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

    唐美美的妈妈含泪诉说了女儿唐甜甜失踪的前前后后。

    唐甜甜这丫头心地善良,勤劳苦干,对我很孝顺,对弟弟妹妹也很关心,但她有个缺点,就是脾气太犟,认准的理儿八匹马都拉不回头。

    吴明那枪打的将甜甜耍过后,以性格不合提出分手。甜甜死活不干,说你当初和我处对象时怎么不说性格不合?现在我的处子之身都给你了,全村人都知道你是我对象,你又找借口甩我,我的一张脸往哪里搁,乡亲们会怎么说我?

    吴明说,我给你两万元金钱补偿,我们一刀两断,要不然,可别怪我不讲情面!甜甜一气之下,就爬上了县公安局楼顶,说吴明如果继续提出分手,她就一死了之。吴明了解甜甜的性格,不得已答应继续交往,甜甜这才下了楼。

    然而,吴明当时答应甜甜,只是怕事情闹大收不了场,并不是真心想继续处对象。听甜甜说,那时候吴明又处了个女朋友,那女朋友才十七八岁,听说还是个高中生,长得又白嫩又好看。

    吴明再一次和甜甜摊牌,说他无论如何不会娶她的,他给她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分手,他给三万元分手费,作为补偿;另一种选择是让甜甜做她的情人。甜甜说只有一种选择,就是让吴明兑现承诺,娶她为妻。

    甜甜回家和我说起这事,我苦苦劝她,吴明这个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心狠手辣,你斗不过他,和他分手对你来说是件好事。你找个老实本分的人结婚过日子,比跟在他后面强百倍。甜甜就是不听我的,一门心思想让吴明娶她,说吴明不娶她,她还要闹事。唉,这丫头就是头犟驴啊。她当时如果听我的话,哪会有今日?

    甜甜在县城一家工厂打工,工厂有宿舍,她一般每隔两三天就回家一次。可是,那次自从甜甜去工厂上班后,四五天都没有回家,手机也打不通。我当时就慌了,赶忙去她的工厂找她。到了工厂,一打听,她的同事都说她旷工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找到吴明,吴明说这几天也没见过她。

    情急之下,我就选择了报警。在我报警的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总是想着甜甜这丫头,真担心她出什么意外。小女儿和儿子已经睡着了。这时候,门外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窗外有手电筒的灯光在晃动。然后,我家的房门就砰砰砰地响起来了。

    当时,我很高兴,难道是甜甜这丫头被公安局的人找到送回来了?我从床上爬下,开了门。在开门的那一刻,我呆了。几个蒙面人手里拿着砍刀,匕首之类的凶器,其中一个大块头的,小声说:不许乱喊乱叫,否则我杀了你!

    我倒是不怕死,可是我怕儿女儿受到伤害,就没有作声。几个蒙面人关上房门,把我赶到里屋,还把睡梦中的儿子女儿弄醒了。

    我儿子女儿吓得说不出话来。我大着胆子问:“你们是谁,深更半夜的来我家干什么?”

    大块头男人嘿嘿笑道:你们不要怕,我是来给你们送钱的。

    我当时很纳闷,哪有人夜里手拿砍刀匕首给人家送钱?

    出乎我意料的是,那人还真的掏出了一叠钱,说,这是三万元钱,你点一下。

    我说,我们素不相识,为什么要给我钱?

    那人说,是这么回事,你家女儿唐甜甜很懂事,说家里贫穷需要多挣钱养家,国内工资待遇低,她找到了一家出国劳务公司,可以办理出国打工,公司还提前支付了一年工资。一来由于时间紧,二来怕家里人不同意她出国,所以,你女儿就委托我们过来给你送钱,并转告你,她在国外一切挺好的,你们不要担心,等过几年,她挣足了钱再回家。

    我当时一听,就知道甜甜凶多吉少。这几个人肯定是吴明派过来的,甜甜现在还不知道怎样了。

    我哭了,说我不要钱,只要我女儿甜甜平安归来。

    那人发火了,拿匕首在我的颈部晃了晃,说我再哭闹,要给我放血。

    我说,你放就放吧,甜甜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

    谁知那人嘿嘿冷笑两声,示意另几个蒙面人控制住我的小女儿和儿子。一个蒙面人用手轻挑地摸我小女儿唐美美的脸,说这姑娘长得好看,晚上就将她轮了。另一个蒙面人揪住我儿子的耳朵,说这耳朵大,有福相,割下来可以当下酒菜。还有一个蒙面人强行脱下我儿子的裤子,说吃童男子的两个蛋蛋可以壮阳,并拿匕首在我儿子的裆部晃来晃去。儿子女儿哪经历过这等场面,当时就吓懵了。

    我知道,如果我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什么事都会做出来的。我说,我儿子女儿是无辜的,求求你们不要伤害他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那个大块头男人说,我们的要求很简单:你收下三万元钱,明天去县公安局撤案,就说唐甜甜找到了。今后,不许和任何人说你女儿失踪了,就说她外出打工了。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哪一天你小女儿被人强奸、被人拐卖,你儿子被人砍伤、被车撞死,可别怪我没提醒到位!

    大女儿不知下落,如果再让小女儿和儿子受到伤害,我就是死也不瞑目啊。没办法,我只好答应他们的要求。

    这一年多来,我遵守约定,没有在外面说我女儿失踪的事实,也没有再报案,我家儿子和小女儿倒也平安无事。他们也没有再来我家骚扰,只是上个月,我清早起床时,发现我家大门上插着一把匕首。我猜这还是那伙人干的,为了是警告我们。

    唐美美的妈妈诉说家庭不幸的时候,钱三运静静地听着。他为这个苦难的家庭感到心酸,也为犯罪分子的猖狂行径而愤慨。如果不尽快铲除这些社会的毒瘤,百姓将永无宁日。钱三运默默发誓,无论这些不法之徒势力有多大,背景有多深,也无论他们多么穷凶极恶,不择手段,也要动用一切力量与他们斗争到底。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唐美美的妈妈突然失声痛哭起来,那模样令人无比动容。钱三运的情绪受到强烈感染,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