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

    快乐总是短暂的,江曼婷虽然心中有一万个不舍,但还得离开江州去北京。

    江州火车站。临别时,江曼婷再也无所顾忌,在候车大厅的一角,深情地扑到在钱三运的怀抱中,柔声说:“三运,姐真的舍不得离开你!”

    “姐,我心中永远有你的。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见面的。”

    江曼婷走了。钱三运还在回味这几日与江曼婷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这个曾经的高官夫人,冷艳的女强人,已彻底被他征服了,无论是心灵还是**。特别是在床上时,她的配合度很高,只要他想要的,她都尽量予以满足。一个熟透了的女人,丰腴滑腻的身子尽显风情万种的姿态,极其听话地跪在大床上,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

    送走江曼婷,钱三运心事重重地走在江州的大街上。近几年来,江州的城市建设日新月异,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火车站附近不远处就有一座新开业不久的大型商业综合体。

    香芹婶子的侄女徐芳菲过五关、斩六将,成功通过中央戏剧学院的专业考试、面试,并如愿以偿被该校的表演专业录取,实现了她梦寐以求的理想。钱三运得知这个消息后,既为徐芳菲感到高兴,也为她的未来隐隐担心。诚然,成为一名影视女明星,大红大紫,名利双收,但是,很多女明星表面风光的背后,是辛勤的付出,还有难以启齿的经历。影视圈新人辈出,一个出身农家、没有背景、不能拼爹的女孩,若想出人头地,靠的就是机遇。机遇有很多种,贵人相助是一种,遵守娱乐圈“潜规则”也是一种。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很多女孩一炮走红,付出的代价就是美丽的身体。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现在单纯天真的徐芳菲将来也很难做到出淤泥而不染。

    这段时间,徐芳菲在江州奇石馆打工,她想通过打工挣一部分的学费,以减轻香芹婶子的负担。徐芳菲的父母亲早些年因为一场车祸双双罹难,这么多年来她都与香芹婶子一起生活。香芹婶子是个善良的人,虽然不是徐芳菲的妈妈,但对她的爱一点不逊色于妈妈对亲生女儿的爱。

    柳月儿和杨可欣相继走后,钱三运租的那套房子就临时提供给香芹婶子一家居住,这是他对香芹婶子的厚爱。奇石馆的很多人,包括杨建都不能享受这种待遇。钱三运对香芹婶子如此厚爱,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是香芹婶子是奇石方面的专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没有香芹婶子,就没有江州奇石馆,也就没有后来的江州绿之坊食品公司。

    钱三运决定去火车站附近这家新开的商业综合体内转转,他想为不久就要去北京求学的徐芳菲买些礼品。

    不是冤家不聚头。在商场休闲区的一个角落处,钱三运又见到了许晓磊。那天在白鹭岛见到的小美女正在和许晓磊秀恩爱。小美女手中拿着几串羊肉串,自己吃的同时不忘喂许晓磊,还时不时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钱三运不失时机地掏出手机,将两人秀恩爱的样子拍了下来。他心中有个坏坏的念头,要想方设法将许晓磊这个花花公子滥情的画面让柳月儿,特别是姚晓晴知道。

    小美女无意中的一回眸,看到钱三运正在拍他,有些惊讶地提醒许晓磊:“晓磊,有人偷拍。”

    许晓磊一抬头,见偷拍者正是钱三运,又惊又怒,冷笑道:“又想玩阴的?偷拍照片给媒体记者,再一次曝光我?我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国企负责人,想拿作风问题吓唬我,门都没有!”

    钱三运镇定自若地坐在了许晓磊的对面,哈哈大笑道:“许总可真艳福不浅啊!家中守着如花似玉的老婆,还四处拈花惹草!前几天在白鹭岛玩得还开心吗?”

    许晓磊一愣,质问道:“你派人跟踪我?”

    钱三运冷哼一声,道:“跟踪你?你觉得你值得我派人跟踪吗?”

    “那你又是如何知道我的行踪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许晓磊心中非常不快,可是他领教过钱三运的厉害,不敢贸然与他翻脸,便沉声道:“你说吧,偷拍照片,究竟想干什么?”

    “我要让姚晓晴,还有柳月儿知道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姓钱的,你又打错算盘了!不错,我本来就是个花花公子,但是,这一点晓晴知道,月儿知道。”许晓磊突然大笑起来,并放肆地一把搂过身边的小美女,“我的小金萍也知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那个被许晓磊叫作小金萍的小美女挣脱了许晓磊的搂抱,站了起来,丢下一句话:你们先聊着,我出去转转,然后袅袅娜娜地走了。

    钱三运猜测:许晓磊是个花花公子,柳月儿是了解的,但姚晓晴不一定知情,即使听说,估计也没有充分的证据。他是姚晓晴的初恋男友,两个人在一起耳鬓厮磨四年之久,对于姚晓晴的性格还是非常了解的。许晓磊在外面拈花惹草,很有可能是背着姚晓晴的。

    “许总,你这叫打肿脸充胖子!据我了解,姚晓晴不是那种大度到允许老公四处留情的女人!她怀了你的孩子,你不怕她识破你的真面目后,一气之下将孩子打掉?”

    打蛇打七寸。钱三运这一招直指要害,刚刚还强词夺理的许晓磊顿时冷汗直冒。他的江州美味食品公司遭遇重大危机,幸好有老岳父,也就是姚晓晴父亲的大力支持,公司才慢慢恢复生机。如果在此节骨眼上,姚晓晴知道他在外面玩女人,那还了得?依照姚晓晴的性格,不离婚才怪!他不是怕姚晓晴离婚,而是怕姚晓晴此时离婚。眼看自己的孩子将要出生,公司经营处于恢复期,在此关键时刻,他不想出现重大纰漏。

    “你直说吧,希望我能为你做些什么?”许晓磊像斗败了的公鸡,一脸的垂头丧气。

    “你以为你能为我做什么!”钱三运冷笑道,“我只想知道,你现在有了新欢,柳月儿知道吗?”

    “柳月儿已失踪十多天了,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