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

    李腊梅停止了哭泣,坐直了身子,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凝神看着钱三运。突然,令人没想到的是,李腊梅一头扎进他的怀抱里。

    一阵淡淡的香水的味道扑入钱三运的鼻孔里,李腊梅的两只肉嘟嘟的大馒头挤压着他结实的胸膛。钱三运的本能反应就是,这李腊梅莫非想和他那个?

    “钱书记,我和你说过的,我对哑巴没有多少好感,如果是你,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李腊梅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话语中的意思就是傻瓜也能听得懂。

    钱三运轻轻推开她,这并不是说他不解风情,也并不是说他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如果换成往日,他极有可能禁受不住这个尤物的诱惑,可是,今天情况特殊,在许晓磊那里得知柳月儿失踪后,他真的没有这方面的**。一个男人再健康、再身强力壮,在心情极度压抑时,也很难有**上的**。

    “李腊梅,我们说正经的吧,哑巴今天的确做了错事,不过,还希望你能原谅他,毕竟,他打内心里是喜欢你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肯定是要解决的,你也不用转弯抹角,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我的想法是,如果你将哑巴送入大牢,不仅毁了他,也于事无补,对你、对奇石馆的声誉都不好,要不,让香芹婶子给你一笔金钱补偿吧?”

    “钱书记,我虽然有些恨哑巴,但我也不想将事情做得太绝,毕竟,我和香芹婶子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事情闹僵了,对谁都不好。至于你说的金钱补偿,我李腊梅虽然不富裕,但也不能钻到钱眼里了。”

    李腊梅的回答完全出乎钱三运的意料。钱三运不解地问:“那你的意思是不是此事就算过去了?你不再追究哑巴的任何责任?”

    李腊梅咬了咬嘴唇,轻声说:“算是吧。不看僧面看佛面,香芹婶子是个好人,我如果将哑巴送入大牢,或者向她索取一笔钱财,那我就是坑了她,以后我哪有脸面见她?”

    钱三运不由得对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多了几分敬佩。人都是有多面性的,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人,也没有十恶不赦的坏人。就拿李腊梅来说,她风流成性,爱慕虚荣,但同时,她通情达理,也并不是好吃懒做之徒,她从乡下来到城市,目的就是挣钱养家。

    “李腊梅,你刚才一席话让我对你刮目相看。我承认以前对你有偏见。”钱三运说的是真心话。

    “什么偏见?说出来看看。”李腊梅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像此前的哑巴侵犯并不存在似的。

    “其实也没什么。李腊梅,你没事就好,早点休息吧,以后工作上和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杨建说,也可以直接和我说。”

    钱三运准备起身告辞,却被李腊梅又拉到了床上。

    “钱书记,我还有几个小要求。”李腊梅竟然害羞起来,低着头,那羞答答的模样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你说吧,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会尽量满足你的。”

    “那我就直说了啊。”李腊梅抬起头,盯着钱三运,“我有三个小要求。第一,我希望能将哑巴调离奇石馆,或者,将我调到绿之坊食品公司,我怕他下次再对我用强。”

    钱三运的脑袋在飞快转动着。李腊梅提出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哑巴一直暗恋李腊梅,这次尝到了甜头,下次难保不再犯。再说了,即使哑巴不再对李腊梅用强,如果对别的女孩下手,那事情就严重多了,毕竟黄花大闺女与水性杨花的女子不可同日而语。对了,将哑巴调到食品公司车间当工人,可这事得和香芹婶子商量,这是对她最起码的尊重。

    “好的,我答应你。接着说吧。”

    “第二,我来奇石馆后,工作很勤奋,从来没犯错,业绩也不错,钱书记,能不能提拔提拔我?”

    李腊梅想提拔,纯粹是她的虚荣心在作祟,不过,她的要求也不算太过分。哑巴侵犯她一事顺利解决,李腊梅是做了一定牺牲的。给她点补偿,也未尝不可。钱三运想了想,也答应了。

    “最后一条呢,钱书记对别的女人都那么好,却对我不冷不热,是不是嫌我不好?我以前虽然风骚了点,但我现在改邪归正了,我来江州这么长时间,除了那个讨厌的哑巴,还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亲热过。我希望钱书记也能对我好点。只要钱书记喜欢,让我做啥我就做啥。而且,我能保证,除了你,我谁也不爱……”

    说到最后,李腊梅的话语近似**裸了。钱三运犹豫不决,答应还是不答应,这的确是个两难问题。不可否认,李腊梅长相妩媚,容貌姣好,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尤物。可是,他很介意她过去不光彩的历史。让她做情人,钱三运根本无法接受;可是,如果纯粹将她当玩物,又觉得对不起她的一片痴心。

    李腊梅见钱三运踌躇,以为他心动了,便大胆地伸出纤纤玉手,放在他的大腿上,并有意无意地游离,游离到她最想触碰的地方。

    “钱书记,今晚能不能留下来陪我啊?”李腊梅近似乞求了。

    怎么办?怎么办?恰在这时,香芹婶子的来电帮钱三运解了围。“李腊梅,我有事先走了,你的第三个要求以后再说吧。”

    没等李腊梅回神,钱三运就飞快地逃出了食品仓库。他自己都暗自好笑:这么好的事,换成别人,想答应都来不及,我却唯恐避之不及,难道我变了?

    回到出租屋,钱三运刻意吹嘘一番,说自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说服了李腊梅,李腊梅保证不再追究哑巴的责任。

    香芹婶子如释重负,神色轻松很多,她千恩万谢后,瞥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徐芳菲,说:“钱书记,我刚才和芳菲商量了,我准备明天带哑巴回老家了。哑巴年龄大了,想女人了,奇石馆女孩子多,我怕他忍不坠会犯错误的。我来江州后,总感觉不太适应这边的生活,还是觉得在老家舒心。希望钱书记能够批准。”

    “好吧,既然你主意已决,那我就尊重你的想法。”钱三运想了想,答应了香芹婶子的请求。今后,他的主战场在青山,让香芹婶子在奇石馆当厨师,并无太大的必要,让她回磬石山,也许更能发挥她精通奇石的专长。再说了,将哑巴继续留在奇石馆已经不合适了。

    三天后,钱三运接到了县委组织部的电话,说县里经过研究,决定他上挂到县政府办,任县政府办副主任。

    新的环境,新的工作岗位,也是一个新的挑战。钱三运踌躇满志,县政府办是一个更大的舞台,他将力争在这个舞台上做一个好演员,舞出更精彩的人生。(前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