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

    胡业山干笑了几声,说:“算我瞎说,算我瞎说。对了,钱主任,你有对象了吗?”

    钱三运想了想,说:“好像没有。”

    “怎么叫好像没有?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嘛。老弟,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的,县医院那个肖士吗?她的父亲以前是我们青山县的副县长,现在升官到云川市了。我觉得你们蛮般配的。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想法,我可以为你们牵线搭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肖士姓叶吧?”

    “是的,是的。”胡业山一脸的疑惑,“莫非你们已经认识了?”

    钱三运心想:我们何止是认识,已经同床共枕过了,而且还见了她的父母亲。

    “是的。”钱三运不想与胡业山讨论这个话题,便顾左右而言他,“胡局长,你对县教育局局长侯登县了解多少?”

    “由于工作关系,我和侯登县比较熟。这人气量小,脾气暴躁,且为人霸道。下午开会,侯登县这个家伙做得太过分了,竟然在会场上发飙,与县长作对,简直是作死!自己作死,还要拉着我垫背,我胡业山那么轻易被你利用吗?”

    钱三运将话挑明了:“胡局长,谢谢你支持胡县长工作。我们是朋友,你支持胡县长工作,就是对我工作的最大支持。今后,还希望你一如既往地支持胡县长的工作。”

    胡业山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那是,那是。”

    钱三运又问:“胡局长,你和侯登县很熟,他有什么爱好吗?”

    胡业山想了想,说:“侯登县这个人嘛,爱好挺多的,爱好打乒乓球、唱歌、跳舞等。”

    钱三运一愣,难道这侯登县没有什么不良爱好,是党的好干部?还是胡业山不掌握或是不肯说?

    “胡局长,我的意思是,侯登县这个人有什么不良爱好吗?”

    胡业山是只修炼成精的老狐狸,顿时就猜出钱三运的心思,他也不隐瞒,说:“嘿嘿,三运老弟,侯登县这个人嘛,和大多数男人一样,都好那一口。”

    大多数男人都好的自然是女色了,钱三运心里嘀咕:我是不是也好这口呢?答案是肯定的。

    “胡局长,你能不能说详细点?最好呢,将你所了解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我。”

    “好吧,三运老弟,谁让我们是朋友呢?侯登县好色是出了名的,他不仅嫖娼,而且还包养情人。据我了解,他在县医院就有一个小情人。这个小情人今年才从省里一所卫校毕业,读的是护理专业,由于是自费生,学校不分配工作,后来还是通过我,才得以安置在县医院。”

    “这肖士叫什么名字?”

    “名字叫项霜菲。为什么我记得她的名字?因为她的名字特别,项霜菲,想双飞的谐音。我想叶蓝天的闺女应该认识她,毕竟同在县医院,又同从事护理工作。”

    “侯登县除了好色,还有什么不良爱好吗?”

    “赌博。听说赌瘾很大的。当然,这只是道听途说,因为我对赌博没有兴趣,也较少关注这方面的话题。我的兴趣点,你懂的。”

    钱三运哈哈大笑起来。胡业山也哈哈大笑起来,说:“三运老弟,什么时候有空我来做东,咱们兄弟俩小聚一下。到时候,我来安排几个漂亮的肖士作陪。”

    钱三运笑道:“胡局长,老实交代,县卫生系统的漂亮肖士,收了几个?”

    “兔子不吃窝边草,系统内的我还真的没有怎么下手呢。”

    “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确不假,但有句话不是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吗?胡局长,你说你在县卫生系统没几个相好的,打死我也不相信!”

    “哈哈。”胡业山干笑几声,“说出来你可能真的不相信,整个县卫生系统我只上过一个护士,而且还不是年轻的肖士,而是年近四十的老护士。不过,这老护士虽然年龄大了点,但身体并没怎么变形,皮肤保养得也很好,特别是她胸前的资本挺足的,一点不逊色于少女。我们是在一个饭局上认识的,她想当护士长,就经常有事没事地与我套近乎。有一天下午快下班时,她来到我办公室,直截了当地说让我帮助她当上护士长,我没有表态。她突然将办公室门关上了,将我推倒在沙发上,三下五除二就脱掉了我的衣服,趴在我身上就动了起来。我一时没忍住,就和她一起动了起来。后来,她就如愿以偿地当上了护士长。”

    “胡局长,艳福不浅啊。”

    “三运老弟,男人,特别是事业有成的男人,有几个没有三妻四妾?我这么大年纪了,想进步也很难了,只想落个逍遥自在。三运老弟,这个老护士虽然年龄大了点,但绝对有韵味,技巧高超,常常让人飘飘若仙。你如果想尝试,我一个电话她就会来的。”

    钱三运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这个老护士你自己留着好好享受吧。”

    胡业山有些尴尬,说:“三运老弟,我真的是好意,这老护士真的很不错。最近,县医院在城东新建了一家分院,还没有投入正式运行,这老护士想当分院副院长,因为有求于我,所以对我是有求必应。只是,我年龄大了,女人又不止她一个,所以并不是经常叫她。你这么年轻帅气,既是我的好朋友,又是县政府办领导,县长身边的大红人,她不爱死你才怪!而且呢,这个老护士有个女儿在省城学医,长得也是一枝花,到时候你可以和她们来个双飞呢。”

    钱三运正色道:“胡局长,扯远了!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钱三运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想:胡业山你这只老狐狸,知道我在女人面前没有免疫力,故意拿女色诱惑我,想趁机抓住我的小辫子,然后像我控制你一样也来控制我,至少也能彻底摆脱我的控制。没门!

    胡业山也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头,讪讪笑道:“三运老弟,别见外,就当是玩笑嘛。你很年轻,前途一片光明,怎么可能像我一样沉迷于女色?”

    两人又天南海北地闲聊一番后,胡业山起身告辞了。临别前,胡业山还很仗义地拍了拍胸脯,说:“三运老弟,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