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

    “三运,手机怎么一直占线?是不是和女朋友聊天?”江曼婷的语气中似乎有一丝嗔怪。

    “姐,是有个女孩找我聊天,但还算不上是女朋友。”钱三运实话实说。

    江曼婷似乎很感兴趣,问:“说说这个女孩的情况,姐帮你把把关。”

    “姐,是这么回事……”钱三运简要介绍了一下叶倾城的个人情况和家庭背景,当然,他和她认识的过程并没有说实话,而是采纳了叶倾城自编的说法,即两人初次相识于县医院。

    “三运,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对你一片痴情。而且,她的家庭背景也不错,我觉得你们蛮般配的。三运,你的年龄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是时候谈个对象了。你家庭情况特殊,一个人无依无靠,该有人照顾你了!”

    “姐,可是,我心里一直有你啊。一想到恋爱结婚,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你。很多时候,我在想,要是能和你结婚,厮守到老,该有多好啊!”

    “三运,我相信你的一片真心,谢谢你这么爱姐姐。可是,我和你说过无数次了,我们之间绝不可能结婚的,世俗的羁绊,家庭的因素,年龄原因等等,总之,我们不可能像正常人那样相爱相守。只要你心中有姐,姐就心满意足了!”

    “姐,不说这个话题了,这个话题对我来说太沉重。姐,大晚上的怎么没睡?”钱三运转移了话题。

    “三运,姐最近忙得焦头烂额啊。演艺公司出了点纰漏,好不容易才将其摆平了。今晚请客吃饭,喝了点酒,现在反而睡不着了。”

    “姐,演艺公司遇到麻烦事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纰漏,合同纠纷。演艺公司发展态势良好,就是有的演艺人员素质太差,管理也比较麻烦。不过,此事总算摆平了!”

    一提及演艺公司,钱三运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柳月儿。柳月儿曾在江曼婷的公司学习生活过一段时间,后来由于自身原因放弃了。柳月儿命运多舛,现在不知所踪,想到此,钱三运不禁黯然神伤。

    “姐,你的演艺公司还培养新人吗?”钱三运忽然想到了香芹婶子的侄女、美丽开朗的徐芳菲。徐芳菲有文艺天赋,一个农村姑娘,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完全靠自己的力量,过五关斩六将,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专业,确实不容易。这姑娘有鸿鹄之志,一心想成为影视界明星。然而,娱乐圈是个大染缸,仅凭自己的才华和努力,要想出人头地,难于上青天。钱三运有意助徐芳菲一臂之力,便想到借助江曼婷这个演艺公司为徐芳菲搭建一个平台。再说了,在江曼婷的演艺公司,他很放心。

    “三运,又有亲戚想在娱乐圈发展?”

    钱三运这次倒没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徐芳菲的家庭情况,说她如何家境不幸,父母双亡,说她婶子如何帮助他发展奇石馆,说她如何在艰苦的环境下努力拼搏,渴望出人头地。

    江曼婷不禁动容,说:“三运,这个女孩的自身品质还是不错的。这样吧,有机会你让她来公司找我。当然,从目前情况看,想一举捧红她难度太大,一来她自身条件有限,二来我们公司还处于发展期,在同业中并不占优势。但是,我可以创造机会,多方面培养她,锻炼她,也许,她就是个可塑之才。”

    “姐,那我先替徐芳菲谢谢你了!”

    两个人煲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电话粥,说不尽的柔情蜜意,道不尽的儿女情长。临挂断电话时,江曼婷忽然想起了什么:“三运,光顾着和你谈情说爱,忘记和你说正事了。”

    “姐,还有正事?”

    “其实,也不算什么正事。是这样啊,三运,现在你们云川市官场出现了一些波动,自从郑耀明书记调离云川后,新来的市委书记与市长关系闹得不愉快。市委书记要求上级调整市长,一般来说,市委书记和市长不和,上级基本上都会采纳市委书记的意见,毕竟人家才是一把手。经过各方博弈,昨天省委常委会已经定下来了,现任云川市长调到省里某个厅任厅长,我的妹夫何胜利调任云川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代市长。”

    “何市长来我们云川市当市长?这可真是一个天大好消息啊。”钱三运激动得差点从床上蹦了下来,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何胜利是江曼雁的老公、江曼婷的妹夫,自己也与他打过交道,且两人在奇石欣赏方面有共同语言。如果何胜利来云川当市长,他就无形中多了一个靠山。在官场上,你能力再强,政绩再突出,没有靠山,想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都是很难的。更何况,没有靠山,没有背后为你撑腰的人,你连创造政绩的机会都没有。

    “是啊,这消息不仅对你是个好消息,对于何胜利、对于曼雁都是个好消息。何胜利各方面能力都不错,这几年在江州任副市长也干出了不少政绩,最重要的是,他善于平衡各方面的关系。由副厅提拔为正厅,也算是组织上对他个人能力和努力的一种认可吧。何胜利的任命正在走组织程序,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去云川赴任了。以前,他虽然是江州副市长,但毕竟管不着云川市,在很多方面也帮不上你大忙。现在,他去了云川,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官场多艰险,有他在,我对你就放心多了。”

    “姐,谢谢你的关心。有姐姐的关心,我会无往而不胜的。”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辗转反侧,思绪飞扬,想着如何在县政府办站稳脚跟,如何和冷艳的陆小曼斗智斗勇,如何协助胡若曦县长摆脱当前困境,如何与吴德能父子一较高下。有一刻,他甚至想到了即将来云川任市长的何胜利的美貌知性的妻子江曼雁,想起了在白鹭岛那个小木屋与她的亲密接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