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

    围在胡若曦身边的镇长苏启顺有些尴尬,他当然知道,是钱三运挽救了村民,但他不能主动说出来,如果表扬钱三运怎么怎么,那就从侧面衬托出自己的工作不力。作为镇长,虽然不能事无巨细,但对汛期可能出现的灾情缺乏预案,本身就是工作不太称职的体现。

    胡若曦很激动,问:“那个钱书记呢?我想见见他。”

    钱三运此时正在做一名搬运工,正在同众人将镇里送来的救灾粮搬运到小学食堂。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跑过来叫道:“钱书记,县长大人正找你呢。”

    钱三运用手臂擦拭额头的汗珠,说:“叫我?”

    “是的,钱书记,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刚才县长大人听了你的事迹,很受感动,想见见你呢。她现在正在大教室里。”

    钱三运微微一笑,步履轻松地向大教室走去。这个大教室被临时改为村民们的宿舍。

    “胡县长好!”钱三运不卑不亢地叫了一声。

    胡若曦在见到钱三运的那一刻,微微一愣,然后说:“你叫钱三运吧?我们见过面的。”

    钱三运心头一热,胡若曦作为一县之长,日理万机,阅人无数,只见过他两次面,今天竟能脱口说出他的名字,本身就说明,他在她心目中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站在一旁的洪天明接过话茬:“胡县长大概有所不知,小钱当年还是我的学生,人很机灵,在我的学生当中算是优秀的。”

    胡若曦笑着说:“名师出高徒啊。这次小钱可是立了大功,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向你表示感谢!”

    胡若曦对身边的媒体记者说:“我建议,将小钱的事迹写一篇报道,我们的干部都应该向小钱同志学习,学习他扎根基层、心系百姓、情牵百姓的品质,学习他不顾个人安危、困难面前迎头而上的精神劲儿。”

    钱三运一时激动,不知道如何说是好,憋了半天,只说了一句套话:“这是我应该做的。”

    洪天明被钱三运短暂表现出的憨厚和朴实逗乐了,说:“小钱,也不要太谦虚啦,你立了大功,胡县长怎么夸奖都不为过。对了,小钱,你力推的发展特色种养殖业进展如何?怎么最近没向我汇报?”

    前段时间,钱三运曾去了一趟母校——江中农业大学,找到了洪天明教授,说了自己发展特色种养殖业的想法,寻求母校技术支援。洪天明当场就许诺,待到自己到青山县挂职后,会将桃花村作为自己的联系点,并尽所能为桃花村创造脱贫致富的条件。只是,钱三运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感情挫折,一时间意志消沉,萎靡不振,也未及时向洪天明汇报工作进展。

    “洪县长,发展特色种养殖业开局不错,只是最近雨水天气较多,对农业生产带来不利影响,我们的工作重心在防汛救灾上。下一步,待汛期过去,我们将加大力度推进桃花村的特色种养殖业,并将发展特色种养殖业同灾后重建紧密结合起来,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村民的经济损失。”

    洪天明频频点头,赞许地说:“小钱,干得不错。我希望桃花村的特色种养殖业发展能够成为青山县的一个样板。时机成熟,我将会来桃花村召开现翅,向全县推介你们发展特色种养殖业的经验。”

    胡若曦插话道:“青山县是个典型的山区县,经济还很落后,人民生活还很贫困,怎样带领全县人民脱贫致富,是我最近一直思考的问题。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发展特色种养殖业,是可行的,我希望高山镇在这方面敢闯敢试,争取探索出一条山区加快发展、富民强县的好路子。洪县长,到时候召开现翅时,算我一个。”

    洪天明爽朗地说:“好啊,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我来高山镇开现翅,别人也许会说我徇私情,为自己的学生站台,你来可就不一样啊。胡县长说话一言九鼎,今天许诺下来的事,到时候一定要兑现啊。”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胡若曦的高山之行第二站是检查指导东河防汛工作。县长检查防汛指导工作,其意义一是鼓舞士气,二是解决问题。领导不是全才,不可能样样精通,就拿防汛工作常见的防护管涌来说,胡若曦县长可能并不比一个有经验的村民懂得更多。

    胡若曦口才很好,她站在东河河堤上对着摄像机镜头发表了讲话。她指出:东河河堤防汛是全县防汛工作的重中之重,各级、各有关部门要高度重视,紧密配合,及时掌握雨情、水情和气象动态,及时发布防汛警报;防汛抗旱指挥部要切实做好指挥调度工作;各沿河乡镇及有关部门党政领导要到岗到位,全面落实好各项防汛责任措施,坚持24小时值班,保障各项防汛物资和抢险力量,保证信息渠道畅通。

    胡若曦强调,始终保持临战、实战状态,坚决克服一切麻痹侥幸心理,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首位,做细防汛工作;要加强对危房、地质灾害点的巡查,做好危险地带人员的转移撤离和妥善安置工作,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正全神贯注接受媒体采访的胡若曦,浑然没有料到危险即将降临。正在这时,河堤上突然挂起一阵旋风,身体柔弱的胡若曦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好几步。然而,由于长时间雨水的浸泡,河堤变软变松,胡若曦竟然顺着河堤坡面滑落下去。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站在胡若曦旁边的媒体记者和陪同官员伸手要去拉,可是来不及了,胡若曦已经滚入汹涌的东河里。

    如果可以让胡若曦重新选择,她决不会选择站在河堤上接受媒体采访,她当时选择站在河堤上,背对汹涌澎湃的东河水,主要目的是凸显自己临危不惧,正在防汛一线指导工作。她初来乍到青山县,根基不深,威望不高,想干事的愿望很迫切,并借助干成事树立威信。然而,事与愿违,这次她不但没有立威,还出了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