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

    唐美美的妈妈突然面向钱三运和甘日新的方向跪了下来,哽咽着说:“两位青天大老爷,求求你们帮我查清楚甜甜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个大活人,不明不白就没了,你们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明明心里苦,还不能说出来,乡亲们问起甜甜,还要假装欢笑。唉,我前生是不是做了坏事,才落此报应啊!”

    钱三运和甘日新慌忙站了起来,将唐美美的妈妈搀扶了起来,一同劝慰道:“阿姨,谢谢你信任我们。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查清甜甜的下落。在未查清真相之前,阿姨也不要太担心,也许甜甜活得好好的,只是由于某种原因暂时没有联系你。”

    唐美美的妈妈突然向最里间的屋子走去。钱三运心生纳闷,也紧紧地跟随其后。最里间是个储藏室,也是关养家禽的地方。几只鹅听到动静,嘎嘎地叫了起来。

    唐美美的妈妈掀开角落处的一个红薯地窖盖子,钻了进去,不多时,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破旧的蛇皮袋。

    这蛇皮袋里装的是什么呢?难道是有关唐甜甜失踪的直接证据材料?出乎意料的是,里面装的是一叠厚厚的钞票。

    “这三万元就是去年那天晚上那伙人给我的,我一分钱也没用,原原本本地被我藏在地窖里了。”唐美美的妈妈将钱递给了钱三运,“这种不明不白的钱我不敢用,暂时也派不上用场,还是交给你们吧,算是办案经费吧。”

    “这怎么行呢?这钱给了你,就是你的。你的家庭贫困,两个孩子还在读书,这些钱的用场大着呢。”

    甘日新也说:“阿姨,你千万不要这样,我们办案是有经费的。”

    唐美美妈妈说:“那这钱就算我给你们的补助吧。只要你们能帮我找回甜甜,你们就是让我做牛做马也愿意。”

    甘日新道:“阿姨,你的心意我心领了,这钱我们是无论如何不会要的。如果要,那我们和那伙歹徒有啥区别?”

    唐美美的妈妈见二人坚决不要,也无可奈何。农村人朴实,总以为求人办事需要付出点什么。

    钱三运说:“阿姨,这钱一定要藏好,最好是存在银行。”

    “你看我,斗大的字认不了几个。孩子小,让他们存钱我又不放心,要不,麻烦你们帮我将钱存上。至于以后这钱怎么用,那是以后的事了。”

    钱三运想,唐美美的妈妈让他帮忙存钱,说明她对我已经完全信任,这个小忙一定得帮,于是说:“阿姨,好的,存钱小事一桩。我存钱后,下次来时将存折带过来。”

    “这里离县城远,交通不方便,你也可以将存折交给我小女儿美美,她在青山一中读书。”

    钱三运闻听大喜,今后又有光明正大的理由与唐美美这个小美女接触了,便借坡下驴道:“好的,好的,就按阿姨说的办,到时候我亲手将存折交到美美手中。”

    甘日新将头撇向一边,咧着嘴笑,他自然了解钱三运的心事,这个年龄小他一大截的兄弟,为人仗义,有勇有谋,就是有点不好,太好色了。

    钱三运心中浮想联翩,仅青山一中,就有姜娇娇、杨可韫、唐美美三位美丽动人的小妹妹了,什么时候将她们一一推倒?嘿嘿,不急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说她们都还未成年,欺负未成年少女,我岂不成了禽兽?再养个几年,等她们考上大学后,全部搞定,一个不留。

    钱三运对搞定三个漂亮的小妹妹充满信心,只是,他不敢确定,能不能让她们和睦共处呢?特别是,能不能让她们一起陪他那个,那个什么飞呢?

    临别之际,钱三运再三叮嘱唐美美的家人,一定不要将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告诉任何人,就说是两个钓鱼爱好者来家搭伙吃饭。钱三运还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说无论遇到任何事都可以给他打电话的。

    在回城的路上,钱三运和甘日新商定下一步行动方案。甘日新是个老刑警,他提出两条腿走路的想法。

    一方面,他利用技术手段秘密调查唐甜甜失踪前后的蛛丝马迹。但调查最大的困难是,青山县城街头安装的摄像头并不多,且相隔唐甜甜失踪已过去一年多时间,想要获取有价值的线索的确很难。

    另一方面,解铃还须系铃人,唐甜甜失踪以及其后蒙面人威吓唐甜甜家人等事件都与吴明脱不了干系。必要时,可以对吴明开展秘密调查,但前提是不能打草惊蛇,吴明当过兵,又在公安局工作,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必须慎之又慎。

    钱三运忽然想到了王石在。王石在考上警察后,就分配在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成为吴明的直接下属。王石在最大的优势就是口才,凭他那三寸之舌与溜须拍马的本领,想与吴明处好关系并不难。如果能成为吴明的心腹,那就或多或少能够接触到有关吴明的秘密。

    钱三运发了条短信给王石在,问晚上有没有空小聚一下。

    王石在回复:今天周末,有空。

    钱三运回复:在哪里小聚,前提是别让你的领导知道了。

    王石在回复:我明白你的意思。那就选择在城区繁华地段吧,地方我来安排,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的地方,呵呵。

    华灯初上,青山最繁华地段人头攒动,在人气爆棚的一家咖啡店的一个小包厢,钱三运与王石在边喝酒边谈天。

    一段时间不见,王石在似乎瘦了些。钱三运关切地问:“我看你瘦了,最近工作辛苦?”

    王石在嘿嘿笑道:“不是工作累的,我这是为伊消得人憔悴,你懂的。”

    “现在和杨小凡的感情进展如何?”

    “哥啊,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又不是不知道杨小凡的父亲反对女儿和我交往?”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以为还是过去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杨小凡心中有你,不就一切ok了吗?”

    “最近我都没有和杨小凡联系了。我在尝试着如果没有杨小凡,我还能不能快乐地生活下去。算了,不聊这个了,转移话题。”

    钱三运将唐甜甜失踪案大致说了一遍,然后将自己的想法如实相告。

    王石在说:“最近我和吴明的确走得近,但还没有近到成为他心腹的地步。我知道他在新时代娱乐城有股份,与娱乐城老板关系密切。还知道他在青山有多处家产,除此之外,我就不知道了。”

    “我交代你一个重大任务,充分发挥你的一技之长,与吴明处好关系并成为他的心腹,争锐得唐甜甜失踪案的有价值的线索,同时注意搜集他涉嫌违法犯罪的证据。最近我们尽量不要接触,避免引起他的怀疑。当然,做好这一切的前提是注意保护自己。”

    “好的,我尽力而为。我是警察,是吴明的下属,与他走近也在情理之中,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我就怕自己近墨者黑,万一干了什么坏事,怎么办?”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王石在,我了解你,只要能管住自己的下半身,你就不会出事的。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万一哪天干了坏事,如果不上纲上线,我会捞你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