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

    叶蓝天点头道:“我去云川工作,你和倾城迟早都会跟着去云川上班的。如果小钱成为我们家的女婿,到时候肯定想方设法将他调到云川的。小钱年纪轻轻就能成为副科级干部,能力还是有的,将来有我们的大力帮助,加上他个人的勤奋努力,在仕途上我还是看好他的。”

    一来由于叶蓝天升官,二来叶倾城谈了男朋友,午宴气氛很热烈。钱三运也被这热烈的气氛所感染,不知不觉就喝了不少酒。

    钱三运在给叶青天敬酒时,叶青天说:“小钱,你们镇最近发生了一起妨碍公务案,在磬石山上几个采集奇石的人不仅阻挠公职人员执法,还动了手,造成一人当场死亡,你应该对此知情吧。作为分管政法工作的镇政法委书记,以后要尽可能地减少此类案件的发生,否则会对你的仕途产生不利影响。”

    叶青天显然并不知道,钱三运与磬石山奇石采集基地之间的关系,他说出这番话,主要是长辈对晚辈的提醒和关心,毕竟,在他看来,钱三运是叶倾城的恋爱对象,自然就是叶家的一员。

    钱三运仗着酒劲,大胆说道:“叶叔叔,真相可能与您说的不太一样。执法人员现场死亡是事实,但死亡的真正原因并不是遭受殴打,而是突发心肌梗塞,现场勘验笔录、尸检报告以及证人证词都证实了这一点。最关键的是,死者家属也认可这个结论,并表示不想追究任何人的责任。那个被抓的左东流是我的一位朋友,他在现场一直很克制的。当然,在执法人员死亡这件事上他是有一定责任的,但这种责任不应该是刑事责任,可以是行政责任。”

    叶青天惊讶地问:“你说那个被抓的人是你的朋友?”

    钱三运不慌不忙地说:“是的,他为人豪爽仗义,品质并不坏,是我可以信赖的朋友。我希望叶叔叔能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能对他从轻处罚。”

    叶倾城现在对钱三运无比痴情,那种痴情就像着了迷,偏偏钱三运又对她不冷不热。现在钱三运想让叶青天对他的朋友网开一面,叶倾城顿时感觉讨好钱三运的机会来了。她起身站了起来,敬了叶青天一杯酒,说:“叔叔,你是咱们县的青天大老爷,可不能办冤假错案啊。三运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帮了他就是帮了我。那个被抓的人是被冤枉了,你赶快放了他吧,为了这事毁了你的一世英名,可不值得啊。”

    叶青天眉头紧锁,说:“倾城,不是叔叔不帮你,而是这事有点棘手啊。这起案子惊动了县领导,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给我打了两次电话,询问案件进展情况,并指示此案影响恶劣,必须对肇事者绳之以法,并要追究此案背后的幕后主使者的责任。这个案件如果定性为妨碍公务罪,也并不冤枉小钱的那位朋友。”

    正在一旁默默旁听的叶蓝天插话道:“青天,吴德能不是县政法委书记,不是书记、县长,怎么插手此案了?”

    叶青天沉思片刻,答道:“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吴德能虽然只是常务副县长,但在青山县官场,他的实权很大,别说是代县长胡若曦,就是县委书记王连全也让他三分。吴德能的触角伸得很远,插手多个行业,此人报复心极强,谁要是惹了他,他就会不择一切手段打击报复。我在想,高山镇肯定有人惹他不快了,他才会如此大动干戈。”

    叶蓝天道:“吴德能这人在官场口碑极差,但他为人圆滑世故,又有后台,虽然政敌很多,但仍然是青山官场上的不倒翁。吴德能多次拉拢我,让我加入他的阵营,但我一直与他保持一定距离。这几年他也没少对我使绊子,但都被我一一化解。在目前形势下,吴德能这个人你不要轻易得罪,但也不能走得太近,否则他一旦倒台,会引火烧身的。”

    叶青天点头道:“是的,我一直刻意与吴德能保持距离。官场上起起伏伏太正常不过了,今日还是官踌人,明日就是阶下囚的人太多了。吴德能这些年干了很多见不得光的肮脏事,而且树敌太多,虽然现在大权在握,但说不定哪一天就倒台了。对于发生在高山镇的这起案件,大哥是如何看待的?”

    叶蓝天还未开口,叶倾城就走到他的身旁,伏在他的肩上,撒娇道:“爸,死者并不是被人打死的,而是死于心肌梗塞,再说了,死者家人也认可这一结论,并且不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依我看啊,这事应该大事化小,尽快将被抓的三运的那位朋友释放。至于那个什么吴德能,不是个好东西,不要管他就是。我看他就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多久了。”

    叶蓝天板着脸,佯装生气道:“我们大人说正紧事,你小丫头片子瞎胡闹啥?”

    叶倾城不依不挠:“爸爸,我怎么就是瞎胡闹了?我说的哪点不对?别说死者死于心肌梗塞,就是真的被三运的朋友打死,叔叔也要网开一面!三运是我的男朋友,以后都是一家人,你们不帮他,想胳膊肘往外拐啊?这事情你们如果不帮三运,我就不理你们_!”

    叶倾城的妈妈爱女心切,插话道:“老叶,倾城说的没错,小钱的朋友并没有多大的过错,就是有过错,也要想想办法。那个吴德能也不要太把他当回事。”

    叶蓝天摇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神色,对叶青天说:“这样吧,我给你支个招子,四个字,以拖代变。小钱的那个朋友暂且不要释放,吴德能再次追问,就说正在走法律程序,以后再相机行事。不要惹急了吴德能,但也不能完全听他的。”

    叶青天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叶倾城不解地问:“你们是说,三运的朋友今后还有可能坐牢吗?”

    叶青天哈哈大笑道:“本来他是有可能坐牢的,但你刚才这么一闹腾,我宁愿不干县公安局长也不能让他坐牢。万一你不理我了,怎么办?”

    众人哈哈大笑。钱三运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他暗地里感谢叶倾城,没有她的撒娇加胡闹,叶青天是不太可能作如此表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