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

    “是吗?这么巧?”方若兰站了起来,一脸感激地对钱三运说,“钱书记,不管怎么说,我还是非常感谢你对我妈妈的抢救。真的想不到,你还掌握那么多的急救知识。”

    钱三运这才有心事去打量眼前的美女记者。方若兰身高足足有一米七,身材匀称,面容姣好,上身镂空的t恤,里面黑色的抹胸若隐若现,下身则是高腰牛仔热裤,大长腿白晃晃的,煞是吸引人。只是,在经历丧父之痛后,她的脸上挂着深深浅浅的泪痕。钱三运忽然想起一句诗来:梨花一枝春带雨。

    “方记者,你这么说让我惭愧。对方所长的不幸去世,我心里一直怀有深深的愧疚。我希望你能抽出时间,我们好好谈一谈。”

    正在这时,救护车来了。方若兰的妈妈被抬上救护车,方若兰也跟着上了车。省电视台的夫妻档记者问:“若兰,采访女县长落水,你不参加了吗?幼怡有嘱托呢。”

    救护车发动了,方若兰大声说道:“你们帮我组织一篇文字报道,到时候我来加工吧,我真的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采访了!”

    “好的,若兰,你千万要保重身体,不要过度悲伤啊。采访结束,我会看你的!”女记者大声道。

    采访很顺利。其实,采访只是走形式,新闻究竟如何报道,完全体现了钱三运的意图。孙幼怡的打招呼和钱三运的红包对于这次新闻采访的顺利完成起了很大的作用。为了这次采访,钱三运塞给夫妻档记者一万元红包。

    钱三运当然知道,送礼是歪风邪气,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很多诚,你不遵循潜规则,就会一事无成。

    记者胆子再大,也不敢胡编乱造新闻。胡若曦防汛时意外落水是事实,只是在细节处理上有所不同,比如说是怎么落水的,又是怎么被救上岸的,报道与事实有所出入,这种出入是必须的,目的就是将胡若曦落水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同时,将县长大人临危不惧、指挥若定的光辉形象发扬光大。

    采访结束,钱三运去了趟县医院,看望方若兰母女。方若兰的妈妈对钱三运的敌意减轻了很多,毕竟再泼辣的女人,人心也是肉长的,要不是钱三运急救有方,她也许就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这一点,她是心知肚明的。

    方若兰深情地说:“真的谢谢你,在救护车上,医生说你救治方法得当,要不然,我妈妈可就非常危险了,也许等不到救护车来了就——”

    “方记者,阿姨没事就好。这段时间,阿姨千万要保重身体,不能再悲伤过度。”

    方若兰抿了抿嘴唇,说:“谢谢,我已经向单位请假了,这几天安排好父亲后事,同时照顾好母亲。对了,钱书记,在磬石山上,你说要和我谈谈,是不是谈我父亲后事的料理?”

    钱三运的手机不识时务地响了,一看,是甘日新打来的:“钱书记,两件事,一喜一忧。喜的是,方祥东尸检结果出来了,死亡原因是心肌梗塞,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排除了遭殴打的可能,有关证人证词也证实了这一点。忧的是,我们压力很大,叶青天指示要将左东流刑事拘留,刑事拘留不同于治安拘留,刑事拘留的下一步就是要逮捕,罪名就是妨碍公务罪。”

    “甘队长,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电话处于免提状态,钱三运和甘日新的对话,方若兰听得很明白。

    “钱书记,我父亲的死因是心肌梗塞,并没有遭到殴打,这一点让我很宽慰。我父亲有心脏病,这是事实,当然,他的死有诱因,抢救不及时也是一个方面。不管怎样,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得勇敢去面对,我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你说说,你想怎样?或者说,你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真的如杨小琴所说的那样,方若兰完全不像蛮不讲理的妈妈,他承受着失去父亲的巨大痛苦,不但不去怪罪钱三运,反而想着为他做些什么,这样通情达理的女人的确很少见,钱三运甚至怀疑这方若兰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方记者,难得你替我着想。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就希望我们能心平气和地处理此事。我再次对你父亲的不幸离世表示深深的哀悼,人死不能复生,如果你父亲在天有灵,也会希望你和妈妈活得开心幸福。为了弥补你家的损失,我愿意给予你们适当的经济补偿。”

    “钱,钱能换回我的父亲吗?”方若兰的面部突然抽搐起来,情绪非常低落。

    钱三运心中惶然,害怕方若兰不接受和解,而去求助司法途径,这样问题会更复杂。

    “方记者,虽然我知道金钱不能换回你的父亲,但可以让你的妈妈能够安享晚年……”钱三运好话说了一箩筐。

    方若兰激动的情绪渐渐抚平了,试探性地问:“那你说,你能补偿我妈妈多少钱?”

    “方记者,你开个口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绝不推诿。”

    方若兰摇摇头,说:“我妈妈是个家庭妇女,没有工作,也没有固定收入,给予她一定的补偿是应该的。至于补偿多少,我也不会带你为难的。这个金额由我妈妈来确定为好,当然,如果她狮子大开口,我也会尽量说服她调减的,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的妈妈,很多东西并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你走吧,我想静一静。”

    钱三运走出医院,去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找甘日新,商量如何解救左东流的事。这时候,方若兰给他打来了电话。方若兰说,她和妈妈商量好了,补偿金额十万元,父亲尸体立即火化,也不想追究任何人的责任。

    钱三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方祥东家人这边已经搞定。十万元这个数额比他想象的要少得多。钱三运知道,方若兰肯定是做了妈妈的工作,要不然,以她妈妈的性格,开口一百万都不为过。钱三运在电话中表示,再加五万元丧葬费和五万元营养费。方若兰表示不需要,但钱三运主意已定,最后就这么定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