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

    胡若曦听得很认真,并不时地点头,末了,说:“小钱,说得很好嘛,看来你是做了一番功课的。对于财税收入、企业改制、农民增收以及城市建设等方面,你也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

    “国之兴废,在于政事;政事得失,由乎辅政。”作为协助县长工作的副主任,钱三运深知,搞好参谋服务是他第一位的任务。一名称职的办公室工作人员,要有“身在兵位,胸为帅谋”的意识,要善于站在领导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谋划工作。

    “增加财政收入首先是要培植税源——”钱三运刚开口,虚掩的办公室门轻轻地响了几声。

    “请进!”胡若曦道。

    敲门的是胡若曦的秘书江倩。

    “胡县长,刚才接到信访办的电话,说一大批群众来县政府上访,他们点名要见您。”

    群众来县政府上访是常有的事,胡若曦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点名让县长接访的并不多见。

    “小江,你知道这批群众为什么上访吗?”胡若曦和颜悦色地问。

    “信访办那边的电话很吵,估计是上访群众大声喧哗。这些人好像是县城幼儿园孩子的家长吧。”

    “好的,我知道了。”胡若曦站了起来,对钱三运说,“群众上访看似是小事情,实际上可能隐含着大危机。一旦群众的合理需求得不到妥善解决,矛盾没有得到很好地排除,他们很可能越级上访,甚至做出一些极端事情来,那样一来,我们就被动了。一般来说,群众都是通情达理的,当然这其中可能确实存在部分钉子户、难缠户。按理说,群众上访通常不需要我亲自接见,毕竟有信访办的同志,有分管领导,但是,如果事态较严重或上访群众点名要见我,只要我工作不是太忙,都会抽空去见见他们,设身处地地帮他们解决问题的。小钱,我们现在过去看看。”

    “好的,胡县长。”钱三运很激动。这是他来县政府办挂职后第一次跟随胡若曦县长工作。胡若曦是个大美女,这是个无庸置疑的事实。即使她不是县长,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钱三运也乐于与她在一起。

    县信访办就在县政府大楼左侧转弯的地方。从办公室出来,步行五六分钟就能到达。

    胡若曦袅袅娜娜地走在前面,钱三运亦步亦趋地紧随其后。胡若曦着装简朴大方,不施粉黛,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从骨子里渗出的高贵典雅的气质。钱三运很想知道,居家生活的胡若曦穿着会不会很时尚?

    走在县政府大院里,路人对钱三运投来或艳羡或嫉妒的眼光。县政府办副主任杭强迎面而来。他皮笑肉不笑地与胡若曦打了个招呼,钱三运与他微笑示意,他却装作没看见。

    待杭强走过,钱三运回过头,发现杭强也扭着头,正在朝这边看。他的眼神中明显含着一股醋意。

    “小钱,我来青山县后,将外地的领导干部大接访移植到我们县,规定每个工作日上午由县里一位领导带班接待信访群众。此项工作当时得到了县委王书记的认可,因此推行起来很快,从实际效果看,也是很不错的。”

    “是的,领导带班接访是项不错的政策,群众反响不错。”钱三运随声附和。

    远远看见,信访办门口站着很多上访群众,都群情激昂地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什么。有人在电视上见过胡若曦,看见她款款走来,就大声叫道:“你们看,女县长真的来啦。”

    青山县的信访机构设置并不是像有的县那样成立了正科级建制的县信访局,还是副科级建制的县信访办。县信访办作为县政府办的内设机构,主任由分管信访的副主任兼任。

    县信访办主任周友华正在接待信访群众,见胡若曦来了,礼节性地站了起来,说:“胡县长,你来啦,信访群众说我说话不算数,要见你。”

    胡若曦环顾四周,偌大的信访接待大厅,除了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就是上访群众,独独不见县里的带班领导,便不动声色地问:“周主任,今天是哪位领导带班接访的?”

    “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德能。吴县长上午有事,来不了。”

    胡若曦有些恼火地说:“县里的领导带班接访制度规定得很明确,如果轮班领导有事,应提前请假报备,县信访办安排其他领导接访。吴县长报备了吗?”

    周友华耸了耸肩,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说:“应该没有。”

    周友华可以说是县政府办的活化石,他前后历经六任县长,号称“六朝元老”,但这人在仕途上郁郁不得志,现在似乎破罐子破摔,工作精神与以前简直不能比,对于县领导似乎也不那么格外崇敬了。他对年纪轻轻就当上县长的胡若曦有成见,认为一个漂亮的女人,能爬到这个位置上,多半是“日”后提拔的缘故。因此,他回答胡若曦的问话,显得有些随意散漫。

    胡若曦也不想在吴德能不在岗接访这个问题上纠缠了,虽然她与他不和,但为这小事较真没有必要。她在接待桌旁坐下,问:“周主任,这些群众为何事上访?”

    周友华似乎并不太买胡若曦的账,将大厅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叫了过来,说:“康师傅,胡县长来了,你有什么诉求可以直接和她说。”

    将接访事项踢给了胡若曦后,周友华干脆当起了甩手掌柜,捧起了茶杯,走到走访群众中间,与他们闲聊起来。

    那个被称作康师傅的老头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胡若曦的对面,一字一句地说:“胡县长,感谢你亲自参加今天的接访,我是大伙儿推选出来的代表,我向县长反映问题。”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金色童年幼儿园是青山县规模最大的民营连锁幼儿机构,仅在县城就有五家幼儿园。近日,多名孩子家长反映自家孩子出现腹胀、腹痛、呕吐等不适反应,他们怀疑幼儿园食堂食品是不是过期了。有孩子家长悄悄潜入幼儿园食堂,他的发现令人触目惊心:色拉油是杂牌的,是不是地沟油也不好说,大米发黄变质,鸡蛋长毛,水果腐烂。一石惊起千层浪。孩子家长纷纷去幼儿园讨说法。然而,幼儿园方面态度蛮横,否认食材存在问题。孩子家长便集体去县教育部门上访,但他们答复敷衍了事。一怒之下,他们就来到县政府,要求县长出面解决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