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

    县政府办的每位副主任都分管几个科室,如秘书科、督查科、机要科、信息科及法制办、信访办、行政服务中心、应急办等,然而这都没有钱三运的份,陆小曼冠冕堂皇的理由是,钱三运是挂职干部,先适应一段时间再说。

    钱三运唯一的工作就是协助胡若曦工作,他不分管科室,手下就没有兵,就是光杆司令。以后主任例会汇报工作、部署工作基本上就没有他的份。钱三运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几位副主任的办公室门庭若市,而钱三运的办公室门前冷落车马稀。虽然他还有个光荣的任务——协助胡若曦代县长工作,但胡若曦这几天去市里开会了,再说他初来乍到,即使有人联系胡县长,首先还是找原来协助胡县长工作的陆小曼或者胡县长的秘书江倩,暂时还轮不上钱三运的事。不过,这样也好,他反而落了个轻松自在,上班时在办公室喝喝茶、看看报纸、玩玩手机,无聊时去办公室后排的档案架旁转转,挑选感兴趣的旧文件资料翻翻。还别说,这些旧的文件资料对于他熟悉县情以及过去的一些重要人事变动、县域发展、企业改制等有一定的帮助。

    县政府办年轻人不少,他们消息都很灵通,既知道钱三运有一定的背景,要不然不会年轻轻轻就干上副科级,现在还上挂到县政府办任副主任直接协助县长工作,也知道钱三运与吴德能的公子吴明有重大过节。这些年轻人见了与他们年龄相若的年轻副主任钱三运,心态不一。有的逃避,生怕落下与钱三运关系亲密的口实而惹怒了县政府的实际掌权人吴德能以及他公认的情人陆小曼;有的中立,既不过分亲密也不过分冷落,毕竟人家副主任的头衔在那搁着;当然,也有不少精明的年轻人在人多诚选择与钱三运保持工作关系,但在私下诚,也会不失时机地献点小殷勤,拉近关系。

    这天下午,快下班时,钱三运正在办公室聚精会神地翻看一册有关企业改制的旧文件合集,忽然听见有人敲门。他抬头一看,见是县政府办副主任刘传坤,有些意外,礼节性地站了起来,笑脸相迎:“刘主任大驾光临。”

    刘传坤满脸堆着笑,解释道:“敲路过,见钱主任埋头工作,本不想打扰,可是,又没忍住,没打扰你吧?”

    钱三运呵呵笑道:“看刘主任说的,太见外了吧。”

    刘传坤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中等身材,国字脸,眉毛很重,穿着一身深灰色西装,头发梳理得纹丝不乱,还喷着摩丝,看上去温文尔雅,谈吐不凡。

    自从张县长出事后,这个昔日的县长红人瞬间失宠,他在县政府办的处境也很尴尬。要不是多年来积累的人脉资源,他早就被吴德能赶出县政府办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和钱三运现在同是天涯沦落人,因此,随便的几句家常话,两人的距离陡然近了很多。

    刘传坤现在协助两位副县长工作,一位是分管文教卫的副县长孟青,一位就是钱三运的大学教授、来青山县挂职的、分管农林水的副县长洪天明。此外,刘传坤还分管督查科、应急办等。

    刘传坤见钱三运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册有点发黄的有关企业改制的旧文件合集,饶有兴致地问:“钱主任最近在研究企业改制?”

    钱三运讪讪笑道:“我哪是什么研究?闲得发慌,敲看到后面的档案架上有些旧文件,就拿过来翻翻。”

    刘传坤意味深长地说:“企业改制玄机大着呢。”

    钱三运一愣,莫非刘传坤话中有话?企业改制是否有玄机,玄机有多大,他早有经历,江州绿之坊食品公司成功改制,他是操盘手,背后猫腻他一清二楚。

    钱三运故意道:“刘主任,对于企业改制我知之甚少,现在全国各地的企业改制如火如荼,作为一名政府工作人员,或多或少还是应该掌握一些改制方面的知识的。刘主任工作经验丰富,知识渊博,能否详细告知呢?”

    刘传坤微微一笑,道:“既然钱主任这么信任我,那我就只好班门弄斧了。企业改制的目的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改变企业原有的资本结构、组织形式、经营管理模式,将国有企业改制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我约束的现代型企业,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相当一部分的企业改制是歪嘴和尚念错经,违背了改革的初衷,甚至一部分人中饱私囊,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钱三运频频点头,并不失时机地拍起了刘传坤的马屁,说什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类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可以说,没有人不喜欢被拍马屁,关键是马屁拍得恰如其分,不能拍到马腿上去了。

    刘传坤见钱三运兴致高昂,也很兴奋。他来找钱三运聊天,并不是像他所说的,是敲遇见,而是早就有这个念头。他想攀附胡县长,钱三运无疑是最好的牵针引线人。没有人甘于坐以待毙,自从张县长出事后,一直被吴德能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刘传坤想要绝地反击,最大的信心和依靠就是胡县长了,虽然眼下胡县长的境况并不好,但好歹她是名义上的县长。不管她是否掌控着县政府的行政权力,至少在上级领导眼里,她是名义上的一把手,吴德能只是她的副手。

    时间过的飞快,下班时间已过,刘传坤主动邀请,说要请钱三运吃晚饭。

    “刘主任,仅就刚才的企业改制知识的学习,你已经是我的老师了,何况,论年龄你是我的老大哥,论工作经验,你是我的前辈,怎么好意思让你请客?希望刘主任给我一个请客的机会。”

    刘传坤性格很倔强,不依不饶地说:“钱主任看得起我,那我就倚老卖老,做你的老大哥了。兄弟你初来乍到,这一次无论如何我来请客,下次兄弟若请我,我一定当仁不让。”

    见刘传坤主意已决,钱三运也不好再勉强,反正以后都在一起工作,相互请客的机会多的是。

    刘传坤并没有叫上其他人,看得出来,他是想单独与钱三运交流,并不想让第三者在场。钱三运也希望从刘传坤口里了解一些青山官场的内幕情况,虽然在前期也从李银桥口中了解一些县政府的权力运行机制,但是,并不是很全面。刘传坤在官场浸淫多年,显然掌握更多的官场内幕。而且,据钱三运观察,刘传坤似乎有意透露一些他感兴趣的东西。

    刘传坤希望借助钱三运搭上胡若曦这条线,钱三运希望借助刘传坤了解更多的官场内幕,两人各有所需,在没有成为推心置腹的朋友之前,都是在有意无意地利用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