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

    “三个。”唐美美想了想,答道。

    “我今天看到了你和弟弟,还有一个是哥哥还是姐姐?”钱三运明知故问。

    “是姐姐。”

    “姐姐是在外读书还是工作了呢?”

    唐美美犹豫片刻,说道:“她,她出去打工了。”

    “姐姐外出打工,多久回家一次呢?”

    “她,她隔段时间就回来一次。”

    “是吗?你姐姐在哪打工呢?”

    “怎么感觉你们像是在查户口的?”

    钱三运接二连三的发问,唐美美觉察到不太对劲,感觉这个陌生人似乎另有所图,可究竟图啥,她也一时想不明白。如果去年不是亲眼在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见过甘日新的话,她还真的怀疑他们二人的身份。这年代,骗子多的是。

    这时候,正在隔壁厨房里洗碗的唐美美的妈妈走了出来,用一双怀疑的眼睛将钱三运和甘日新上上下下审视了一番,然后问唐美美:“美美,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问你姐姐的事?”

    唐美美直说道:“妈妈,他们一个是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一个说是为县长服务的政府官员,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突然对姐姐感兴趣了。”

    唐美美的妈妈听女儿这么说,心里慌乱,说:“你们只是中午来我家搭伙的客人,现在吃过午饭,可以走了。”

    唐美美的妈妈下了逐客令,钱三运左右为难,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如果留,显然不受欢迎;如果走,今天收获甚微,心有不甘。

    通过旁敲侧击的方法很难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钱三运决定剑走偏锋,直接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

    “阿姨,实不相瞒,我们今天来这里,钓鱼不是主要目的,主要目的是想了解你女儿唐甜甜的情况。我是县政府办为县长直接服务的副主任钱三运。”钱三运又指了指坐在一旁的甘日新,“他是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甘日新,你应该还记得,去年有一天你带着小女儿和儿子去县公安局报警说唐甜甜失踪,当时接见你们的就是他。”

    唐美美的妈妈又将甘日新仔细打量一番,说:“你刚进屋时,看你有点面熟,可是一时想不起来了。原来是你啊,你人挺好的。”

    唐美美插话道:“妈妈,是的,甘叔叔人是挺好的。”

    甘日新笑道:“谢谢你的评价。我这人对百姓一向态度友善,但对坏人可就没那么好态度了。”

    钱三运见事情有了转机,见缝插针地说:“作为刑警大队的大队长,甘队长这么多年来抓捕了无数的坏人。不管坏人多么狡诈凶残,也不管他们势力有多强,甘队长都会动用一切手段将他们抓捕在案。”

    甘日新说:“今天我们来,主要就是想了解唐甜甜的情况。你们去年曾报案说唐甜甜失踪,后来又说找到了,但据我们了解,唐甜甜是真的失踪了,你们不愿意说出真相,应该是有难言之隐的。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是受到了某些人的威胁。”

    甘日新这么一说,唐美美的妈妈更加紧张了,她警惕地向门外张望,似乎极其害怕谈话内容被外人知道了。

    钱三运明白,唐美美的妈妈心里还是有很大的顾虑,只有化解她的顾虑,她才会说出事情的真相,于是说:“阿姨,堂屋里说话是不是很方便,要不我们去里屋谈,实在不行,就让你小女儿唐美美在门口站岗放哨。我们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将今天所了解到的告诉外人,也尽可能地保护你们的人身安全。”

    “可是,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呢?”唐美美的妈妈心有所动,可是,还是有点不放心。

    “两点。第一,甘队长是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专门抓捕坏人的,而且,你也了解他的为人;第二,我是县长身边的工作人员,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我有两个熟人都在青山一中读书,你小女儿唐美美都知道。你也可以让唐美美通过她们打听我的为人。”

    唐美美点头道:“是的,钱叔叔是有两个熟人在我们学校读书,我看他们并不是坏人,你有什么想说的就告诉他们吧,说实在的,我真的很想姐姐。姐姐这么长时间杳无音讯,是死是活都不清楚,只有通过公安局的调查才能弄清楚了。唉,但愿姐姐还在人世间,只是由于某种原因不愿意与我们联系罢了。”

    唐美美的妈妈沉思片刻,长叹一口气,说:“好吧,也许今天我们真的遇到好人了。美美,你在门口站岗放哨,有外人来了,你咳嗽一声。我和两位领导去里屋说话。”

    唐美美的妈妈引领二人进了里屋,拉上窗帘,并将房门闩上了。

    甘日新和钱三运坐在床上。唐美美的妈妈则坐在床沿边的一张木凳上。

    钱三运刻意放低声调,说:“阿姨,你要相信,我们是为你们做主的,你也不要怕,现在不是旧社会,没有什么坏人是不能铲除的。”

    唐美美的妈妈说:“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帮我们呢?”

    甘日新插话道:“是这么回事。唐甜甜去年曾和吴明谈过一段时间的恋爱,后来吴明提出了分手,唐甜甜不许,赌气爬上了县公安局楼顶以死相逼。这事动静闹得很大,全城人差不多都知道。此事发生不久,唐甜甜失踪。我们怀疑,她的失踪与吴明有着某种联系。我们也有理由怀疑,你们隐瞒事实真相应该是受了吴明或吴明同伙的某种威胁。”

    “吴明势力那么大,他真的要犯案,你们敢抓他吗?”

    甘日新说:“任何人,只要他干了坏事,我们都敢抓他。吴明在青山县城的确有点势力,但我们势力更大,我也不说我们靠山是党委政府,就拿钱主任来说,他是县长身边的人。你想想看,吴明势力再大,有县长大吗?”

    甘日新这么一说,唐甜甜妈妈的顾虑彻底化解,她用手抹了一把眼泪,轻声哭诉道:“两位领导,我的大女儿唐甜甜是失踪了,我有一年多没有见过她了,手机关机,一点音信都没有,我都怀疑她还在不在人世间了。”

    “阿姨,既然唐甜甜失踪了,你们为什么要隐瞒真相呢?去年报案后怎么又突然撤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