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

    县政府办承担着上传下达、参谋服务和综合协调等职能,在钱三运上挂之前,除临时主持工作的陆小曼外,还有周友华、杭强、刘传坤三位副主任。和另三位副主任相比,陆小曼的年龄最小、资历最浅,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临时主持工作的副主任。

    当然,临时主持工作与主持工作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一般来说,如果不出现大的差错,主持工作的副职转正只是时间问题,但临时主持工作的副职能否转正,则是因人而异了。在官场上,决定仕途步步高升的因素有很多,比如能力、学历、资历、年龄、政绩及群众公认度等等,但最根本的还是机遇。机遇是个广义范畴,包括个人背景、领导的赏识,甚至运气。

    临时主持工作并不意味着下一步必然转正,但毫无疑问,陆小曼已经占了先机,名次排在了其他几位副主任之前。在官场上,同是副职,谁的排名靠前,谁的排名靠后,都是很有讲究的,不能乱来。

    官场女干部是个特殊群体。现在国家大力培养女干部,条件优秀的可以获得快速提拔。但关键问题是,女干部那么多,而真正获得提拔的毕竟凤毛麟角,再说,优秀的标准如何界定也是一个问题。一旦有女干部获得提拔,私下里人们的第一反应通常就是:她是不是“日”后提拔的?

    即使是“日”后提拔,也是需要资本的,一个长相一般甚至丑陋的女人想走这条路都很难。权力的巨大魅力不仅诱惑着男人,也诱惑着那些心有不甘的女人。于是,有些自身条件不错的女干部解放思想,凭借现成的身体资源,借助男人成功上位。男人得到了色,女人获得了权,各取所需。

    据坊间传言,陆小曼就是属于思想解放的那一类女干部,正是由于她巴结吴德能,才得以有今天的位置,而且仕途上还有更上一层楼的希望。不仅她自己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她的丈夫方大同也同样获得了提拔。

    陆小曼的上位与其他“日”后提拔的女干部的路径相同,不同的是,很多女人是瞒着老公傍领导的,她则是得到老公的默许甚至纵容的。当然,这些都是私下里的传说,事实究竟怎样,只有他们几个当事人知道。但是,官场上很多传言、谣言都不是空穴来风的。所谓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这在官场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陆小曼临时主持县政府办工作后,也试图在多个方面开展工作创新,每周的主任例会就是她的一个创新。例会的主要议程是各位副主任回顾上周工作,部署本周工作,决定重大事项。

    本次例会还多了一项议程,调整副主任工作分工。作为新人,钱三运表现得低调谦和,与几位副主任一一打招呼问候。通过观察与李银桥之前的介绍,钱三运对他们有了初步的了解。

    周友华四十多岁,从上班第一天开始就围绕着大小领导身后转了,前后历经六任县长,号称“六朝元老”,可以说,他是县政府办的活化石。但这人性格太过于耿直,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因此在仕途上郁郁不得志,和他同年上班的很多是正科,甚至有副县级了,而他仍然还是副科,而且没有迹象表明他的“副科病”将得以医治。

    杭强三十多岁,有能力、口才好,但有一个致命缺点,就是太圆滑。圆滑不是一件坏事,说好听点就是头脑灵活,但如果太圆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就为人所不齿了。杭强见了领导点头哈腰,阿谀奉承,对下属趾高气扬,动辄训斥,因此在机关口碑并不好。

    刘传坤是胡若曦的前任张县长的党校同学,也是他身边的红人,本来有望晋升县政府办主任的,但张县长在与王连全书记的权斗中落败,随后被双规、被判刑,刘传坤不被打入冷宫就不错了,哪敢奢望职务高升?

    四位副主任对待钱三运这个新人的态度各有不同。陆小曼一脸的傲慢,似乎钱三运是她的仇敌。钱三运心中冷笑: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的小傲慢变成小可怜!

    周友华一脸的不屑一顾,他的这种神情并不仅仅针对于钱三运,而且针对于陆小曼。在周友华的潜意识里,“日”后提拔的陆小曼、“火箭提拔”的钱三运都是不值得尊敬的。我四十多岁还是副科,凭什么你钱三运二十岁出点头就是副科,和我平起平坐?就是因为有靠山吗?什么不拘一格降人才,都是冠冕堂皇的套话,没有背景,一切都是空谈!

    杭强和陆小曼简直是一个鼻孔出气,对钱三运冷眼相待。相信他已经知道,吴德能的儿子吴明与钱三运有过节,吴德能是青山官场炙手可热的实权派,而陆小曼是公认的吴德能的情人,支持谁、反对谁他心里很清楚。

    唯一对钱三运态度还不错的就是刘传坤了。此一时彼一时,原来县长身边的红人已经沦落到看别人眼色行事的地步了。以前的张县长与吴德能也存在权力斗争,正是由于王连全书记与吴德能的夹击,张县长才一败涂地。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王连全和吴德能之间有过合作,也有矛盾。现在的刘传坤,想傍王连全、吴德能显然不可能,只有抱有一丝侥幸,想傍上女县长胡若曦,说不定能够东山再起,即使不能东山再起,也不至于太狼狈。想傍上胡若曦,与钱三运处好关系是条捷径。虽然目前胡若曦处境堪忧,但官场上的事谁也说不清楚。昨天的官踌人可能瞬间失势甚至身陷囹圄,昨天大权旁落的官员也可能登上权力巅峰。官场上大起大落的事,刘传坤见得多了。

    (本书将于下个月稳定更新,并力争尽快将更新速度恢复到十一前的水平,希望书友们继续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