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

    “你在娱乐城闹事,不会吧?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吴明是条变色龙,知道钱三运是不能轻易招惹的厉害角色,说话语气缓和了很多,他又转向保安队长,问,“你确定是他在闹事?”

    刚才钱三运和吴明的对话,保安队长听得一清二楚,他哪知道两人之前曾经有过的过节,还以为二人有交情呢,便见风使舵道:“可能是有误会了,原来都是一家人啊。”

    吴明板起面孔,厉声斥责道:“胡说八道什么!什么一家人两家人的!”

    保安队长自知失言,忙不迭地说:“是我瞎说,是我瞎说。吴队长,您来了,我就有主心骨了,要不这打架斗殴的事由您来处理?”

    “屁大的事,处理什么!”吴明大手一摆,冲钱三运做了个走人的手势。

    “吴队长,我们走了。新时代娱乐城的治安环境不容乐观,吴队长还要加强管理啊。”临走前,钱三运还不忘告诫吴明一番。

    钱三运等人走远后,吴明气不打一处来,将保安队长及寻衅滋事的几个混混一顿训斥。光膀纹身青年战战兢兢地问:“刚才那伙人什么来路的?也是道上的吗?”

    “屁!我警告你们,以后不要在自己家的地盘惹是生非,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吴明余怒未消,将光膀纹身青年骂了个狗血喷头。

    钱三运今晚心情无比舒畅,该出手时就出手,让他瞬间在一群年轻的公务员中树立了威信。可以预见,他在县政府办孤立无援的状况将会大有改观。

    可是,王石在这小子,怎么会与吴明走得那么近呢?只是工作关系还是同流合污了?不过,仔细一想,王石在不是那种轻易背叛朋友的人,应该是有隐情。钱三运忽然眼睛一亮,王石在小子会不会故意与吴明走得近,借机获取有价值的情报?

    手机短信提示音滴滴答答地响了,一看,是王石在这小子发过来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兄弟,有空私下聊。

    钱三运咧嘴一笑:妈的,我还以为你小子反水了,原来是卧底啊。

    转眼就是周末。根据约定,钱三运与甘日新去城关镇金桥村古树村民组实地调查走访唐甜甜失踪谜案。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也不想给唐甜甜家人带来太多压力,两人扮作钓鱼爱好者,甘日新骑了辆摩托车,载着钱三运去了古树村民组。

    秋高气爽,乡村风景宜人。古树村民组,名称由来缘于村口一大片高大的樟木林。这些樟木树树龄至少都在百年以上,树木又高又大,有些树木的胸径甚至两个壮汉手拉手都合拢不过来。在村民眼里,这片樟木林是块风水林,谁砍伐了树木,就会受到惩罚,所以得以保存至今。巨大的古老的樟树就像守候在村口的哨兵,时时刻刻庇护着古树村民组的子子孙孙。

    古树村民组有口野池塘,天气晴好,又逢周末,垂钓者很多,其中大多数人都来自城里,毕竟这里离县城不过十多公里的距离,钱三运和甘日新的出现并没有引起村民们的任何怀疑。

    经过打听,钱三运找到了唐甜甜的家,这里距离野池塘不过几百米。唐甜甜家的房子很破旧,四间瓦房,外墙斑斑驳驳,看样子有些年代了。一个中年妇女正在门口弯腰摘花生。不用说,她就是唐甜甜的妈妈了。

    “阿姨,我们是从城里过来钓鱼的,想讨口水喝。”钱三运晃了晃手中的茶杯。

    中年女人扬起脸来,扫视了钱三运一眼,说:“堂屋桌子上的水瓶里有开水,早晨才烧的。”

    “谢谢阿姨。”

    钱三运走进堂屋,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正趴在木桌上写字,他应该就是唐甜甜的弟弟了。

    钱三运将杯里的水添满,没话找话地问小男孩:“上几年级了?”

    “五年级。”小男孩答道。

    中年妇女走进堂屋,问:“水倒了吧?一到周末,后面池塘就有不少钓鱼的,因为离得近,经常有人来我家倒水。所以,一到周末,我就多烧几壶水。”

    “阿姨真是好人。”钱三运发自内心的赞叹。他将中年妇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根据唐甜甜的年龄推测,她最多也就四十岁出头,可是,她看起来像五十多岁的女人,衣着破旧,满脸皱纹,头发花白。也难怪,一个农村女人,家里没有男劳动力,肩负着养育三个子女的重担,生活的压力可想而知。特别是她的女儿离奇失踪后,更是承受着巨大的内心煎熬。

    “好人?好人得不到好报啊。”中年妇女喃喃道。

    钱三运兴奋不已,难道这么快就直奔主题了?看来今天异乎寻常的顺利啊,便借机问道:“阿姨,好人都有好报的,怎么会没有好报?”

    中年妇女自知失言,忙改口道:“好人若是有好报,我的男人就不会年纪轻轻的就死了,要是他还活着,我也就不会这么累了。”

    钱三运心中思忖:中年妇女无论如何不会与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说真心话的,现在想从她的口中套出想要的东西,显然不现实,得像钓鱼一样,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便转移了话题:“阿姨,和您商量个事,不知行不行?”

    中年妇女一脸疑惑地问:“和我商量事?”

    钱三运笑着道:“阿姨,是这样的,我这个人酷爱钓鱼,可是由于时间关系,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才有时间钓鱼。因为家在城里,中午赶回去吃饭不方便,我就想啊,中午能不能在阿姨家里搭伙,伙食费我出。”

    “可以啊,上个礼拜天就有几个人在我家搭伙了。”中年妇女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钱三运大喜,忙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元钱,递给了中年妇女,“阿姨,这是我的伙食费,就两个人,我的一位朋友正在池塘垂钓。”

    “就两个人吃饭,两百元多了吧?”

    “不多,不多,麻烦阿姨做几个特色的农家菜,如果还有剩余,就算是我们给你的劳务费吧。”

    “这,这劳务费也太多了吧。”中年妇女有些受宠若惊。

    钱三运笑道:“阿姨,真的不多。我们大老远的来钓鱼就是想放松放松,钓钓鱼,吃吃农家菜,看看农村风景,修身养性。至于花钱嘛,说实在的,我们还真无所谓。毕竟,我们城里人不同于你们乡下,挣钱还是挺容易的。”

    钱三运这么一说,中年妇女心安理得地将钱收下了,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满打满算,中午的菜钱不会超过一百元,而且还有一部分菜就是家里出产的,这样一算,至少能赚上一百元。在有钱人眼里,一百元不算什么,可是,在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一百元的用场大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