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

    经历了这段不和谐的插曲后,会议有条不紊地进行。会议的第一项是副县长孟青传达全国加强校园食品安全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精神及省、市贯彻会议精神的有关要求。

    会议第二项是胡若曦发表重要讲话。胡若曦就认真做好全县中小学及幼儿园食品安全工作进行了强调,并提出“十点要求”:一要立即开展一次全县中小学幼儿园食品安全隐患大排查;二要将所有中小学幼儿园全面纳入食品安全监管范围;三要强化中小学午餐工程食品安全各环节监管;四要组织开展校园周边托餐经营行为整治;五要加快推进学校“明厨亮灶”工程;六要大力推进学校大宗食品集中采购配送工作;七要严格落实即将印发的《青山县校园及周边食品安全监管实施细则》;八要大力开展“食品安全进校园活动”;九要梳理编写全县学校食品安全管理经验手册;十要严格落实学校食品安全各方责任。

    胡若曦发表讲话的时候,侯登县竟然趴在桌上睡大觉,坐在他旁边的叶青天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他一下,提醒他注意会议纪律。侯登县睁开惺忪睡眼,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最后,胡若曦话锋一转,提到了金色童年幼儿园涉嫌使用不安全食材以及由此导致的群众集体上访事件,就如何处理这一事件,她提出了几点意见:

    一、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食堂食材进行严格检验,尽快出具权威、公正的检测报告。

    二、县医院对全体金色童年幼儿园的孩子们免费体检。

    三、结合食堂食材检测报告及孩子们的体检报告,对涉事幼儿园进行追责,该罚款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民办教育办学许可证。

    这时候,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睡觉的侯登县突然挺直身子,大声说道:“我不同意!”

    侯登县突然发话,坐在他左右两侧的县卫生局局长胡业山和县公安局局长叶青天都吓了一大跳,这就好比看到一具僵尸突然站起来说话一样。

    主持会议的钱三运对着话筒,不满地说:“侯局长,这是会场,不要扰乱会场秩序!”

    侯登县破口大骂:“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老子参加工作的时候,你还是液体呢!”

    不少人笑出声来,会场纪律一时失控。钱三运义愤填膺,要不是在会场,他真想上前给他几巴掌。

    胡若曦努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尽量装出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说:“侯局长,你说说看,为什么不同意我的几点意见?”

    参会人员的目光都集中到侯登县身上,众人的神情就像是看猴子表演似的。

    侯登县开始大放厥词:“你的三点意见我都不同意。现在,我来逐一说出理由。”

    侯登县环顾四周,见众人都在注视着他,他顿时精神头十足,就像打了鸡血似的。

    “第一,如何保证食药监局抽检的食堂食材就是金色童年幼儿园的?有没有可能是竞争对手故意掉包借此陷害金色童年幼儿园?还有,如何保证检测报告的公正性?”

    侯登县纯粹是无理取闹,而且竟然质疑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公正性,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当时就坐不住了,反驳道:“侯局长,我可以负责任地对你说,县食药监队伍的检测水平、人员素质及职业精神都是过得硬的。此外,我还想告诉你,就在今天上午,金色童年幼儿园的孩子家长发现并扣留了试图被园方转移的食堂食材,我们县局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及时赶赴现场并固定证据。期间,园方与孩子家长还发生了冲突,县公安局及时派人平息了事态。”

    县药监局查获被幼儿园转移的可疑食材,侯登县并不知情,要不然他也不会说出这番话的。今天,他之所以在会场捣乱,原因有二:一是他压根儿没将胡若曦这个代县长放在眼里,他的眼里只有提拔他、庇护他的吴德能;二是吴德能给他打了招呼,说金色童年幼儿园是其小姨子开的,让他妥善处理此事。主子打了招呼,狗腿子岂有不听之理?他当然想利用一切手段维护幼儿园的利益了。

    对县食药监局局长刚才的答复,胡若曦很满意,她插话道:“侯局长,你接着说。大家都听听。”

    刚才自取其辱后,侯登县吸取了经验教训,他微笑着向坐在他身旁的县卫生局局长胡业山示意,意思很明显,希望能得到他的支持。

    侯登县和胡业山一个管教育,一个管卫生,两个人关系不错,经常在一起开会,经常在一起喝酒,甚至两人都有个共同爱好:嫖娼。而且,侯登县知道,胡业山是县委书记王连全的人,以前对胡若曦也阳奉阴违的,并不太买她的账。他相信胡业山会支持他的。

    侯登县说:“县医院对全体金色童年幼儿园的孩子们免费体检更是滑稽。金色童年幼儿园仅在城区就有五所分园,有孩子一千多人。这么多的孩子都去县医院体检,一来安排不过来,二来医院负担太重,最关键的是,就是查出孩子们身体不正常,凭什么就能认定这与食堂食材有关联?”

    侯登县将头扭向胡业山一边,信心满满地问:“胡局长,我说的没错吧?”

    此一时彼一时,形势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胡业山虽然并不惧怕胡若曦,但是他极其害怕坐在胡若曦右侧、主持会议的钱三运。他紧张地瞥了一眼坐在主席台上的钱三运,看到钱三运也正在注视他,他似乎感觉到,钱三运的眼神里有警告的意味。

    胡业山与侯登县关系不错,这是事实,但他并没有把柄在侯登县手里。但钱三运就不一样了,钱三运一直紧紧抓着他的小辫子,只要动一动,就够他疼痛好几天了。

    胡业山道:“侯局长,我不赞同你的看法。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孩子的健康不仅关系到家庭的幸福,也关系到国家的未来。不能因为孩子多就不提供体检吧?每一个孩子都是家庭的宝贝、国家的宝贝!我们县医院医疗条件、医生水平都是过得硬的,体检报告一定是负责任的。至于免费问题,我想这不是问题,县医院这几年经营有方,这点体检费用还是可以承担的。话说回来,就是亏损,也要免费给孩子们体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