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

    一个平头青年用右手紧紧箍住江倩的细腰,将脑袋搁在她的香肩上,咸猪手肆无忌惮地在她丰满的胸部游走,还一脸淫笑着说:“小妹妹,长得还挺正点的嘛,今晚陪哥们玩玩,保证让你爽歪歪。”

    平头青年话音刚落,就被人来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脸部火辣辣的疼,抬头一看,见钱三运威风凛凛地站在他的面前怒目而视,刚要破口大骂,又挨了重重的几巴掌,江倩的控制权也瞬间移交了。

    “你他妈的找死啊!”在一旁的光膀纹身青年见同伴吃亏,忙过来助阵。

    钱三运义愤填膺,怒斥道:“我看找死的是你们!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欺负民女,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胆子?”

    几个被打倒在地的年轻公务员从地上爬了起来,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他们并不知道钱三运的底细,都为钱三运捏了一把汗,也打心里佩服这个一身正气、在关键时刻能够挺身而出的年轻主任。

    光膀纹身青年冷哼了一声,挥动拳脚就向钱三运袭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光膀纹身青年已经被钱三运放倒在地,疼得哇哇直叫:“弟兄们,这小子会功夫,大家一起上!”

    几个平头青年一哄而上,但结局是相同的,都毫无例外地被放倒在地痛苦地呻吟。县政府机关大院的那些年轻公务员惊诧不已,根本没有想到年轻帅气、平日里文质彬彬的钱主任竟然深藏不露,以一敌众却毫发无损。他们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有几个刚才被欺负的还借机踢了徐混几脚。

    “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们恃强凌弱,为非作歹,见一次打一次!”今天打架异乎寻常的顺利,不仅快速制服了几个寻衅滋事的徐混,还及时解救了被凌辱的江倩和一众年轻公务员,赢得了他们的赞许和信任,钱三运掩饰不住心头的得意,踢了几脚像狗一样瘫倒在地的徐混,临走之前还不忘警告一番。

    “我们撤吧。”钱三运知道,此地非久留之地,必须尽快撤离。否则,那几个徐混的同伙闻讯赶来,想走就不那么容易了。钱三运并不惧怕徐混,他怕的是李银桥他们吃亏。

    正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一阵凌乱嘈杂的脚步声,六七个穿着保安制服、身材魁梧、手拿警棍的人飞奔了过来。

    “不许动,谁都不许动!”一个保安头头吆喝道。

    躺在地上呻吟的光膀纹身混混认识保安头头,伸冤道:“陈队长,他们在这里搞事!”

    保安队长扫视了钱三运一眼,冷冷地说:“来砸场子的?”

    钱三运非常愤慨,怒斥道:“简直是颠倒黑白!我们是来这里消费的顾客,这几个混混凌辱我们其中的一位女顾客,被我小小教训了一顿。你们这些保安,应该严厉管教这些寻衅滋事的混混!”

    保安队长板着脸,说:“在事情真相未调查清楚之前,我希望你能够留下来,配合我们调查。”

    “我没有这个闲工夫!”钱三运大手一挥,对李银桥等人道,“兄弟们,我们走!”

    保安队长魁梧的身子横在钱三运的面前,并夸张地挥舞着手中的警棍,大喝道:“事情真相未调查清楚之前,谁也不许走!我们老板最痛恨你们这些砸场子闹事的!”

    “如果我现在一定要走呢?”钱三运的肺都快点气炸了,这些保安明显与混混沆瀣一气,看样子即使不是同伙也有着某种密切联系。

    保安队长冷笑道:“如果有人胆敢离开这里半步,就别怪我的警棍不长眼睛!”

    钱三运心中虽然愤怒无比,可也不敢莽撞行事,万一被警棍击中,那就麻烦大了,所以决不能掉以轻心。正在思索如何撤离时,他听到了前方不远处的过道里又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原来是几个警察来了。

    娱乐城涉黄涉赌,警察从来不查,可一旦有人打架斗殴,警察消息比谁都灵通、来得比谁都快。稍微用脚趾头想一想就知道,娱乐城的背后是有保护伞的,这保护伞可能有多重,但警察显然是其中之一。

    “是不是有人闹事?”为首的警察大声喝问。

    这声音似乎很熟悉,钱三运定睛一看,说话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对手、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吴明。由于过道灯光暗,加之警察着装相同,钱三运竟然没有一眼认出来。

    钱三运虽然心生诧异,但仔细一想,也在情理之中。甘日新说过,吴明与娱乐城的老板关系密切,说不定他在娱乐城就有股份,即使没有入股,也是保护伞之一。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负责维护社会治安,此刻出警并无不当之处。

    来的警察有五六位,清一色的警察制服。钱三运忽然看到了一张极其熟悉的脸,王石在!这小子考上警察后,就分配在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成为吴明的直接下属。然而,令钱三运惊讶无比的是,王石在显然也认出了他,却装作不认识的样子。难道这小子反水了?

    保安队长信口雌黄,指着钱三运说:“这小子参与闹事,我让他留下来接受调查,他不但不肯,而且态度蛮横。吴队长,你来的正是时候。”

    “跟我去治安大队接受进一步调查!”吴明趾高气扬的,还想说什么,忽然认出了钱三运,支支吾吾地问,“你,你是高山镇的?”

    钱三运开怀大笑道:“吴队长好眼力啊!不错,我叫钱三运,上次我们在高山镇打过交道,今晚我们又见面了!”

    吴明想起了不久前在高山镇发生的噩梦,仍心有余悸。事情过去这么多天,他没有实施报复行动,不是他不想报复,而是他做梦都想着报复,只是发生车祸后很长时间他都在卧床休息,况且,如何对付这神一般的对手,也是个头疼的问题,必须精心策划,确保一击即中,否则,自己的下场比上次还要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