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

    “你说柳月儿失踪十多天了?是真是假?”钱三运激动得霍地一下站了起来。

    “是真的,我没必要瞒着你。”

    钱三运突然冲动地走到许晓磊的身边,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大声质问道:“柳月儿怎么会失踪?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许晓磊人高马大的,和黑道也保持密切的关系,但现在他单枪匹马,自知不是钱三运的对手,便老老实实道:“你是了解柳月儿的,她性格倔强,且脾气暴躁,和我交往后,她就对我指手画脚的,我开始还依着她,但时间长了,就无法忍受。最过分的是,她让我在各种公开诚都要带上她。你是知道的,我们这些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都是背着老婆的。那天,我们又发生了争执,她打了我一耳光,我埋怨她的蛮不讲理,一气之下也打了她一耳光,她一路哭着跑了。事后,我冷静下来,觉得自己确实不该还手,准备向她道歉,可是,已经迟了。她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我派人四处寻找,也没有下落。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唉,现在想想,自己当时太冲动了,后悔莫及啊。”

    钱三运怒不可遏,伸手就给了许晓磊右脸一巴掌,“畜牲!竟然打女人!你根本不配做男人!干脆阉割掉做女人算了!柳月儿才走几天,你又和别的女人鬼混,你说你后悔,骗鬼啊?当初在翡翠湖畔,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我让你珍惜柳月儿,你做到了吗?”

    钱三运越说越气,又向许晓磊的左脸打了一记重重的巴掌。许晓磊的脸顿时红肿起来,就像是猴子屁股。

    怒斥声和巴掌声吸引了周围看热闹的顾客,人们蜂拥而来,将钱三运和许晓磊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给我听好,柳月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不饶你!”冷静下来的钱三运丢下这句话后,扬长而去。

    在路上,钱三运忧心如焚,他太了解柳月儿了,柳月儿是绝对不可能再回到许晓磊的身边了。可是,在江州,她无依无靠,哪里有落脚之地?回家乡?父母双亡,家中还有个脾气暴躁的赌鬼、酒鬼哥哥,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钱三运不禁为柳月儿悲哀起来。一个原本善良勤劳的女孩,被胡业山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给毁了。在遇到钱三运后,本以为寻觅到了真爱,却因故负气出走。接着,她又碰到风流倜傥的许晓磊,谁知道在他眼里,女人只是玩物,玩腻了就不再珍惜,又负气出走,不知所踪。柳月儿命运多舛,人生路上坎坎坷坷,对男人一往情深,结局却如此凄凉。

    天已经黑了。钱三运准备打个电话给香芹婶子,让她多准备点晚饭。他刚掏出手机,香芹婶子的电话就拨过来了。他心中窃喜,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香芹婶子的语气很焦急,说她在奇石馆,哑巴出事了。钱三运连忙问,哑巴出什么事了?香芹婶子说,哑巴出丑事了,你快点过来吧。

    钱三运赶到奇石馆才知道哑巴的确惹祸了。原来,哑巴进入青春期后,并不因为是哑巴而不想女人,在磬石山村,他就因为猥亵李腊梅而遭到她老公的殴打。哑巴很聪明,来到奇石馆后,他对李腊梅百般献殷勤,希望能得到梦中情人的宠爱。然而,就如李腊梅有一次和钱三运所说的那样,她虽然生性风流,却偏偏对不会说话的哑巴没有多少好感。

    就在今天傍晚,奇石馆打烊后,哑巴瞅准时机,溜进李腊梅居住的食品仓库。李腊梅进屋后,哑巴一把抱住她,并将房门关上了。李腊梅是过来人,当然知道哑巴想干什么,她并不喜欢哑巴,便开始反抗。然而,她哪是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年的对手?与其无力反抗,不如好好享受,不久她就阵地失守,彻底沦陷了。

    然而,李腊梅并没有能够享受其中的乐趣。哑巴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就像旱鸭子,在水中扑腾了几下,就沉下去了。受辱后的李腊梅一个电话就将正在钱三运租住房的香芹婶子打来了。

    香芹婶子和徐芳菲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起初,她们是不相信哑巴会做出这种事的,就像当初她们不相信哑巴被李腊梅丈夫殴打主要过错在于哑巴一样。然而,哑巴用哑语老老实实交待了。香芹婶子又惊又怒,当场给了哑巴几个耳光。一个女人家,并不知道如何妥善处理后事,她担心李腊梅一怒之下报警,那哑巴就确定坐牢无疑了。情急之下,她想起了钱三运。

    钱三运也很惊讶。幸好哑巴强奸的只是水性杨花的李腊梅,要是强奸了奇石馆的其他姑娘,那事情可真的闹大了。

    打烊后的奇石馆,姑娘们逛街的逛街,散步的散步,留在宿舍的只有李娟娟和张玉珊两位姑娘。钱三运叮嘱道:此事决不可外扬,一旦泄露,将严惩不贷。

    钱三运问手足无措的香芹婶子:“李腊梅呢?”

    “她将自己锁在自己居住的食品仓库里,我刚才敲门,她死活不愿意开。”

    钱三运走到食品仓库门口,一边敲门,一边叫道:“李腊梅,我是钱三运,我有话要和你说。”

    李腊梅听到钱三运的声音,从屋里应答:“钱书记,我只想和你一个人说话,其他人我一概不见。”

    钱三运示意香芹婶子等人离开,并轻声说:“你们看好哑巴,不要让他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哑巴的性格有点孤僻,不能再激怒他了,这事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我会和李腊梅谈好的。”

    香芹婶子和徐芳菲走了。钱三运进了食品仓库,李腊梅将房门反锁了。

    钱三运将李腊梅全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怪不得哑巴无比迷恋这个风骚的女人,换成其他男人也很难做到心如止水的。进城后的李腊梅,更会打扮了,衣着也更加时尚了。本来就长相俊俏的李腊梅更有女人味,对男人有着绝对的杀伤力。

    李腊梅哭哭啼啼的,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钱三运暗地里好笑:你又不是守身如玉的女人,和你上过床的男人估计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又何必再多一个哑巴?哑巴虽然不会说话,可是年轻,长相也不赖,重要的是,他还是个处,他虽然非礼了你,可是你并不吃亏,何怨之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