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

    钱三运问:“吴明胆子再大,也不会杀人吧?”

    刘传坤说:“只是传言而已,我也觉得吴明没有必要为此杀人,大不了赔偿一笔钱得了。真相究竟如何,也许这姑娘的家人知道,也许谁也不知道。”

    钱三运点点头,说:“如果要对此事翻案,首先就是要找到这位姑娘的家人。如果这位姑娘还在人世,那这些传言都是谣言;但是,如果姑娘真的离奇失踪或者她的家人躲躲闪闪,就可能真的有问题了。”

    刘传坤想了想,说:“去年这位姑娘爬楼逼婚的惊世之举影响深远,很多人都知道此事,想要打听这位姑娘的家庭地址并不困难,难就难在谁愿意去趟这趟浑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调查这种捕风捉影的事,真的是吃力不讨好,得不偿失。”

    刘传坤表面上虽然这么说,内心里其实还是希望有人以此为突破口,说不定能够揭露出吴明在青山县作恶多端的冰山一角。吴明若犯案,吴德能自然难辞其咎。

    钱三运忽然想到了甘日新,他对甘日新是有救命之恩的,甘日新现在是县刑警大队大队长,掌握着独天得厚的资源,想要调查清楚爬楼姑娘离奇失踪之谜也许并不困难,但是,钱三运心里也明白,即使他与甘日新联手,如果没有外部力量的支持,想将吴明绳之以法绝非易事,更别说将吴德能扳倒了。当然,刘传坤提供的这条线索有一定的价值,钱三运决定,在适当的时候与甘日新谈及此事,共商对策,这位离奇失踪的姑娘也许就是他在黑夜中意外摸索到的一根藤,说不定还能趁势拽出几个瓜来。

    钱三运表面上不动声色,不和刘传坤谈及心中的真实想法。至少在目前而言,两人虽然称兄道弟,但离无话不谈的地步还为时尚早。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钱三运心情不错,喝了不少酒。借着酒劲,钱三运巧妙地将话题引到县政府办那个冷艳的美女陆小曼身上。

    “钱老弟,我看这娘们看你不爽啊,你虽然是挂职干部,但怎么说也是副主任,怎么不给你工作分工?不分工科室,不就成光杆司令了吗?想这娘们也着实可气,自从张县长出事后,她就对我颐指气使的。凭什么?就凭她是吴德能的情人?”喝酒后的刘传坤红光满面的,说话也随意了很多,不得不说,在酒桌上聊天远比在其他诚谈心更无拘束。

    钱三运装模作样地问:“刘主任,陆小曼是吴德能的情人?”

    “钱老弟,陆小曼是吴德能的情人在青山县官场是路人皆知的。要不然,一个教育局的小股长能摇身一变成为副科级干部?吴德能老婆死得早,这么多年都是单身,这也为他玩弄女性找到了合适的借口。”刘传坤突然警惕地回顾四周,刻意压低声音,说,“钱老弟,告诉你一个惊爆消息,吴明也想吃他老爸情人的豆腐,有一次,有人看到吴明背地里揩油摸了一把陆小曼的屁股。”

    钱三运张大嘴巴,半天没合拢,“这消息如果是真的,那可真的太惊爆了!”

    酒后的刘传坤明显有些失态,坏笑着说:“这也不能怪吴明缺乏定力,陆小曼那风骚娘们,是个正常男人都想和她打一炮的。”

    钱三运心中也波涛起伏,如果有一天,将陆小曼这个处处压制自己的冷艳女人压在身下蹂躏一番,会是怎样的感觉?

    钱三运租住在离县政府不远的一个小区,两室一厅,八十来个平方,虽然并不宽敞,但对于他这个单身汉来说已经足够了。

    今晚和刘传坤的小聚,钱三运感觉收获不少,既拉拢了刘传坤,又从他那里得知了很多不为人知的青山官场内幕,特别是一些关于吴德能吴明父子的惊爆消息。如何尽快扭转目前的被动局面,也是他最近一直思考的问题。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的钱三运,脑海中又浮现出陆小曼那张美艳绝伦却又冷若冰霜的脸。初来乍到,她就没给他好颜色看,处心积虑打压他,但是,越是这样,越会激起钱三运隐藏在心里的那种强烈的占有欲。在他看来,陆小曼就是一个矛盾的存在。

    床头的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叶倾城打来的。

    “老公,还没睡吗?是不是想我睡不着?”叶倾城说话从来就是这么直白。

    对于这个大大咧咧而又对自己一厢情愿的女孩,钱三运确实拿她没辙。他对她既不讨厌,但也说不上喜欢。男人似乎都不太喜欢太直接的女生。

    “睡了还能和你说话吗?”钱三运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老公,说话怎么**的,没有一点人情味!人家大晚上的打电话给你,不就是因为想你睡不着吗?你呀,心里一点没有我,从来不主动打电话给我,哼!”

    叶倾城一撒娇,钱三运的心就软了。现在,他处于感情空窗期,柳月儿不知所踪,杨可欣很久不再联系,杨小琴已回归家庭,能说得上话的江曼婷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唯有这个叶倾城,对自己一往情深,扪心自问,他确实没有主动关心过她,虽然她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

    “倾城,想你又能怎样?你在江州,我在青山,我倒想你现在能长着翅膀飞到我的身边,可是,你会飞吗?”

    “老公,你真的想我啊?我好感动啊!”叶倾城受宠若惊,激动地说,“老公,江州离青山只有几十公里,你若真的想我,我马上就可以打的赶到青山陪你!”

    钱三运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句玩笑话竟然让叶倾城感动不已,看来这丫头对自己太迷恋了。

    “倾城,我想你是事实,但是,这深更半夜的让你一个人打的回来,我怎么放心?听话,早点睡吧。”

    叶倾城有些泄气,无可奈何地说:“好吧,我就知道你不是真的想我。你的心里只有杨可欣,一点儿没有我的位置!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里有我的。”

    好不容易摆脱叶倾城这个痴情丫头的纠缠后,钱三运的睡意来了。正要入睡,手机又响了。今晚怎么了?电话一个接一个?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竟然是江曼婷打来的,钱三运无比激动,睡意一下子全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