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

    如果不及时采取防护措施,将导致堤身裂缝、沉陷,甚至溃破。一旦河堤溃破,河水不但淹没河堤外的千亩良田,还会对地势较低的山前等村民组村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严重威胁。

    钱三运忧心如焚,赶忙联系村长杨青。幸运的是,负责召集民工和组织抢险物资的杨青带领十多名民工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管涌的抢险方法有反滤围井、养水盆、滤水压浸台等几种。杨青是在东河岸边长大的,防汛抢险经验丰富。钱三运和民工一起,扛石料、搬沙子、下河道,在自然灾害面前,没有多少文化的民工不计个人得失、不顾个人安危,用自己的双手守护自己的家园。

    管涌抢险初步告捷,大家稍事休息。一个民工闲聊时说,他所在的村庄位于山脚下,早晨路过时,发现山体四周出现松弛和小型崩塌现象,最诡异的是,家里的猪狗惊恐不安,老鼠四处乱窜。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钱三运怀疑,由于持续降雨,会不会导致山体滑坡?

    钱三运当机立断,由杨青带领民工继续巡查河堤,要严防死守,绝对不能让东河决堤,他则和花木兰前去山脚下,观察山体有无滑坡的迹象。

    在赶去山脚的路上,钱三运终于拨通了镇长兼镇防汛抗旱领导小组组长苏启顺的电话,汇报了灾情,并请求镇政府给予支援。

    此时的苏启顺正倚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回味昨夜与王晓丽的激情。王晓丽不仅人长得美,还非常听话,配合程度高,只要苏启顺想要的,王晓丽都无条件地满足。苏启顺将日本动作片的各种姿势和玩法体验个遍,每每欲仙欲死。王晓丽对苏启顺的百依百顺,不仅仅是心有所图,主要还是她发自肺腑地爱慕他,虽然她知道,到目前为止,她和他只是一对露水夫妻。

    苏启顺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对今年汛期姗姗来迟的大雨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他听了钱三运的电话汇报后惊出了一声冷汗,慌忙将党政办主任方来友叫到了办公室。

    “方主任,党政办是怎么安排值班的?有没有做到二十四小时值班的?从昨天开始,大雨就没有停歇过,防汛形势如此严峻,党政办的值班电话竟然打不通!幸好打电话的是钱三运,要是县主要领导打电话没人接听,恐怕你我的乌纱帽都不保了!”

    苏启顺劈头盖脸地将方来友一顿训斥。苏启顺发这么大的火,一方面是因为党政办的确工作疏忽大意,没有安排人员二十四小时值班,另一方面,是因为方来友是镇党委书记方大同的亲信,平日里倚仗自己是方大同的人,对他这个镇长阴奉阳违,常惹他不快。

    方来友四十多岁,在高山镇工作已经有二十个年头了,可能是上面没人的缘故,一直不进步,他和方大同的老家都是东河乡的同一个村,是方大同信得过的人,因此,方大同升任镇党委书记后,以干部轮岗的名义,将党政办主任杨小琴调整到农林水办主任,农林水办主任方来友被调整到党政办主任。

    党政办主任和农林水办主任虽然同是正股级,但地位和实权不可同日而语。一般来说,如果从乡镇提拔副科级,首要人选就是党政办主任。当上了党政办主任,如果不犯错误,距离副科级为时不远了。

    苏启顺的训斥,方来友心中虽然不快,但也不敢明目张胆地顶撞,只是自我辩解道:“以我们多年的防汛经验看,过了六月,基本上就不会发生洪涝灾害的危险了。现在已是七月份,竟然还下这么大的雨,的确很反常。苏镇长,从今天开始,我们党政办安排人员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值班。”

    苏启顺舒缓了口气,说:“马上发个通知,全体机关干部,除留少数人在镇里值班外,全部上防汛抢险第一线!”

    方来友吞吞吐吐地说:“苏,苏镇长,这,这好像不太好吧?”

    “镇干部防汛救灾天经地义,怎么就不好了?”

    “苏镇长,方书记的丈母娘前天去世了,今天出殡,很多镇干部要去吊丧呢。”

    “这样吧,派江志强副书记作为代表,将大家的随礼带去,其他人上防汛抢险第一线!”虽然和方大同明争暗斗,但苏启顺也不想做得太过分。

    “可是,有的住在县城的干部,今天没有来镇里上班了,估计是直接去吊丧了。”

    部分镇干部竟然不上班,去吊唁方大同的丈母娘,与其说是人情往来,不如说是溜须拍马。苏启顺很不高兴,霍地从座位上站起,气愤地说:“简直是乱弹琴!这些干部简直目无纪律!不问苍生问鬼神,群众的生死存亡不放在心上,却去吊唁一个死人!方主任,抢险救灾是当前的中心工作之一,不是为我苏启顺干私活!镇里的文件已经落实了防汛岗位责任制,哪位干部分工哪个河段和圩口,都是很明确的,不存在讨价还价的余地!你立即给镇干部群发短信,让所有人按照文件要求,各司其职,各负其责,要在第一时间奔赴抗洪抢险第一线,加强对重要圩堤、水库、塘坝的排查和监控,谁负责的地段出了险情,如果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究谁的责任!”

    方来友只得答应下来,他心里清楚,苏启顺这样不讲情面,固然是由于防汛形势所迫,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书记镇长不和。

    方来友刚走,苏启顺的屁股还没坐热,双鱼村的电话打过来了,说东河河堤双鱼村段出现多处险情,请求镇里支援。双鱼村的电话刚放下,磬石山村村长董丽云又在电话中汇报,说是磬石山部分山体滑坡,导致部分村道被埋,但无人员伤亡。

    接着又有几个村打来电话,电话内容如出一辙,都是汛情告急,正是七处冒火,八处冒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