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

    出租车驾驶员胆子小,并不敢跟着黑色小轿车驶入工厂。

    钱三运丢下一百元钞票,也不要驾驶员找零,跳下了出租车。

    黑色小轿车在工厂的大院里停了下来,但没有熄火。驾驶员跳下车,准备将大铁门锁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钱三运飞快地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进来干什么?”驾驶员喝道。

    “肚子疼,找厕所大便。”钱三运低声道。

    “滚,滚,这里没有厕所,有厕所也不让你上。”那人一手拿着一把大铁锁,一手开始将钱三运往大铁门外推搡。

    黑色小轿车后排座上的两个人将陆小曼从车上推了下来。陆小曼的头上套了一个黑色的头罩,两只手被绳子捆住了,嘴里还被塞了什么东西,发出呜呜呜含糊不清的声音。

    “他是什么人?”那个劫持陆小曼的高个子歹徒厉声问道。

    “他说是上厕所的,我感到怀疑,会不会是——”准备锁门的驾驶员对钱三运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当时在小巷子,我见这家伙在我们车子后面走路。很奇怪,这家伙怎么跟过来了?”另一个劫持陆小曼的个子较矮的歹徒突然认出了钱三运。

    高个子歹徒说:“当时我就提醒说,小巷子有人,你说没事,现在倒好,这家伙竟然跟过来了。”

    矮个子歹徒说:“将这家伙控制起来,审问一番,防止出现纰漏。否则,老板怪罪下来,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准备锁门的驾驶员听矮个子歹徒这么一说,依仗着自己身强体壮,就要控制住钱三运。

    钱三运冷哼一声,你真的是不自量力!对付你们几个还不是小菜一碟!

    据目测,这个工厂应该是停产或废弃的工厂,因为没有听到机器的轰鸣声。这里很有可能是这伙歹徒的大本营。而且,除了今晚在车子上的三位歹徒外,这里显然还有其他的歹徒。问题是,这伙歹徒都是些什么人?会不会是龙虎帮的一个基地?这里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

    钱三运很有信心从这三个歹徒手中抢走陆小曼,但是,一旦工厂里面歹徒的援兵来了,他想脱身并不困难,但要救走陆小曼的可能性就小多了。毕竟一拳难敌多手。

    如果不及时救走陆小曼,打草惊蛇,这伙歹徒一定会转移关押地点。即使报警,短时间内也很难找到陆小曼。那时,陆小曼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所以,一定要抢在其他歹徒增援前营救陆小曼。

    说时迟,那时快。当那个准备锁门的驾驶员要控制住钱三运时,钱三运用了一个漂亮的擒拿动作将其摔倒在地。这个歹徒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那两个劫持陆小曼的歹徒见钱三运来者不善,扯起嗓子开始呼叫援兵。钱三运以闪电般的速度将二人迅速制服,并从他们手中解救出被控制住的陆小曼。

    陆小曼的头上虽然戴着黑色的头套,什么也看不见,但事情的经过她听得清清楚楚。她原本以为自己完了,可没想到竟然有人及时赶来解救她。从几个歹徒刚才的对话中,陆小曼隐隐约约知道这个解救她于水火之中的好人就是那个在小巷跟在她后面的人。可当时的小巷除了她,就只有一个躲在电线杆后面撒尿的男人。

    难道这个救自己的人就是那个撒尿的男人?完全有可能!除了他,没有别的男人更有机会看到自己被劫持,然后跟踪而来。可是,他为什么要冒着巨大的危险一路追踪而来解救自己呢?陆小曼百思不得其解。

    事不宜迟。没等三个被打倒在地的歹徒爬起来,钱三运就拽着陆小曼钻出铁门,向门前的马路飞奔。

    晚上,青江公路不时有车辆路过,钱三运招手,却没有一个停车的。

    钱三运心急如焚。如果再不撤离,那伙歹徒的援兵就会过来。那样一来,想要平安带走陆小曼就会很困难了。

    公路的另一侧有个小山坡,钱三运决定先带陆小曼去那里暂时避一避。

    陆小曼的手被捆住了,在黑暗中想要解开并不容易。时间紧急,钱三运一手搂着陆小曼纤细的腰肢,快速地过了马路。

    借助微弱的星光,钱三运发现马路与山坡的交界处有一道一米多高的铁栅栏。他没有多想,一把抱起陆小曼。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她的屁股是那样的柔软,她的身子是那样的芬香,他的手还有意无意地触碰到她胸前高耸的峰峦。

    陆小曼被稳稳地放在了铁栅栏的另一侧,钱三运顺利攀爬了过去。这时候,钱三运才注意到陆小曼的头套一直还戴在头上。

    是揭开她的头套,主动亮明身份,还是隐瞒自己的身份?钱三运很快就有了答案:隐瞒身份。这样一方面可以避免让她产生不必要的猜疑,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可以借机揩油。这个冷美人平时对自己颐指气使的,今天好不容易逮着个揩油的机会,怎么会轻易错过?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不过,他摘掉了堵在她嘴上的东西。在微暗的星光下,他看清这不是毛巾,而是一条红色的女人内裤,内裤还散发出淡淡的女人的气味。

    他摸了摸,有蕾丝边。陆小曼穿的是一条牛仔短裙,这条内裤很有可能就是在她被劫持上车后,被那几个歹徒扒下来堵塞嘴巴的。钱三运很想一探究竟,被牛仔短裙紧紧包裹的陆小曼是不是没有穿内裤。

    然而,就在此时,他看到对面工厂人声鼎沸,应该是歹徒全出动了。钱三运赶紧匍匐在一片小树从的地下。

    一伙歹徒手拿手电筒,在工厂附近的公路旁四处搜查。一个歹徒说:“都过去好几分钟了,公路来往车子多,这两个人肯定乘车走了,搜查有个屁用?”

    另一个歹徒说:“是啊,如果不是在公路边,那两个人无论如何也跑不掉。”

    还有一个歹徒说:“大黑蛋这几个家伙真的没用,到手的鸭子还飞了!”

    手电筒的光亮随意地闪烁,钱三运趴在小树从的地下,大气不敢出,他不是怕这几个搜查的歹徒,他是怕万一被他们发现,陆小曼想要安全脱身就不那么困难了。

    几个歹徒的搜查更像是在敷衍,没过多久,一个歹徒说:“收兵,回去就说这两个人乘车逃了。”

    几个歹徒走远了。工厂那边的喧闹声已渐渐散去。钱三运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陆小曼紧紧地依偎在他的身旁,身子还微微有些发抖,她太害怕了,换成任何一个女人,也会害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