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

    弟弟点头答应下来。他按照大鸟的吩咐,果然发了一笔大财。财主哥哥得知弟弟发了财,百思不得其解,天天跟弟弟套近乎,弟弟念及兄弟之情,就把秘密告诉了自己的哥哥,并再三提醒哥哥在天亮之前必须回来。

    哥哥听了,心里乐开了花,天还没有黑就开始等那只大鸟的到来,等到大鸟飞来,哥哥话都顾不上说,就抓住大鸟的双脚向东海飞去。 大鸟飞呀飞,飞过高山,掠过大海,终于落在那个小岛上。哥哥睁眼一看,可不得了啦,只见遍地是黄澄澄的金子,哥哥再也顾不了许多,疯狂地捡了起来。他只顾捡自己的金子,只恨爹妈少给他生了两只手,哪里还记得弟弟的千叮咛万嘱咐,可怜的大鸟还沉迷在黄豆的美味之中,等着哥哥提醒它。

    不知不觉,东方天已大亮,轰!随着旭日东升整个小岛霎时间成了一片火海,就这样,贪心的哥哥和无奈的大鸟双双葬身在烈火之中。”

    “叔叔,这个故事是教育我们不能太贪心,是吧?”

    “是啊,碧菡。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以后叔叔和你说更多、更好听的故事,好吗?”

    “好的,叔叔,碧菡听叔叔的。”

    由于白天玩得疲惫,江曼雁上床就沉沉入睡了。半夜起来小解,在路过江曼婷的卧室门时,听到了里屋传来一阵熟悉的靡靡之音:这是吱吱呀呀声、噼里啪啦声及若有若无的呻吟声的组合。

    江曼雁是过来人,自然知道里屋的人此刻在干什么。她惊讶万分,虽然早有怀疑姐姐与钱三运有暧昧关系,并为此质问过姐姐,但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竟然毫不避讳,在隔音效果如此差的木屋里共赴巫山**。

    最近几年,江曼雁已极少与何胜利行房事,并不是她不想,而是何胜利以工作太忙,身心疲惫为由不想做。江曼雁在家如同守活寡,她也一度怀疑何胜利背着她在外面偷腥,但苦于没有直接证据。其实,钱三运已经从获得的甄大福偷录的视频中,掌握了何胜利在外面偷腥的第一手证据,只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他暂未告知江曼雁而已。

    里屋的靡靡之音还在继续。好奇心大发的江曼雁依靠在房门外侧耳倾听。

    “姐,今晚我要梅开三度!”钱三运虽然刻意压低声音,但由于夜晚寂静,加之木屋隔音效果太差,躲在门外的江曼雁依然听得一清二楚。

    “三运,你不要命了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幸亏我们在一起时间很少,要不然你迟早被我榨干,成为甘蔗渣。”

    “姐,你这块肥沃的土壤让我百耕不厌啊,三次就将我榨干,我的身体有那么虚吗?不要忘了,还有人是一夜七次郎呢。”

    “嘘——说话小声点!要是让曼雁知道了我们的关系,我的脸往哪里搁啊?”

    “姐,曼雁姐冰雪聪明,她应该从我们的一言一行中猜出了我们之间真实的关系了!”

    “说的有道理,曼雁曾经质问过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哎,最近几年,曼雁和我一样,也是在守活寡,何胜利估计在外面有人,他们虽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但愿胜利不要像陈峰那样,吃着碗里的,还望着锅里的。不过,男人,特别是成功的男人大都如此。”

    钱三运心里说,别看何胜利衣冠楚楚,道貌岸然,在床上比谁都放得开,你们要是看了他在床上和女人鬼混的视频,绝对想不到他会那样开放。

    “姐,我不是那样的男人,我永远爱你。姐,你看你现在单身,嫁给我吧!”

    “小傻瓜,姐怎么会嫁给你呢?姐和你说过多次了,姐是不可能嫁给你的,原因有二:第一,除了曼雁外,没有人知道我和陈峰离婚了,我的父亲、女儿都不知情。我和陈峰虽然已经没有感情,但我不想因为我,而对他仕途有什么影响,毕竟曾经夫妻一场;第二,即使不考虑其他因素,我们结婚也是不合适的,年龄差距那么大,我的家人是不可能接受的。三运,我并不奢望什么,你心中有姐,姐就很开心了!三运,谈女朋友了吗?”

    “没有。”三运随口道。

    “为什么呢?你这么优秀,身边应该不乏追求者,你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以考虑谈个女朋友了。”

    “姐,不瞒你说,我的身边的确有追求者,但一想到姐,我就不想和她们发展下去了。”钱三运尽说好听的话哄江曼婷。

    “三运,难得你心中有我!可是,姐并不是那个陪你白头偕老的人,姐不但不反对你恋爱,还希望你早日恋爱,你无父无母,又没有兄弟姐妹,姐希望有个女孩能够照顾你、关心你。”

    两个人又说了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情话,躲在门外偷听的江曼雁芳心大乱,思绪如麻。她羡慕姐姐离婚之后,还能老牛吃嫩草,有一个年轻帅气的帅哥热恋着她。她又情不自禁地想到了丈夫何胜利,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丈夫出轨。种种迹象表明,何胜利可能真的瞒着她在外面偷腥。她一直迟迟不去调查追踪,不是缺少调查追踪的手段,而是不敢勇敢面对。她不知道,一旦何胜利的背叛被坐实,她的人生将何去何从。

    结束房事,钱三运屏息倾听,除了窗外断断续续的虫鸣声外,室外一片寂静,江曼雁和何碧菡应该睡得正香吧。

    钱三运翻身起床,推开房门,门外竟然亮着灯光,他心中思忖,难道有人忘记关灯了?突然,他瞥见了躲在门外的江曼雁。难道江曼雁一直在门外偷听?

    此刻的江曼雁正在胡思乱想,没想到钱三运从卧室出来了,她大惊失色,本能地张开嘴巴,却被钱三运及时用巴掌堵住了。

    钱三运一只手做出“嘘-”的动作,并朝江曼雁挤眉弄眼。江曼雁心领神会,钱三运是不想让正卧床休息的江曼婷知道有人在门外偷听,而这人就是她的亲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