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甘队长,对那个被吴明始乱终弃的农家女孩,你知道的有多少?”

    甘日新娓娓道来,将所知道的一五一十地说了。原来,吴明这个花花大少以谈恋爱之名,玩弄多名女孩,很多被他玩弄又抛弃的女孩要么顾及颜面而忍气吞声,要么得到一笔金钱补偿后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这样一来,吴明更加为所欲为,在青山县,凡是被他看上的女孩很少能逃脱他的手掌心。吴明胆大妄为却平安无事,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因为他未婚,打着恋爱的幌子,那些受辱女孩也无可奈何;二来他家世显赫,家族关系网错综复杂;三来他有黑道背景,有些被他凌辱的女孩想伸冤,他就动用黑社会力量威逼胁迫。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去年,吴明就遇到了一个刚烈女孩。这女孩是城关镇的一个农家姑娘,在县城的一家工厂打工。这女孩虽是村姑,但出落得花枝招展,要脸蛋有脸蛋,有身材有身材。当吴明发现青山县还有这么美的村姑后,开始坐不住了,动用各种手段死皮赖脸地追她。这村姑知道吴明的为人,开始是拒绝与他交友的,但吴明是情场老手,装作一副真诚交友的模样,甜言蜜语哄骗并施以小恩休,还许诺今后娶她为妻。好女就怕痴心汉,慢慢地这女孩就动了心。

    然而,狗改不了吃屎的性格。吴明将这貌美如花的村姑玩腻后,又以感情不和提出分手。谁知这女孩死活不从,竟然光天化日之下,爬上县公安局办公大楼楼顶以死相逼。一时间,满城风雨,全城人都跑来看热闹。吴明怕事情闹大收不了场,暂时采取了妥协策略,承诺不与她分手。在得到吴明的承诺后,这女孩才下了楼。

    十多天后,这女孩的妈妈带着一双儿女来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警,说自己的女儿离奇失踪了。当时接警的就是甘日新。从女孩妈妈的描述中,甘日新得知这个性格刚烈的农家女孩名叫唐甜甜,父亲早逝,是妈妈含辛茹苦将她和弟弟妹妹三人拉扯大的。女孩很懂事,也很勤快,初中毕业后放弃了原本很优秀的学业,一边在县城一家工厂打工挣钱,一边帮妈妈干农活家务。在爬楼事件后不久,唐甜甜突然与家人失去了联系。然而,在第二天下午,唐甜甜的妈妈又来到县公安局,说女儿找到了。经验老到的甘日新当时就觉得唐甜甜的妈妈不太对劲,说话躲躲闪闪,并不时地偷偷擦眼泪。虽然感觉事有蹊跷,但甘日新也不好再插手此事,一来当时刑警大队积案太多,人手不足,二来甘日新再三盘问,唐甜甜的妈妈坚持说女儿已经找到了。

    钱三运神色凝重,眉头紧锁,问:“甘队长,你是一位老刑警,当时你感觉唐甜甜的妈妈可能隐瞒了什么,依你的经验判断,唐甜甜是不是真的找到了?”

    甘日新沉思片刻,说:“这个还真的不好说,反正事有蹊跷,但真相究竟如何,只有经过深入调查才能搞清楚。当然,也存在一种可能,就是此事即使经过调查,也无法查清真相。我做刑警多年,很多刑事案件就是无头案。”

    钱三运道:“甘队长,我希望你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梳理此案。其实,我觉得,查清唐甜甜是否真的失踪,并不困难。首先查到唐甜甜的家乡,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了解唐甜甜的下落。人不能活在真空中,一个大活人如果没有失踪,总是有迹可循的。”

    “好的,钱主任。查出唐甜甜的家庭住址非常简单,然后,我让我的同事走访调查,一有情况马上向你汇报。”

    与甘日新告别后,钱三运思绪万千。他心里暗暗祈祷,但愿唐甜甜平安无事,只是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默默生活着。一个自幼丧父的农家女孩,真的很不容易,特别是遇人不淑后,更是承受着名誉丧失、别人冷眼的苦楚,那种内心煎熬真的很难受。但钱三运也隐隐感觉到,唐甜甜的境遇可能并不乐观。一个是性格刚烈、非吴明不嫁的农家女孩,一个是阴险狠毒、为所欲为的纨绔子弟,两人在第一次见面时就注定是一场悲剧。

    甘日新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下午上班不久,钱三运就接到了他的电话。据甘日新说,唐甜甜的家庭住址已经查到,在城关镇金桥村古树村民组,中午他已让在城关镇派出所任民警的好朋友去古树村走访调查,唐甜甜的妈妈仍然躲躲闪闪,说女儿外出打工了,但走访同一村民组的村民,均反映一年多没有见过唐甜甜了。走访民警还获得一条重要线索,说唐甜甜的邻居私下里透露,唐甜甜的妈妈有几次暗地里哭泣道:我的苦命女儿是死是活,怎么说也要给妈妈一个准信啊。甘日新还说,唐甜甜的妈妈对民警走访很反常,既害怕又紧张。她表里不一,应该隐瞒着什么,为什么要隐瞒,肯定有重大顾虑的。甘日新判断,唐甜甜妈妈的这种顾虑很可能是来自吴明的威胁。

    甘日新建议,在适当的时候,他和钱三运实地去走访一下,说不定能从唐甜甜的家人口中获取有用的信息。钱三运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唐甜甜的家乡虽然不是虎穴,但很有必要实地走访,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今天是李银桥的生日。李银桥这家伙虽然其貌不扬,但头脑灵活,在县政府机关大院人缘也很不错。为了庆生,李银桥特意在县城的一家酒店摆了两桌,县政府机关大院的一些年轻人都前来捧场。钱三运也应邀前往。在所有参加宴会的年轻人中,钱三运级别最高,副科级,其他人全是科员。

    这些年轻的公务员,想法不尽相同。有的忌惮于吴德能的威权,刻意与钱三运保持距离;有的则想与年轻的钱主任走近,可是又觉得他是领导,或多或少有所拘束;当然,也有不少才参加工作的机关小青年,没有经过太多的打磨,也就没有多深的城府,与年龄相若的钱三运很快就熟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