途方面的考虑。

    至于苏启顺许诺的要休掉母夜叉老婆,迎娶王晓丽,那纯粹是信口开河,他不是不想换老婆,而是不敢换,他太了解自己的老婆了,一旦他提出离婚,估计就会引起一场血雨腥风来。再说了,自己的母夜叉老婆家庭背景也很显赫,家中不少亲戚都在外面当大官,当初自己与她处对象看中的主要就是这一点。可以说,不仅他的仕途进步与老婆的家庭背景有关,就是他的舅舅周海洋的步步高升也与老婆的家庭背景有关。

    为了更好地方便与王晓丽私通,苏启顺出钱在镇政府后面的小山坡旁租了套民房,这里地理位置独特,与镇政府有小路相连,远离镇繁华区域,非常僻静,就是别人看到苏启顺路过,也当他是在此散步,是偷情的绝佳场所,当年胡业山就是在此附近包养柳月儿长达几年而不被发现。

    当然,苏启顺隐隐有些担心,骗得了王晓丽一时,骗不了一世,与王晓丽的私情就像在悬崖边舞蹈,一不小心就会跌得粉身碎骨。

    大雨倾盆,老天爷似乎发怒了,撕破了天河的口子,雨水止不住地往大地浇灌。

    负责东河河堤巡查的钱三运和花木兰虽然穿着雨衣,但身子还是湿透了。东河水位上涨很快,早已超过警戒水位,离堤岸只有不到一米了,如果大雨还不停歇,最多一两天,河水就要漫过堤坝了,形势非常严峻。

    在临近桃花村山前村民组的一段河堤上,钱三运发现了一处管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