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

    附近村庄村民必须全部撤离危险区,一个都不能少,这是钱三运的要求。宁愿不发生大规模山体滑坡,宁愿自己多掏腰包,宁愿一切都是无用功,也不能将村民们的生命当赌注。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婆,身体瘫痪在床,死活不愿意转移,最后没办法,钱三运让她儿子强行将她背负了出来。

    还没有走多远,后山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就像一发炮弹爆炸了,空中突然冒起一股浓浓的白烟,巨大的山体就像火山爆发的熔浆,以排山倒海之势四处蔓延,山上的树木随着滑坡而倾倒,被泥浆裹挟着肆意流动。山体附近的民房瞬间被夷为平地。

    钱三运接过老人,使出浑身力气,快步向前跑去。没有多久,老人家的房子就被蔓延过来的泥土掩埋。

    很多逃离到安全地带的村民目睹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在短暂的惊讶之后,都放声痛哭起来。他们的房子没了,家产没了,家禽牲畜没了,一辈子辛辛苦苦挣来的家当瞬间就灰飞烟灭,怎能不心痛?

    杨大岭紧紧握住钱三运的手,连声感激道:“钱书记,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们这个村庄的老老少少一个都跑不了!你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

    村民们虽然沉浸在流离失所的悲痛中,但都向钱三运表达了感激之情。此时此刻,钱三运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这种自豪感比奇石馆赚钱和成功竞拍江州食品厂更让他心潮澎湃。

    在桃花村小学,村民们在闲置的校舍内安顿下来。钱三运将正放暑假的老师召唤了过来,负责安排村民们的生活。听到情况汇报后,镇政府送来了救灾粮食和衣物。

    从毗邻的东河乡传来消息,由于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灾害,有三户人家的房子被夷为平地,除了一人抱着大树得以侥幸逃生外,有**口人不幸遇难或失踪。村民们不禁一阵阵后怕,要不是钱三运苦口婆心的说服,他们很可能都不在人世了。

    苏启顺来到村小学看望灾民后,向钱三运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灾情发生后,县委县政府领导高度重视,县四大班子将分赴各地查看灾情、指导救灾,县委书记王连全将赴灾情最为严重的东河乡检查指导救灾工作,来高山镇的是代县长胡若曦,时间初步定为明天上午。

    钱三运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里欣喜若狂。他与胡若曦打过两次交道,一次是到云川找原市委书记郑耀明时,和时任市委副秘书长的胡若曦同困在大楼电梯里,另一次是为了香芹婶子的哑巴儿子一案去县政府大楼找她的。虽然打交道次数不多,但他对这位美丽、知性、随和的美女县长产生了深深的好感。

    钱三运第一时间汇报汛情,为苏启顺打好防汛主动仗争取了时间,最重要的是,钱三运及时撤离了村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可以说,钱三运挽救了近百名村民的**生命,也挽救了苏启顺的政治生命。如果当时这些村民不及时撤离而罹难,苏启顺作为一镇之长和防汛抗旱领导小组组长,别说是乌纱帽保不住,还有可能因为玩忽职守而锒铛入狱。苏启顺主动向在政治上靠边站的钱三运透露代县长胡若曦将来指导救灾的信息,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投桃报李,是一种示好行为。

    第二天上午,代县长胡若曦在副县长洪天明的陪同下来高山镇检查指导防汛救灾工作。洪天明是江中农业大学教授,来青山县挂职的,分管农林水。

    胡若曦高山之行的第一站是去村小学慰问灾民。

    胡若曦衣着朴素大方,黑色的长裤,白色的衬衣绷得紧紧的,红色的雨靴,衣着的朴素掩饰不了她美丽的容颜。精巧的鼻梁,小巧的嘴巴,特别是那双眼,不经意间就能传出让人心旌荡漾的神韵来。只是她的美不是热情奔放的,不是妖冶妩媚的,美得很传统,很收敛,这也许与她的身份有关。钱三运想,如果胡若曦不是县长,或者说,她在私下诚,会是怎样的装束,怎样的仪容?

    陪同胡若曦检查指导工作的除了副县长洪天明外,还有县政府办、县民政局、县农委、县水利局、县卫生局、县气象局、县财政局等单位的领导,加上镇里领导、媒体记者,她在人群中如同众星捧月,钱三运作为一个边缘化的镇干部,只能远远地看着。

    胡若曦非常亲民,她走到灾民中间,与灾民拉家常,亲切地询问受灾程度以及安置点的生活情况。一位灾民痛哭流涕地说:“县长大人,我的房子没了,耕牛没了,三头猪没了,几十只家禽也没了,现在是一无所有,你说我以后怎么生活啊?”

    其他的村民都涌向胡若曦身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争着抢着诉说自己的困境,胡若曦动情地说:“这次山体滑坡给乡亲们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也给乡亲们的生活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但请乡亲们相信,党和政府不会不管你们的。我们将采取多种措施,筹集救灾补助款,下一步将恢复生产,重建家园。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相信,有党和政府的关心,有乡亲们勤劳的双手,我们一定会战胜难关的。”

    村民们纷纷鼓起掌来,杨大岭说:“胡县长,我得向你表扬一个人,他就是镇里下派到我们桃花村挂职的钱书记。钱书记来桃花村后,为乡亲们做了不少实事。这次山体滑坡,要不是他及时发现险情并紧急动员我们安全撤离,我们这个村庄老老少少恐怕没有几个能活着逃出去。”

    胡若曦微微一愣,问:“哦,有这么一回事?”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所有人都一致表示,如果没有钱书记,这个村庄就彻底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